新浪首页|新浪广西|新闻|美食|时尚|旅游|汽车|高清|专题|微导航|惠购|教育|招聘

|邮箱|注册

新浪广西> 资讯 >热点>正文

信宜水务局状告狱中亿万富翁 追讨2亿多国有资产

A-A+2014年9月10日08:14南方都市报评论

  扶曹水库电站是信宜装机容量最大水库电站。2003年至2004年,信宜市政府对花费财政1个多亿元建设而成的扶曹水库电站进行改制,信宜市房地产开发商岑兆荣等,在时任信宜市委常委、电站改制领导小组组长张肖平等官员帮助下,最终将扶曹水库电站等系列资产纳入囊中。经评估,这些资产价值约达2 .049亿元。2012年8月,茂名市检察院介入调查。

南都漫画 张建辉南都漫画 张建辉

  今年年初,岑兆荣被茂名市中院一审判决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张肖平犯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获有期徒刑15年,执行13年。张肖平提起上诉。依据上述判决,信宜市水务局认为,岑兆荣及生意伙伴梁均文等以非法手段取得的扶曹水库电站等系列财产,应予以归还国有,今年3月提起民事起诉状,将监狱中服刑的亿万富翁岑兆荣等告上法庭。8月14日,此案在茂名中院首次开庭,目前仍在庭审中。

  策划门槛排挤其他潜在投资者

  信宜市最大水库电站———扶曹水库电站位于信宜黄华江上游,是上世纪90年代建设的。

  富力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富力公司)使用的“非法手段”,在茂名市中院对张肖平、岑兆荣和梁均文等人的一审判决书中有详细描述:2003年初,当时信宜市委、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决定对投入生产不到5年的扶曹水库电站进行改制,时任信宜市委常委、分管农林水工作的张肖平将消息透露给同学岑兆荣,问他是否有财力买下电站。

  随后,岑兆荣找到茂名商人梁均文等人合作,组建富力公司。张肖平与岑兆荣、梁均文多次反复讨论策划、修改电站改制方案。其间张肖平提出在媒体上公开发动投资者报名,如出现与富力公司一样“优秀”投资者,则对“资产转让费”进行公开投标,价高者为最优投资者。岑梁二人不同意,称如果这样报名投资者肯定多,获得电站的可能性就减少。最终,商定以2000万元保证金排挤实力不强投资者。

  唯一中标获价值约7799万电站

  时任信宜市水务局局长的伍铨邦向检察院、法院谈及电站改制时说,在没采取公示、公告等形式征集有意向投资者情况下,只有5家公司或个人报名参与投标扶曹水库电站改制。

  2003年9月6日,张肖平召开对扶曹水库电站改制项目有意向者的咨询会。伍铨邦回忆,张肖平突然提出附加条款,要求有意竞标电站改制,在交承诺书当天或之前交纳2000万元履约保证金,此时距提交承诺书、保证金截止日期只有8天。而按规定,投标书自报名之日起到开标要有20天。最终,只有富力公司符合投标规定,“根本没有竞争对手”。

  茂名市检察院指控称,张肖平通过不暴露改制方案、不公开和虚假招投标、设置高额保证金、延迟公布保证金额等手段,迫使其他报名投标者退出竞标,使富力公司以10万元的象征价,成为扶曹水库电站改制“最优投资者”唯一中标者,最终获价值7799.67万元的扶曹水库电站。

  无偿获取价值1.1亿国有土地

  检察院在对张肖平公诉词中称,富力公司与信宜市政府签署转让合同后,岑兆荣、梁均文再次要求办理扶曹水库电站370米高程以下3135亩国有土地使用证。此时,省水利厅早在2001年已批复同意扶曹水库电站申请,将扶曹水库电站设计方案变更为350米高程。

  茂名市国土局曾复函信宜相关部门,该项土地属生产经营性用地,需评估后进行公开交易。张肖平明知复函,仍指使当时信宜水务局局长伍铨邦、丘立光、周平坚等,以划拨、无偿转让方式违法办理土地使用证给富力投资公司。经评估,该土地当时市价约1.1077亿元。

  未支付对价便获取两小电站

  检察院指控称,2003年9月,张肖平组成清产核资工作组,将扶云、大合两个小水电站进行清产核资,还以两个电站是扶曹水库电站职工利用工作时间建设和管理等理由为名,将两个电站明确为国有资产,一并转让给富力公司。但富力公司未支付扶云、大合水库电站相关对价。

  据了解,信宜市扶云水电站、大合水电站由扶曹水库电站职工、信宜市水务局部分干部职工及山林土地所在居民合伙兴建,2004年4月评估价为1617.33万元。

  茂名市中院一审认定,岑兆荣为答谢张肖平在扶曹水库电站改制过程中的帮忙,先后给其250万元。为答谢伍铨邦、周平坚的帮忙,梁均文分别给了他们3万元、4万元。梁均文犯行贿罪,一审被判一年零六个月。

  焦点

  扶曹水库电站负资产疑被夸大

  扶曹水库电站改制前的2003年6月,信宜市政府主要领导指派张肖平负责扶曹水库电站清产核资工作。随后,张肖平组织水务、审计、财政等部门对扶曹电站资产进行摸底清产核资,形成《清产核资报告》。依据报告,当时扶曹水库电站账面负债资产1.2436亿元,实际资产为1.1618亿元,已经资不抵债。银行逼债,亟须改制。

  当年担任扶曹水库电站站长的杨立庆透露,张肖平主导的《清产核资报告》故意夸大扶曹水库电站负资产,对一些隐性可获收益却只字不提。扶曹水库电站建设时向建设银行信宜支行贷款4800万元,本金加上利息预估为7332万元。1999年下半年,按照有关政策,中国信达公司广州办事处接收建设银行的这笔债权,由信达公司向信宜方面催还借款。2001年,他与时任信宜市副市长郭秀标等,去茂名迎宾馆见信达公司广州办事处的领导,对方称根据有关规定和扶曹水库电站现状,信宜方面只要支付1800万元,即可买断债权。

  截获买断债权的5332万收益

  2003年9月,张肖平拿着《清产核资报告》,代表信宜市政府与信达公司有关负责人谈判,最终谈定信宜方面仅需2000万元,可买断信达公司的7332万元债权。但这份收益被富力公司截获。中标之后,富力公司与信宜市政府签订《扶曹水库电站债权、债务转让协议书》,还与信达公司广州办事处签订《不良贷款债权转让合同》,合同的债权转让价为2000万元。

  “光这笔,扶曹电站就损失5332万元。”杨立庆说,若当年《清产核资报告》中有该项可能收益的提及,富力公司不可能仅以10万元成为唯一最优投资者。

  茂名市检察院在对张肖平涉嫌犯罪的事实中称,张肖平以没有经过法定评估程序形成的《清产核资报告》作为评估依据,代表信宜市政府通过谈判,使得信达公司同意2000万元买断债权,本应属于扶曹水库电站获得的数千万元国有资本收益,张肖平等隐瞒不向政府报告。

  采写:南都记者 周松柏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广西|广西城事|身边事|美食|时尚|旅游|读图|专题|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广西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