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二代”赵晋的腐败朋友圈

  赵晋的圈子有两个,一是高官的圈子:他的父亲赵少麟,国家行政学院原常务副院长何家成,山东省委原常委、济南市原市委书记王敏,江苏省委原常委、南京市原市委书记杨卫泽,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天津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阵容之豪华令人咋舌。

  另外,他与周本顺的儿子周靖、湖南前政协高官的儿子胡雄杰,又组成了一个“贪二代”的圈子。

  2015年8月26日,61岁的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杨栋梁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免职。与此同时,其在中海油某下属公司任职的儿子杨晖也被带走调查。

  随着杨氏父子被查,“贪二代”的腐败话题再次引发热议。

  湖南商学院副院长、制度反腐研究学者王明高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认为,现在“贪二代”的违法行为正呈现出集团化的特点。“他们之间形成了‘贪二代朋友圈’,依仗各自父辈的能量,相互借势与包庇。”

  《中国新闻周刊》通过梳理和采访获悉,这些“贪二代”,有的已归案,有的还在外逃,有的获释后失去了靠山,又没有一技之长,日子并不好过。

  而在当下的“贪二代”群体中,江苏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少麟的独生子赵晋无疑颇具代表性的一个。

  赵晋,42岁,江苏南京人,外号“赵衙内”。他身材微胖,中等个头,头发微卷,浓眉大眼,言语不多,身家百亿。

  21岁时,赵晋从南京起步闯荡地产江湖,后来的商业重心移往了天津和济南。因其长袖善舞,善于结盟,结交的达官贵人遍布全国。赵晋的朋友圈,正是中国“贪二代”之间相互结盟并将其上一辈权力变现的一个侧影。

  贪腐父子兵

  2014年底,有媒体梳理了近年来28起有贪官家属参与的案件,其中17起为父子联手。由于其中多数案件涉案官员级别不高,当时未引发关注。而近期,随着周本顺、杨栋梁等老虎“父子同落”,该话题又引入公众视野。

  在最近落马的这些贪腐父子搭档中,非常有代表性的就是赵少麟、赵晋父子。

  2015年8月14日,因严重违纪违法,赵少麟被开除党籍。中纪委通报称,其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和职权影响,伙同其子赵晋行贿。

  1973年7月19日,赵晋生于南京,因祖籍山西,所以名字中含有一个“晋”字。17岁时,他进入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隶属解放军总参谋部)读专科。

  1993年,赵晋毕业后,没有进入部队,而是做起了“商业帝国梦”。一年后,21岁的赵晋在南京创建了世昌房地产开发公司。在南京完成原始的资本积累后,从2003年开始,赵晋将生意触角延伸到天津、山东、河北等地。

  2006年11月,年满60周岁的赵少麟正式退休。之后他进入北京,任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第一副理事长。退休后的赵少麟,更加名正言顺地助力儿子的“商业帝国梦”。

  据知情人士透露,赵少麟在赵晋公司担任顾问。“他时常出现在赵晋公司,出席一些重要会议。如果财务支出超过50万,就必须经老爷子签字。”

  近年来,因赵晋多个房地产项目存在违规增加楼层、肆意扩大容积率等问题,争议是非不断,赵晋疲于应对,年迈的赵少麟为儿子的事业也是“操碎了心”。

  2014年年初,68岁的赵少麟去赵晋在山东济南的公司——诚基地产视察。一位该公司的前员工回忆说,“老爷子往那里一坐,官派十足。”赵少麟对该公司的员工说,你们应该着眼于未来,抓大的环节。

  2014年6月,赵晋在北京住处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

  儿子出事后,赵少麟曾亲自到天津收拾残局,实行裁员计划,留下骨干,希望东山再起,还亲自任命了南京、天津、济南三地的临时负责人。

  孰料,当年10月11日,已经退居二线8年的赵少麟,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据知情人透露,赵少麟也是从北京住处被有关部门带走的,同时被带走的还有他的妻子罗小秋。罗小秋曾在南京大桥机器厂任职,后来随着赵少麟一路升迁调到省城工作。

  “她喜欢骑自行车,穿布鞋,给人的印象还是十分低调而简朴的。但是,这几年她也时常出现在赵晋公司。”上述知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王明高说,贪腐父子兵现象的出现,是因为有些高官不仅对自己要求不严,对子女也非常纵容。“子女的很多不好的事情,父母是完全可以制止的。但是,他们大多对子女疏于管教,甚至是纵容庇护。”

  王明高以郴州市原市委书记李大伦为例说。“李大伦的儿子,曾经完全依靠老子的权力疯狂拿地,父亲获刑后,他失去了靠山,也锒铛入狱。获释后,自己缺少一技之长,据说现在也没有工作,过着近乎流浪的日子。”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种子女跟父母形成腐败同盟的现象,在学界被称作“衙内腐败”。其中,有些是打着父母的旗号谋取私利;有些是在父母的纵容下实施腐败行为;还有的充当了父母的腐败掮客,父母不好收的钱,由他们来收。

  推荐阅读:

  广西铁拳出击惩贪腐 2014年共查处厅级干部22人

  贵港市水利局原局长贪腐逾千万受审

  男子杀害女友后合影发朋友圈 称原谅我这自私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