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民资金频被蚀:
河池大化:低保名额或变成村干部“福利”

在河池市大化贡川乡隆江村,低保户人群多集中在生产队长及村委干部亲戚身上,低保名额变成村干部“福利”?

在大化瑶族自治县贡川乡隆江村,领取低保的人群主要集中在各屯的生产队队长和村委负责人的亲戚身上:该村28个队长中有15个领取低保;村委两名干部一共有26个亲戚领取低保,而其中有些人根本就不符合低保条件。

该乡有关负责人回应说,他们确实知道有许多队长申领了低保,但他们的生活比较困难,符合条件。隆江村委两名干部是有许多亲戚领到低保,但他们也是符合申领条件的。至于群众所说的有些人经济条件很好,还需要核查。详情>>>

三大贪腐手法:
克扣截留、内外勾结、巧立名目

近年来,农村危房改造资金投入和项目覆盖面不断增加,贫困农户居住条件得到改善。但与此同时,由于监管乏力,这一民生工程在一些地区悄然沦为少数基层干部的“敛财工程”。

一是克扣截留。由于农民普遍对补助政策、标准不了解,一些村干就帮代办领取,从而克扣、截留部分资金;

二是内外勾结。因为危房改造申报第一关就在村里,部分村干内部勾结骗取资金;

三是巧立名目。村干罗织各种名目向农户索钱,在广西马山县,农户要拿钱得给干部送鸡。详情>>>

农民身边的腐败:
危改金被“拔毛”是图财害命

涉及危房改造资金这样的贪腐案件,虽然违法违纪主体级别低、涉案数额不大,但发生在老百姓身边,涉及群众多、社会影响恶劣,对老百姓利益的损害最直接,群众感受最深切。

国家出于对人民群众的关心,向一些贫困地区发放危房改造资金,目的就是保障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危房改造资金实际上就是农民的“救命钱”。农民呆在破旧的危房里是十分危险的,一旦塌下来,那是事关人命的大事。

按理,各级干部应该急群众所急,想群众所想,然而,一些基层干部却打起了这些“救命钱”的主意,硬是把这块“肥肉”从农民口中抢过来。这种行为说轻一点是贪腐,说重一点就是图财害命,间接杀人。详情>>>

寻根问底:
扶贫涉农资金的管理存在漏洞

随着国家对农村扶持力度越来越大,基层干部手中的权力也不断增大,相应的监督却没有跟上。另外,部分危房改造对象维权意识淡薄,容易出现暗箱操作。

危房改造资金谁能申报,谁不能申报,决定权都掌握在一些基层干部手上,导致他们有可能利用手中的权力,诱骗、逼迫农户要回扣,或者将补助指标安排给已经建好房子的农户骗补助。

一些地方为了躲避村民监督,特意绕开小组评议、张榜公示等环节,只在网上做做形式公示一下。加上农民普遍对相关政策不了解,一些村“两委”干部提出帮助代办领取,从而克扣、截留部分资金,只给农户兑现一部分补助。详情>>>

启动问责:
余明辉:监管不力须问责

如果乡镇政府、房管所,以及县级住建机构等工作严密,审查细致,监督不存空白,那么危改金被假报冒领、克扣等也不可能最终实现。

就基层危改金腐败乱象的现有成因和表现看,单纯的监督打击村官在这方面的腐败,以及实施村务公开,并不能彻底有效打击或者天然铲除其被“雁过拔毛”、乱领等土壤。

骗取、克扣危改金现象泛滥,与其说是相关村干部人员见利忘义、缺法失规的结果,毋宁说是县乡住建等危改金管理部门监管不力、纵容的结果。监管者成了村干部克扣危改金不折不扣的“帮凶”。

因此,要想有效杜绝危改金“雁过拔毛”等乱象,有关方面除了直接打击村组干部违法腐败、加大村务公开、有效震慑人心外,也非常有必要对县乡危改金监管和审核部门及人员进行严肃追责问效。详情>>>

制度约束:
石月:断干部贪欲还得靠制度“挥刀”

此案件的发生,不仅反映出了参与敛财事件干部的个人道德素质败坏,更是干部管理制定缺失、监督环节失控导致的结果。如何建立健全管理制度,及时填补制度漏洞,斩断干部的贪欲显得尤为重要。

票子来得简单容易,怎么摸钱,摸多少钱全凭个人意愿就可以决定,这样的诱惑又有几个人扛得住?制度的缺失,形成了人人都可以钻的空子才是此类案件发生的关键所在。

对于挪用公款案件,有多少公款被挪作私用,有多少贫困百姓成了“黑手”下的牺牲品已经不是唯一需要关注的问题了,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如何建立健全好制度,如何从资金使用的审批、报销、监管等各个环节加强分权制衡,只有切实解决了这些问题,才能从根源上斩断干部蠢蠢欲动的摸钱“黑手”。详情>>>

阳光监管:
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要加强村务公开

危房改造资金频频被蛀蚀,使党和国家的惠民政策卡在“最后一公里”。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扩大村务公开的范围,必然会扼杀乡村两级干部暗箱操作的空间。

对于防范“农民身边的腐败”,多地加强了探索:贵州黔东南州成立“民生监督特派组”,配备专项工作经费走村入户调查;山西陵川县、甘肃华亭县、广西博白县等地都探索建立了“惠农资金监管网络平台”,收到良好效果。

解决这一问题,应加强村民民主监督制度建设,加强对村官的监督,发达的地区农民还可以通过上网等方式了解信息,对村务进行监督,一些欠发达或者落后地区,可以通过广播、村务公开栏等方式进行公开,资金补助的标准是什么、哪些村民有资格获得补助、获得多少补助等,这些都应该透明公开。详情>>>

量化管理:
需要阳光监管,更需精细化管理

一年分配的危改名额只有10来个,而需要危改的房屋却数以百计。在这种情况下,给谁都挑不出毛病。因此,即使再核查、公示,也难以管住背后的猫腻。

因此,管住危改资金“跑冒滴漏”,需要阳光监管,更需精细化管理。一方面,有关方面要改变粗放式的管理模式,制定一个切合实际的打分规则,对危房村民量化考核,并予以排队,让村民不打点,也不用担心被“挤掉”。

另一方面,主管部门对危改资金审批、公示,精细化管理不仅要看报表、看图,更要看现场,认真做入户调查,并签字背书,决不让造假者“假戏做真”。唯有如此,才能扼制造假的空间,让危改最大限度的惠及公众。详情>>>

结语: 1万元的危房改造金,村民到手只有5000元。如此雁过拔毛,叫人怎不气愤?民众身边的蛀虫,为害尤甚。克扣的是民脂,侵蚀的是民心,诱发的是民怨。严格执法,严肃查处,别再让惠民政策卡在“最后一公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