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日报记者刘教清 通讯员唐海燕 文/摄桂林日报记者刘教清 通讯员唐海燕 文/摄

  老伴经常尿湿裤子,而且全身痛,陈登銮只好随时换洗,还要帮她按摩。

  在兴安县漠川乡桥头村,有一位八旬老人,名叫陈登銮。他被当地群众称作“咱百姓心中的感动人物”。63年前,他开始自学医术,并治愈了瘫痪的大哥。后来,他的老伴也不幸瘫痪,至今快20年了,他一直独自照顾老伴并坚持为她做治疗,目的只为让老伴站起来。

每天陈登銮都用草药水给老伴泡手脚。每天陈登銮都用草药水给老伴泡手脚。
陈登銮根据几十年积累的经验,能辨认上千种草药。他说,他给老伴用了500多种草药。陈登銮根据几十年积累的经验,能辨认上千种草药。他说,他给老伴用了500多种草药。

  治愈了瘫痪的大哥,老伴又瘫痪了

  陈登銮的家很简陋,屋内破败不堪,楼板摇摇欲坠,置身其中,让人仿佛回到了上个世纪。

  谈到自己的一生,陈登銮却觉得自己挺幸运的。他说,15岁小学毕业后,因家境贫穷辍学在家,随后自学成才进入了银行工作,“连续14年工作零失误,连北京的领导都知道我的名字。”

  其实陈登銮从小的梦想是当兵和学医。一次偶然的机会,一名从部队回来的军医和两名当地的草药医生见陈登銮为人诚实,都愿意将毕生医学经验和知识传给他。

  投笔从戎的梦想很难实现了,但学医的机会来了。于是,从1955年起,陈登銮如饥似渴地学习医术。除了“跟班”学习,每天还看医书半小时,还学习草药的辨认、采集、使用,以及针灸的合理运用等。一年四季,天天坚持。

  1969年,陈登銮的大哥因多发性神经炎瘫痪在床。当时,陈登銮在银行做出纳,晚上下班回来就护理大哥。他运用学到的医术,针灸、电疗、草药三者结合给大哥治疗。4年后,大哥竟然奇迹般好了起来。直到2012年,大哥才离开人世。

陈登銮在田间地头采草药。他说,其实很多草药就在身边,善于用起来,就是宝贝。陈登銮在田间地头采草药。他说,其实很多草药就在身边,善于用起来,就是宝贝。

  为帮老伴治病,医书草药堆满两间房

  1996年退休后,陈登銮原以为可安享晚年生活,没想到3年后,老伴黄信英却突然发病,全身瘫痪。

  陈登銮清楚地记得,1999年的农历五月初五,妻子突然晕倒。经查为脑血管破裂。“那次发病共休克了7次,真吓人。”

  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2005年和2007年的农历五月初五这一天,陈登銮妻子的脑血管又先后破裂。尤其是后面这一次,还伴随着鼻子、肛门大出血,遍寻群医都没办法。无奈之下,陈登銮决定自己想办法。

  治病救人绝非仅凭一腔热血。陈登銮很明白这个道理。于是,他花了数千元买了16类医药书籍。当记者来到陈登銮的家时,惊讶地发现,一间房中堆满了琳琅满目的草药。而在隔壁房间,16类书籍用16个“药箱”装得整整齐齐,“药箱”的外面进行了分门别类的标注。

  “每天坚持看书半小时,几十年一直雷打不动。”陈登銮说,过去在油灯下看,如今晚上睡觉怕影响老伴,就用一支小手电筒看。

  “前前后后我用了500多种草药。”除了为老伴治病,陈登銮还研究与治病有关的方方面面,包括食疗、足疗、按摩、针灸等。

  近20年来,陈登銮每天坚持帮老伴按摩、用中药泡手泡脚、洗澡、煮饭洗衣,购买各种营养品,“一年买营养品就要花1万多,一起花了20多万了。”老伴多种疾病缠身,半天就要换6次以上裤子。“最多的一个晚上,换了13条裤子,因她总是不经意尿湿。”春节至今,陈登銮已连续25个晚上未能睡个安稳觉了,“老伴总是尿湿裤子,必须及时换,要不然冷出病。”

陈登銮将医书分门别类,装在16个不同的“药箱”中。陈登銮将医书分门别类,装在16个不同的“药箱”中。

  最大的心愿是让老伴重新站起来

  陈登銮有2儿2女,2个在外工作,一个在家,另一个嫁到本村。谈到照顾老伴,陈登銮说:“儿女各有各的难处,儿女也常来探望。我实在不想影响儿女,而且我身体特别好,照顾老伴没问题。”

  谈到与老伴的感情,一向开朗的陈登銮眼睛湿润起来。他说,过去他在银行上班时,经常加班加点工作,家里的大小事务,包括照顾4个孩子,全靠老伴一个人扛着,上山下地、忙里忙外,像一个转不停的陀螺,实在是太苦了,“如今老伴病了,照顾她是我应尽的责任。”

  老伴重病10多年,风雨飘摇,一路走来,陈登銮不知受了多少苦与累。尤其是近几年,他瘦了近30斤。了解他的人称他是当地的“感动人物”。他说,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在有生之年把老伴的病治好,让老伴站起来。有时间还要写一篇有关治疗心脑血管病的论文,帮助更多心脑血管疾病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