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渠南渠 何平江 摄灵渠南渠 何平江 摄

  众所周知,灵渠的伟大功能是沟通了湘江漓水,联结了长江珠江两大水系,进而增进了中原文化与岭南文化的交流。两千年前,秦始皇修凿的这条人工运河,历史上叫作秦凿渠(即现在的灵渠南渠)。然而,笔者最近在对灵渠的考察中发现,秦凿渠很可能并没有沟通湘漓。

  秦始皇开凿灵渠,秦代史书无任何记载,一直到西汉年间,才有一部叫《淮南子》的书提到:“(秦皇)又利越之犀角、象齿、翡翠、珠玑,乃使尉屠睢发卒五十万为五军,一军塞镡城之岭,一军守九嶷之塞,一军处番禺之都,一军守南野之界,一军结余干之水,三年不解甲弛弩。使监禄无以转饷,又与卒凿渠而通粮道,以与越人战,杀西呕君译吁宋。”汉代刘安所著《淮南子》成书于汉景帝初年,大约在公元前160年,距秦末汉初约80年。刘安是西汉皇族,封淮南王,这本《淮南子》是刘安及其门客集体编写的一部类似于哲学、杂家作品,并非一本史书。因此,对这条“渠”何年开凿、名称、方位、规模、长短等均无记载,俗称“秦凿渠”。之后一直到汉武帝,才有利用秦凿渠对南越国用兵的记载,至唐代,灵渠才有修渠、用渠的详细记载,秦凿渠的名字,也由汉代的“澪渠”确定为“灵渠”。

  关于这条秦凿渠,秦代无片言只语的文字记载的原因,估计当时仅仅是作为运输兵粮的一条临时水道,战争结束后即会弃用,完全没有想到在后续的年代中这条人工河道会发挥出灿烂的光辉,带给后人极大的便利和经济利益,并在青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

  现在我们看到的秦凿渠,一般指灵渠的南渠,是从湘江分水大坝开始,到汇入大溶江的灵河口止,长约33公里,可分为三段。第一段是从渠首开始,开山筑堤,到联结始安水,共3.9公里,完全是人工开凿的河道,这段河道宽窄不等,山体平坦处宽有十来米的,在经过县城的一段只有五六米宽。第二段从注入始安水开始,到汇入澪水(清水河)止,为始安水河道,约长6.7公里。始安水原来水流量小,河道狭窄,经人工全面扩宽疏浚始能行船。第三段从澪水开始,至灵河口长约22.4公里,这一段河道宽阔,水量大,只是浅滩较多,稍加疏通即可行船。这33公里的人工运河,从渠首到灵河口的落差为30米,每公里约为1米,水流平缓,利于行船。

  秦凿渠在始建之初,应该是相当简陋的。古希腊有一句格言叫“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同样,我们今天看到的灵渠,也是历代修缮的成果,比如陡门和铧嘴,史书上就明确记载了是唐代修建的。

  虽然在唐以前的史书缺少对秦凿渠的记载,但是我们也能大致勾勒出这条人工运河的构图。应该说,在横截湘江的拦河大坝,只是一条低矮的简易大坝,在此时,渠首不会有现在的人字形大坝,更不会有直劈湘江三七分流的铧嘴,而南渠也仅仅是一条勉强通船的河沟。

  还有一种可能,在史禄开凿灵渠时,根本没有拦河大坝,当然也没有什么分水塘。

  笔者最近研究考察灵渠时发现,在靠近南陡村一侧,往上一直到上游1公里的常家村,有一条与海阳河并行的小河,这一条小河当地人叫小江(读刚),而把海阳河叫大江。小江的发源有两支,一支从崔家乡上塘村委鸡扒石岭发源,流下约六七公里到邓家村后,与另一支从上长冲村寒婆岭流下的小河汇集,至常家村后,又与海阳河并行约1公里(两江最近处仅隔20多米),流入现在的分水塘,几乎与现在的南渠首相连。

  从目前所存的人字大坝看,是将海阳河水提升了约4米,分了部分海阳河水入南渠而满足了南渠的水流量。而这条小江的宽度为8-12米,水深约1.5米,与南渠的宽度和水流量惊人地相似,因此完全有理由说,当年史禄开凿的南渠,完全不用大费周折地筑拦河大坝引入海阳河水,只要顺理成章接通引入小江河水就足够了,秦凿渠在狭义上来说,沟通的只是小江水和始安水。

  很多人会问:如果没有北渠,没有拦河大坝和铧嘴,那么秦代的史禄是怎样运送兵粮的呢?灵渠的北渠,是何时修建,历史上很多种推测,莫衷一是。我推测,史禄当年只修凿了南渠,运输兵粮的船只由湘江溯流而上,直达现在的渡头江处,然后人工转运到仅距离200米外的南渠再装船南下,以今人的眼光来看,这是一条最省时却最费工的捷径。但在战争年代,时间是最宝贵的,而人力却可无限量地调用。站在史禄的角度,他所要做的就是在第一时间把军粮运到前线,而不会去修筑一条不实用的北渠和拦河大坝。据民国年间的资料,从全县到桂林(陆路里程120公里),枯水季节行船需60天,主要时间就耗费在过灵渠上,尤其是北渠,即使有了完善的陡门,还要配合撑篙、拉纤、风帆、绞盘等等手段过陡,货船经过北渠的时间,丰水期尚须4天,枯水期则需10多天甚至20多天,而且在没有陡门蓄水的情况下,北渠除了用大量的人工拉纤,根本无法通航。

  《淮南子》只记载了史禄“凿渠而通粮道”,根本没有提及是引湘水而成渠,汉代的《史记》《汉书》,也都没有灵渠沟通湘江漓水的记载,北渠的开掘,很可能是在东汉之后的事。

  历代的灵渠研究专家,忽略了这条小江的存在,先入为主地认为秦代史禄开凿的灵渠就是现存的包括北渠、大小天平、铧嘴的现状。加上后来随着北渠、拦河坝和铧嘴修好后,水位升高,形成分水塘,小江河湮入分水塘,致使这条重要的水流,没有记入任何古籍和文献,这不能不说是灵渠研究中的缺失。当然,这种推测尚待广大专家共同商榷,但在研究灵渠的修建和维护历史中,应该是一个值得重视的课题。

  史禄是否修筑了北渠,并不影响灵渠伟大的历史地位,一条秦凿渠,实际上已经联通了湘江漓水。希望本文能抛砖引玉,吸引更多的灵渠研究专家和学者一起,作一些有益的研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