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实景演出的开山之作《印象·刘三姐》近日被推到了“风口浪尖”,其经营公司因严重资不抵债,向广西高院提出破产重整申请,这是广西高院首次受理的破产重整案件,而由高级人民法院来受理破产重整案件,这在全国还是第一次。作为广西旅游的活名片,《印象·刘三姐》每年销售收入1.8亿元,年利润近1亿元,堪称是中国“最赚钱”的演出,可如今,这场演出却沦为了“破产”的境遇。

  2公里水域、12座山峰,组成了表演的大舞台,山水间600多名演职人员尽情挥洒和绽放,这场开创了山水实景演出先河的表演,不仅让国内外观众了解到广西的经典山歌和人文风情,也极大带动了阳朔县乃至桂林市的旅游业,成为中国文化旅游产业的标杆项目。 

  失血:文化品牌被抵押涉诉标的14亿多

  2017年12月,一则微信长文在朋友圈突然发布,发帖者不是别人,正是《印象·刘三姐》的创始人之一梅帅元。梅帅元在文中这样写道:“生了个漂亮女儿,招来无数贼人惦记,各种招数层出不穷,希望把她弄到手。按常理,人得此宝贝,会善养,没想到竟‘一女多嫁’,反复贱卖。尽管吾儿三姐每日仍卖力出演,无奈债主时常上门,内心已是百孔千疮。”一句百孔千疮,道出的正是《印象·刘三姐》资产流失、负债累累的现实。

  桂林广维文华旅游文化产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新杰

  阳朔法院、桂林法院,湖南的、深圳的、北京的都来执行,我几乎每天都在应对他们,然后我们收入有一点钱,只要一进帐上就被执行走了,划走了。甚至这个员工的这个工资有时候就很难得到保障,这个压力真的是非常大。

  2001年,桂林民营骨干桂林广维文华旅游文化产业有限公司成立。2001至2004年,该公司分期建设了漓江刘三姐歌圩、山水剧场等文化项目,制作了全球第一部山水实景演出《印象·刘三姐》。桂林广维文华注册资本1.2亿元。股东中广维集团持股67%,广西文华持股33%。而广维集团由丁磊绝对控股,因此丁磊就是广维文华的实际控制人。李新杰2008年就认识了丁磊,后来在丁磊收购的广维集团工作。他说,丁磊倾向于用金融的思维做实业,做好之后就想把这个东西上市,而事实上,丁磊确实在2013到2016年间几次尝试“上市”,接触的上市公司包括索芙特、ST山水、八菱科技等等,但均以失败告终。然而合作没成,对方公司交来的数亿元买股份的定金却被丁磊侵吞,这就给公司的债务埋下了隐患。

  重整管理人广西同望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元强

  经过清理,总共发现有诉讼的案件有18起,它的诉讼的金额高达18个亿,那么在这个当中又有12起已经全面进入了法院的强制执行程序,执行的金额高达13个多亿。它的所有的这个土地、房产、车辆所有一切值钱的东西,甚至包括他们的这个每天演出收入的款项全部都已经被抵押质押出去了。

  2012年开始,“大股东”丁磊把《印象·刘三姐》重复抵押、担保,侵占了巨额资金。2015年至2017年间丁磊被31次列入最高法的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也就是俗称的“老赖”黑名单,其中多是因欠债被法院要求偿还却拒不履行。被公安部门通缉后,丁磊逃往了国外。      

  止血:运用破产重整制度撑起“保护伞”

  2017年8月,已经严重资不抵债的桂林广维文华旅游文化产业有限公司向自治区高院提出破产重整的申请。而此时,它早已成为数起民事、执行案件的被告或被执行人。

  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民二庭庭长蒋太仁

  它大量的帐目,外债很多债务比我们想象的更严重,真的是一草一木,一树一瓦,所有的固定资产、流动资产,包括它的知识产权、演出,现在演出的船,你看到的月牙船全部都给查封了。

  蒋太仁,《印象·刘三姐》破产重整案主审法官之一,接下广维公司的破产重整申请后,他随即展开了调查。此时的《印象·刘三姐》,每天的演出收入都成了被法院执行的款项,公司经营难以为继。然而,随着调查的深入,办案法官们却有了不一样的感触,那就是,虽然看似命悬一线,但是作为知名文化品牌,《印象·刘三姐》却仍然具有极高的社会价值。 

  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民二庭庭长蒋太仁

  形象的说止血,就是用我们高级法院的优势,宣布破产以后就给它围了一道围墙,围了围墙什么概念呢,就是所有的公检法司安没有经我们高级人民法院许可,不能再在这个地方做任何查封扣押冻结。

  2017年8月15日,自治区高院裁定受理了广维公司破产重整申请,也就在这一天,高院指定广西同望律师事务所为广维公司管理人。管理人进驻后,很快地完成了企业接管、审计和评估工作。同时利用网络平台与现场提交相结合的办法,在短短14天内完成了总额18亿多元的债权申报与审核工作。     

  输血:招募重整投资方注入12亿资金

  2017年11月1日,经过招投标,北京天创文投演艺有限公司成为了重整投资的中标方,根据投标承诺和重整计划承诺书,天创文投注入了12亿资金为广维文华公司清偿债务。

  广维文华公司审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8月31日,公司资产总额为1.59亿多元,负债总额为9.29亿多元,全部为流动负债。而管理人债权审核报告显示,案件申报债权总额为18.09亿多元,核定总额为12.01亿多元,另有待定债权总额为2.37亿多元,未申报债权总额约为6.6亿多元。这些数据足以证实,广维文华公司已严重资不抵债,所有财产已不能完全清偿所有债务,作为企业风险的最终承担者,广维文华公司的原股东不能优于债权人从公司获取利益。因此,重整计划草案将原股东的权益调整为零,这符合公平、公正原则。

  2017年11月8日,自治区高院召开了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对管理人提交的重整计划草案分组进行表决。

  2017年12月4日,自治区高院作出终审裁定:批准桂林广维重整计划草案。

  2018年1月4日,自治区高院召开了第二次债权人会议,债权分配方案在会上表决通过。 

  生血:司法助力文化品牌重焕生机    

  随着12亿资金的投入,重整方案的实施,《印象·刘三姐》的运营开始步入新的轨道,然而,资本市场向来都是各方逐利的猎场,企业破产重整利弊的争议也一直不绝于耳,那么,重整投资方资金的注入带给《印象·刘三姐》的究竟是血液的输送还是利益的争夺?面对文化品牌的危机我们又该如何来做到最优的维护与发展呢?                               

  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民二庭庭长蒋太仁

  它的设备已经13年没检修过,它的安全我们非常担心。

  重整管理人广西同望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元强

  2004年正式演出以来,到2017年这些设备都没有更换过,这个音响、这个照明、线路,包括这个船只屏幕这些都没有这个更换过。

  演出13年,却从未做过设备跟换和安全检修,对于一个天天上演的文化项目来说,这简直不可想象。不仅缺乏日常维护管理,《印象·刘三姐》的演出剧目也十几年未曾更新改进,在文化创新日益强化的今天,这样的保守与固化同样不可想象。而这一切的根源,正是曾经的负债累累。按照重整计划,广维文华公司可以继续经营,重整投资方也将充分利用自身在资本市场运作的专业优势和文化产业打造的资源优势,对《印象·刘三姐》进行全面、系统的升级改造。

  文化整合与产品导入的观念,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需要等待时间与市场的考验。但是,在自治区高院的监督与协调下,重整投资方实实在在投入的12亿资金,却带给了危机中的《印象·刘三姐》和它的普通演职人员们真实的稳定与安心。 

  桂林广维文华旅游文化产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新杰

  开始执行这个债务重组之后,我们基本上就进入了这个正常的这个经营状态。/不再是像之前天天面对这些债主来追来应付。我们现在就制定了所有的包括我们的这个提升计划、内部管理,包括我们给这个员工也制定了这个激励机制,对于好的员工,我们把工资体系也进行了调整,这些对于员工来讲都是一个实实在在的。

  保护职工利益,保护金融安全,保护社会效果,用法律给文化品牌撑起保护伞,这正是《印象·刘三姐》破产重整事件的核心目标。 

  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民二庭庭长蒋太仁

  人民法院在破产案件中找到我们自己的定位,金融审判我们维护金融秩序核心利益,破产审判维护有危困企业的合法权益,把危困企业从死亡线上拉回来,把那些能救的人救活,实在救不了让它尊严的死去,这样也为国家把资源的重整、资源的组合,让有资源和有钱的结合起来,把企业做大。

  [评论]一台文艺演出,徜徉桂林山水间,历经14年依然慕名者众,这是民族文化的魅力,更是文化品牌的影响力。广西高院开全国之先河,受理《印象·刘三姐》破产重整案,成为高院中的“吃螃蟹者”,在体现司法部门决断魄力的同时,反映出的正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濒危品牌亟需帮扶的迫切现实。从年赚一亿的光鲜夺目到资不抵债的千疮百孔,《印象·刘三姐》在经历命运跌宕起伏的同时,也在考验着管理部门与资本方的能力与良心。积累多年的矛盾怎样化解?复杂的利益关系怎样调节?文化产业的发展又该如何来维系?这些都是摆在破产重整后的《印象·刘三姐》面前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党的十九大提出,要深化文化体制改革,完善文化管理体制,加快构建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的体制机制。我们期望,通过《印象·刘三姐》此次的破产重整,资本注入文化品牌的利与弊能引起足够的重视,文化产业的健康发展能得到充分的保护,而体现大多数人权益的司法精神也能够得到最大的彰显。

  来源 | 经济新观察

  编辑 | 汤婧

  校对 | 蒙宛若

  责编 | 李羽

  广西电视台新闻频道新媒体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