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一起看似寻常的交通事故,两条无法重合的行驶轨迹;三名乘车人,三次不同的笔录,证词前后矛盾,漏洞百出。什么证据能戳穿谎言?谁才是真正的肇事司机?

  这起离奇的车祸,引起了央视《天网》栏目的关注。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2017年7月7日18时43分,广西桂林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报警,叠彩区第十九中学前路段发生了一起小轿车与电动车相撞的交通事故。18时58分,桂林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叠彩大队当班民警农文湖到达事故现场。此时,肇事的黑色小轿车已经移到了路边,被撞的电动车还倒在马路中间原地未动,而受伤的电动车车主已经被送往医院。在事故现场民警见到了报警人,电动车车主的嫂子。

  据报警人描述,伤者没有什么大问题,能坐起来,能说话,还能打电话给自己的家里人。经过现场勘查,肇事的黑色小轿车右侧的反光镜已经不见了,前挡风玻璃的右上角也有明显撞击的痕迹。现场询问中,民警对两个时间点产生了疑问,轿车上的穿白色T恤的男子说,事故是下午5点左右发生的,但是报警时间却在一个多小时以后。问他们为什么现在才报警,电动车司机的嫂子说不知道,是旁边人的提醒,她才报警的。而那名男子说他已经报了120,报了保险,但保险的电话一直打不通。也就是说,事发后,黑色小轿车上的人只拨打了120,并没有拨打122报警,1个多小时后,才由伤者自己打电话叫来的家属拨打了报警电话。

  民警农文湖对现场进行了仔细勘查,并对事故双方的陈述作了记录。通过小轿车现场的刹车痕迹和电动车倒地后与地面剐蹭的痕迹,民警判定,事发时小轿车是由南向北行驶,电动车由东向南左转弯,两车在经过十字路口时相撞。勘查完事故现场,民警再次返回到黑色小轿车旁,发现除了刚才的身穿白色T恤的男子外,车里又多了一名身穿橙色T恤的男子,该男子说事发时,他也在车上。

  身穿橙色T恤的男子将小轿车司机陈某的驾驶证交给了民警,并且留下了陈某的联系电话,民警让他转告陈某第二天上午去交通队进行调查处理。在清理完事故现场后,民警农文湖立即赶往医院,但是在医院他并没有见到肇事司机,也没能见到正在进行救治的电动车司机。急诊医生说,伤者颅内有出血,伤势比较严重。

  第二天上午9点,陈某如约来到了交通队配合调查。陈某说,当时车上有3个人,除了自己还有唐某和彭某,3个人开车去兜风。自己是从火车南站上的这辆车,因为刚从广州过来,对桂林的路况不熟悉,车子一开始是由唐某在开,过了一段时间陈某就跟他们说,这里的路比较宽,让我开一下吧,刚开上没多远,就发生了交通事故。当时,车子开到路口之前,车速比较快,但到路口后就减速了,脚一直是踩在刹车上,是带着刹车过去的,速度大概在三四十迈,之后有一辆电动车从右边的路口过来,感觉他要走不走的,等陈某一开过去,电动车也突然开过来,就碰到了。事发后,陈某先随伤者去了医院,因为身上没带钱,便离开医院找朋友借钱去了,所以民警农文湖当晚在医院没能找到他。陈某的描述与农文湖前一天勘查现场所掌握的情况基本一致,所以农文湖此时并没有产生任何怀疑。

  调查结束时,农文湖还特意嘱咐陈某要去医院看望伤者,并垫付医药费,陈某也痛快地答应了。陈某第一次做笔录,心态是放松的,民警问他什么,他都是从容回答。就在办案民警认为这起事故的后续处理可以按部就班地进行时,7月10日,伤者家属却向民警反映,肇事司机陈某一次都没有来医院看望过伤者,而且也没有支付任何医药费。这种情况出乎农文湖的意料。作为肇事一方的司机,在发生事故后,既不去医院看望伤者,也没有垫付一分钱的医药费,这个陈某为什么会如此冷漠?这种反常的情况,让农文湖隐约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儿。

  来源:第一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