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商无法达成共识,南宁金象三区一间物流铺面转让不成功,周先生也迟迟讨不回先前支付的 6 万元 “ 转让费 ”。店主李某 1 月 11 日表示,如实在还款不成,按协议约定他可以拿车来抵押。

  周先生此前从事物流公司工作,熟悉物流经营模式。2017 年 7 月,有朋友告诉他,南宁金象三区有一间物流铺面要转让。周先生便找到这家店面的老板李某,商谈接手店面事宜。

  “ 当时约定,包括客源、铺面设备在内,总共转让费为 12 万元。” 周先生说,李某答应先支付 6 万元钱,余款在 2017 年 12 月 15 日前付清。考虑到双方都是上林人,2017 年 9 月 19 日,周先生就用现金给李某交付 6 万元 “ 转让费 ”。

  “ 同年 11 月 6 日,他(李某)就突然说不想转让了。” 周先生说,由于李某事前答应转让店面,他才持相关证件到小额信贷公司贷下这笔款。既然不转让店面了,周先生就要求尽快全额退款。

  当时,李某给周先生写下另一份协议书说,“ 由于双方协商未达成共识,在 2017 年 12 月 15 日之前,(李某)一次性给周先生归还 6 万元现金。如愈期,甲方(李某)给乙方(周先生)支付 60 元 / 日的利息。”

  2017 年 12 月 15 日,周先生来到店里仍没能找到李某后,就向金象派出所报案。很快,李某来到派出所,承诺会协商处理好此事。周先生说,交 “ 转让金 ” 前他就辞职了。如今,妻子有身孕,两人都没有工作,他每个月连利息一起,还要给小额信贷公司还款近 4000 元钱,压力非常大。

  1 月 11 日,记者跟随周先生来到金象三区这间物流铺面了解情况。徐先生坐守在店里,他说他已经接手转下这间铺面。徐先生打个电话后说,“ 李某回老家了,有什么事,你们双方自行协商处理。”

  李某在电话里告诉记者,他把周先生的电话和微信拉入黑名单,是因为 “ 周先生三天两头打电话发信息,影响我的工作 ”。

  对于 “ 转让费 ” 的问题,李某说由于经营资金周转困难,“ 转让费 ” 随后被拿去填补了。他愿意按双方签订协议 “ 如都不还款,李某愿意将一部货车作为抵押欠款 ……” 来处理此事。

  “ 收钱时笑哈哈,要求退钱时怎么就这么难?” 周先生说,由于每个月要还的小额贷款费用过高,他只希望拿回 6 万元钱,这样好尽快归还小额贷款,他才有精力去寻找新的工作。李某当天对此表示,他也在想办法尽快把此事处理好。

  来源丨南宁晚报

  编辑丨新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