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渡人蒋新荣指挥着车子有序下渡船。

  每天,全州县凤凰镇凤凰嘴渡口人来车往。走亲戚的、卖水果的、送孩子上学的……居住在湘江岸边40个村子的近万人,每天就靠着渡船,往来穿梭于湘江两岸。

  一艘25米长的铁质渡船通过渡船两头的套索与横贯江面的钢索相连接。110米长的钢索两头固定在湘江两岸的水泥柱上,钢索紧绷如琴弦。与钢索相连的渡船并没有安装马达,每次渡船上的摆渡人要用力拉着钢索,才能渡过江面。

  蒋新荣费力地拉着钢索摆渡。

  今年54岁的蒋新荣是凤凰嘴渡口的一名摆渡人。十几年前,蒋师傅和其他两位摆渡人,一起订制了这艘摆渡船,合伙在凤凰嘴做起了摆渡人。“一干就是十七年!”常年在江面摆渡的蒋师傅,脸庞黝黑且布满了深深的皱纹。蒋师傅说,他的父亲之前也是凤凰嘴的摆渡人,他便子承父业,接父亲的班在这里也做起了摆渡人。蒋师傅和其他两位摆渡人,在凤凰嘴渡口轮班摆渡,每班一天,十几年如一日,不曾间断。

  凤凰嘴渡口的渡船就靠着横贯江面的钢索固定。

  每天早上五点多钟,渡船便开始运行,一直持续至深夜12点。“一大早,周围出工的、上学的、买卖东西的人要过江,我们就得一大早起来摆渡了。”蒋师傅的家就在渡口旁,凌晨两三点被人叫醒摆渡,也是常有的事。“这么多年,我们就没怎么睡过安稳觉。”蒋师傅说,他当班一天摆渡下来,至少摆渡近千人次。遇到逢年过节,从渡口来往的人、车辆会更多。

  下午三点多,蒋新荣才回到渡口旁的家里吃中午饭。

  当日下午两点多,凤凰嘴渡口往来出行的人、车不断。蒋师傅忙着指挥车辆、行人有序上渡船,渡船刚离岸,又有一批渡江的人赶到岸边等着了。来往的人和蒋师傅大都相熟,他们登上渡船后一边相互聊天,一边帮着拉起钢索。十多分钟后渡船靠岸,人、车排队依次上下渡船。一直忙到下午三点,蒋师傅才被妻子替换下来,回到渡口旁的家里,匆匆地吃起午饭。

  渡船刚驶离渡口,又有一批行人和车辆赶来,在等着过江了。

  “行人5毛,车辆2元。”蒋师傅说,这是现在过渡的价格。蒋师傅回忆,在他父亲开渡船那时,过渡收费2分、5分钱都有过,时代变迁渡船由木船变成铁皮船,过渡的价格也跟着涨了些。“我们也就挣点辛苦钱。”蒋师傅在江面上摆渡,夏天日头晒,冬天冷风吹,现在已没有人愿意做这事了。

  满载的渡船启动前,蒋新荣费力地用木棒撬动渡船。

  近来年,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人们往来日益频繁,车辆日渐增多,简易的渡船已不能满足周围群众的出行需求。“才湾金堂渡口已开始建桥了,我们也盼着这里能早点建,这样我们就可以退休了。”蒋师傅说,随着年龄的增大,摆渡对他们来说已显得力不从心。

  据悉,当地政府已把建桥计划列入民生工程,工程人员已到凤凰嘴渡口现场勘测,预计不久这里就会建起一座桥梁,渡船也将渐渐退出人们的视线。

  桂林生活网--桂林晚报记者李凯 文/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