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10月中旬,自治区政府办公厅的一纸发文,又让家长们看到了校内午托的曙光。面对全新的政策,家长们击掌相庆,校方却陷入两难,校内午托到底何时能恢复?记者兵分多路进行了采访。

  9日,榕湖小学学生放学后走回居民楼内的午托班。

  对于“上班族”家长来说,最头痛的莫过于孩子的午托问题。

  10月中旬,自治区政府办公厅的一纸发文,又让家长们看到了校内午托的曙光。面对全新的政策,家长们击掌相庆,校方却陷入两难,校内午托到底何时能恢复?记者兵分多路进行了采访。

  1、自治区发文 鼓励校内午托

  据介绍,2016年春季学期,根据自治区五部门联合下发的《2014年规范教育收费治理教育乱收费工作的实施意见》(桂教〔2014〕2号)文件,我市全面停止举办校内午托。

  学校内午托班“一床难求”,校外午托等托管机构如雨后春笋般迅速发展,一些机构无证经营现象突出,且多隐藏于居民家中,安全隐患不少。午托问题引起了大多数学生和家长的不满,中午、下午的课后服务呼声越来越高。我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也多次提出希望恢复校内午托或规范校外午托管理的建议、提案。

  2017年2月,教育部办公厅出台了《关于做好中小学课后服务的指导意见》,对课后服务工作原则、服务内容和方式等都提出了明确要求。

  10月中旬,广西根据本地实际情况,在原有政策上加以突破,发布了“广西版”中小学校内课后服务工作指导意见,即《关于做好中小学生校内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明确提出鼓励和支持有条件的学校向学生提供早餐、午餐和午间住宿及课后兴趣班等校内课后服务,同时鼓励校外社会培训机构参与校内课后服务。这意味着———广西要放开校内午托,有条件的学校可以恢复午托,还可开设兴趣班。同时,要求各市要结合实际情况制定实施办法。

  《意见》指出,校内课后服务除了向学生提供早餐、午餐、午间住宿等服务,以及安排学生做作业、自主阅读、体育、艺术、科普活动、娱乐游戏、拓展训练、开展社团及兴趣小组活动、观看适宜儿童的影片外,还鼓励开展学生综合实践活动,或组织学生就近到社区、企事业单位开展社会实践活动。坚决防止将校内课后服务变相成为集体教学或“补课”。

  《意见》确定校内课后服务的内容和时间等相关事项,明确了由学校举办的早餐、午餐、午间住宿,按物价局标准收取费用,其他课后服务由财政补贴,严禁学校以校内课后服务的名义违规乱收费。校内课后服务坚持公益普惠原则,有条件的地方应以财政投入为主,免费为学生提供力所能及的服务。确实不具备条件的,鼓励探索政府和学校支持、家长合理分担运行成本的做法,不得以营利为目的。

  《意见》的一大亮点是,鼓励和支持学校提供校内午托,同时鼓励和支持中小学教职工参与这些工作,并取得相应的劳务报酬;教职工取得的劳务报酬,不纳入学校绩效工资范畴。

  2、家长热切期盼 希望早点“开班”

  《意见》出台后,家长们纷纷叫好,他们的反映也最为直接。

  “如果学校能办午托,我举双手赞成!由老师看管,肯定会让家长更放心。”听说学校有了能办午托班的政策,市民孙先生很是开心。

  孙先生的女儿在榕湖小学读四年级,一年多以前,为了给女儿寻觅校外午托班,他和妻子在学校附近奔波了整个暑假,但最后的结果还是不甚如人意。

  “我们找的午托班在府后里,两室一厅的房间住了近30个小孩,三层的高低床挤得满满当当,上铺的孩子坐都坐不起来。”孙先生说,“就这,还是我们两口子对比了一个暑假后做出的选择,只能无奈接受。”

  七星区一家校外午托班,环境较好,洗菜池较为干净,经营者称自己不惧与校内午托班竞争。

  “除了环境不让人放心,校外午托的收费也贵很多。”孙先生说,女儿在校外午托每个月大概500多块钱,校内只有200多块;校外的食品卫生、休息环境和人身安全都得不到保障,而在校内的话,家长就相对放心很多。

  “我们愿意把交给校外午托班的钱交到校内,希望校内能尽快恢复午托。”孙先生说,对于家长来说,费用问题并不是最主要的,孩子的安全健康才是首要问题,所以包括他在内的家长肯定是全力支持校内午托的,希望各个学校能尽快提上日程。

  “因为不放心校外午托,我试图腾出中午时间,承担孩子的照顾工作,可以说是把自己弄得筋疲力尽。”刘女士在市内一家媒体工作,儿子小宝在崇善小学读书,每天中午11点半放学,这就意味着她必须在11点左右就得收拾东西往学校赶,把孩子接回家,做饭、吃饭后,基本都到了下午一点以后,孩子休息时间不够,她则根本没有休息时间。“如果校内开午托了,这一切就不成问题了,我也能解放出来。”刘女士说,得知《意见》出台,她和丈夫非常高兴,希望校内午托早日“开班”。

  上述两位家长的看法,代表了市区大多数家长的心声。采访中,几乎所有的家长都为《意见》的出台点赞,也对校内午托充满了期待。

  3、学校顾虑不少 恢复仍有难处

  家长们纷纷叫好,但作为此次新政主角的各中小学校似乎还有不少顾虑。

  从8日开始,记者分别与西山小学、希望小学、凤集小学、拱极小学等市区一些学校联系,然而校方以管理者出差、不了解政策等为由拒绝了采访。

  各所学校不愿接受午托问题的采访是有原因的。叠彩区教育局一名副局长表示,教育局会鼓励有条件的学校开展校内午托的工作,满足家长的需求,但因为重启校内午托涉及到收费问题,“敏感性强”,当前政策还不明朗,具体做法还不清楚,校方还不能够就这一问题接受详细的采访。

  一位不愿具名的小学副校长表示,此前学校确实办过午托班,但在停办午托的政策出台前就已经不办了。“首先是客观条件不允许,校舍资源不丰富,管理难度也大。”她表示,校内午托班要提供大量的校舍供孩子住宿,而学校的硬件设施有限,不可能腾出教室搞午托。

  “另一方面则是主观原因的限制。”这名副校长说,校内午托班收费受限,而学校管理成本却居高不下。教师在完成本职工作的同时还要花费大量的时间进行午托管理。中午难得的一点休息时间也被占用,而这些工作几乎是无偿进行的,教师的意愿不强。

  “考虑到各方面的原因,学校应该暂时不会恢复校内午托。未来到底会怎么做,还是要看政策的方向。”这名副校长认为,“一方面是政府要从硬件设施上给学校提供支持,另一方面是教师参与午托管理的回报应该达到相应的水平,这样学校办理午托的积极性才能有所提高。”

  对于恢复校内午托,象山区一所学校的李老师也表达了自己的一些看法。他告诉记者,他所在的学校此前也办理过校内午托,在2016年已经停办,如今政策风向转变,但学校方面一时之间应该不会吃“回头草”。

  “教师参与午托班管理,是要在完成本职工作的基础上进行的,承担的压力和风险都很大。”李老师说,他自己也参与过校内午托的管理工作,以他所在的学校为例,校内学生有近1000人,午托需求量接近四分之一,然而参与午托工作的教师有限,在中午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几名教师要承担全校四分之一孩子的饮食起居重任。

  “孩子没吃饱、没睡好,教师要承担家长的质疑,不小心跑出去了,发生意外,老师要承担责任,然而大量时间精力付出后的回报微乎其微。”李老师表示,即便是政策明确允许教师获得一些补贴,老师对于重回校内午托的意愿也不强。

  李老师同时也表示,考虑到学生家长的需求和呼声,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教师应该主动承担起对孩子的责任。希望政府能够早日出台完善的措施,保护教师的权益,鼓励大家投入到午托工作中去。

  崇善小学附近一家民居改成的午托班内,经营者正在炒菜迎接孩子们回来。

  4、市教育局表示 正草拟实施办法

  在家长的热切期盼和各学校的顾虑背后,市教育管理部门对于恢复校内午托,又有什么新动作呢?

  记者了解到,早在10月31日,市教育局专门召开桂林市中小学校内课后服务工作研讨会,相关负责人在会议上号召市内各所学校要体现教育担当,主动承担责任,积极解放思想,切实做好校内课后服务工作。

  基础教育科负责校内课后服务工作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教育部门正在起草《桂林市关于做好中小学校内课后服务工作的实施办法(征求意见稿)》,在最终的《实施办法》没有出来之前,短时间内要大规模恢复校内午托有一定的困难。他表示,除了物力资源和人力资源的紧缺外,开展校内午托面临的最大问题仍然是收费问题。自治区办公厅的文件只是说由学校举办的早餐、午餐、午间住宿等校内课后服务收费项目,按照物价等部门管理规定执行,但截至目前,物价部门的具体细则还没有出来,价格线没划好,教育部门和校方自然无法操作。

  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对于校内午托的回归,家长大多持鼓励态度,作为教育部门来讲当然会和有关部门积极沟通和协商,共同做好校内课后服务工作,争取早日为家长解决后顾之忧。

  5、校外午托面临洗牌 经营者欲入局竞争

  从教育局的态度来看,恢复校内午托已经是“板上钉钉”。那么,校内午托“回归”,对于这两年蓬勃发展的校外午托,影响几何?

  连续几天时间里,记者相继在中午放学时间段走访了七星区、秀峰区、象山区等多所中小学的午托班,发现各所午托班当下都在正常运转。

  “学校开午托班,我肯定是支持的。”在榕湖小学旁边开有一家Lily午托的陈女士表示,她自己的小孩就在榕湖小学上学,校内午托取消后她不放心孩子,就在学校门口租房子开了家校外午托。陈女士表示,她本人虽然是校外午托经营者,但对于校内午托也是举双手赞成,“一旦校内午托开起来了,我就把孩子送到学校,自己去找别的工作”。

  “我做午托班前期投入了50万,至今还没有回本,所以硬着头皮也要做下去。”石油小学门口帮宝贝午托班的经营者江女士说,恢复校内午托,肯定会影响校外午托班的生意,但自己还是会一直经营下去。

  相比于江女士的忧心,有些校外午托的经营者则自信满满。骖鸾路市一中旁边的一家午托班的女老板说,一中有史以来都没有校内午托,估计以后也不会有,所以她并不担心。“即便有,大家拼质量。”老板说。

  榕湖小学门口另一家榕树宝贝午托班的老板也表示,她的午托班是自己儿子读三年级的时候开起来的,距今已经有6年时间,当时榕湖小学还有校内午托,但是她觉得不好,就自己开了,现在女儿也在自己的午托班,她觉得自己的午托还会继续开下去,因为有优势。

  “学校里两个老师兼职管四五十个人,管理不一定会到位,我自己的午托班不管是伙食还是住宿环境都会更好一点。”该老板说。

  记者从市校外午托机构整治工作领导小组一名工作人员处了解到,根据他们今年10月份的调查数据,全桂林市一共有800多个校外午托机构,大约三分之一的午托机构取得了食药部门颁发的食品卫生许可证。

  有业内人士认为,校内午托一旦恢复,意味着这800多个校外午托机构将面临洗牌,在优胜劣汰之后,能留下的符合规范的专业化午托机构,也将成为校内午托的补充,满足学生和家长的需求。

  记者高磊盈 姚茂贤 曹哲 文/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