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今年九月新学期开始,灌阳县西山瑶族乡鹰嘴村白沙涧教学点迎来了升入小学二年级的学生梁子权,他是这个学校唯一的一名学生。崭新的教学点内,只有8岁的梁子权和43岁的唐明荣老师“值守”。唐明荣教学认真,梁子权学得开心,成为山间教育的独特一景。

 

  两个人的学校

  
唐明荣在辅导梁子权写作业。

  桂林生活网讯(桂林晚报记者高磊盈 文/摄)今年九月新学期开始,灌阳县西山瑶族乡鹰嘴村白沙涧教学点迎来了升入小学二年级的学生梁子权,他是这个学校唯一的一名学生。崭新的教学点内,只有8岁的梁子权和43岁的唐明荣老师“值守”。唐明荣教学认真,梁子权学得开心,成为山间教育的独特一景。

  
唐明荣讲得认真,梁子权听得开心。

  一师一生一讲台

  鹰嘴村距离灌阳县城30公里,因为大多是盘山路,驱车前往需要一个多小时。记者从灌阳县开始坐大巴,又转了摩托车,终于来到位于海拔800多米高山上的白沙涧教学点。

  教学点整体环境还不错,一栋去年刚落成的白色二层小楼是教学点的主体建筑,一楼有两间房,分别为教室和老师休息室,二楼是白沙涧村的活动室。楼前有一个宽阔的篮球场。

  唯一的教室有20多平方米,除了黑板和讲台外只有三张课桌,其中两张还被摆在了角落。当天上午记者抵达教学点时正值课间休息,二年级学生梁子权一个人坐在教室里玩跳棋,43岁的女老师唐明荣则在讲台上看书备课。一师一生,就是这个教学点的所有人。

  “上课!”10点50分,上午最后一节课开课,唐明荣站起身来大声喊道。“老师好!”梁子权也站起身,声音洪亮地回应,两人的说话声还引起了不小的回声。

  40分钟的数学课,唐明荣讲得很认真,梁子权也学得很开心,遇到不懂的问题,他也会举手提问。

  “去年期末考试语文91分,数学86分,在整个鹰嘴村都排第一呢。”唐明荣骄傲地说,梁子权的学习主动性很高,成绩也不错。

  虽然教学点只有两个人,但两人都严格按照时间表来执行:上午8点打扫卫生,8点半开始早读,上完三节课后放学,下午2点开始上课,4点半放学,中间还安排了课间操和眼保健操。语文、数学、品德、体育、书法……所有小学二年级该学的课程唐明荣都要上,每周还要固定时间举行升旗仪式。

  因为整个教学点只有梁子权一个学生,为了缓解小权的孤独感,下课后唐明荣会主动陪他一起玩玩跳棋,打打羽毛球,既当老师又当玩伴。

  
为消解梁子权的孤独感,唐明荣在下课时间陪他打羽毛球。

  山上生活别有滋味

  梁子权的家距离教学点不足20米远,下课后步行一两分钟就能到家。小权一岁半,父亲就患病离世,母亲在一年后改嫁,他便和快六旬的爷爷奶奶一起生活。

  爷爷梁玉先说,鹰嘴小学在山脚下,那里教学设施比较完善,但至少要走一个小时的山路才能到学校,对年仅8岁的孙子来说不太现实。

  “多亏了唐老师。”梁玉先说,一个老师只教一个学生,这种“一对一”教学对很多城里人来说求之不得,但在他们穷乡僻壤却成了现实,因为有唐老师的照顾,小权进步很快,为了表达谢意,他们也经常约唐老师到家里一起做饭吃。

  唐明荣是灌阳县文市镇人,她家距离教学点2个小时车程。家里有两个孩子,大的读高中,小的念小学,大部分时间是丈夫在照顾,唐明荣只能在周五傍晚先坐摩托车再转大巴回到家,短暂停留后又在周日返回教学点。

  “虽然条件艰苦,但生活过得别有滋味。”唐明荣说,山顶景色宜人、空气清新,村民也很热情,时不时就会有村民把刚从山上摘的青菜送到她房间。晚上,村民们会到篮球场跳广场舞,她也会跟着扭一扭。因为山上没有网络信号,她就在周末找到有网络的地方多下点电视剧在手机里,晚上临睡前看两眼。

  
每周一次的升国旗仪式是必不可少的。

  只要有学生 就会有老师

  听闻记者采访,鹰嘴村年约八旬的老人梁尚德和梁尚忠来到教学点,两人都在教学点教过书、当过校长,说起教学点的变迁,他们如数家珍。

  “1949年解放以后这个教学点就存在了,当时还是个私塾,现在盖起了小楼,不容易啊。”两人感慨颇多地说,十来年前村里孩子多,教学点还有二十多个小孩,现在就剩小权一个了,“到明年9月份,可能就没有新学生了。没有了学生,教学点可能也留不住了。”

  对于教学点未来的去留,唐明荣也忧心忡忡。她说,去年她刚来教学点还有4个孩子,今年就变成了一个,以后还有没有孩子来真讲不清楚,不过她表示,不管有多少学生,课还是得好好上,所以上课之余,唐明荣除了批改作业外,把大量时间用来备课。

  山脚下鹰嘴村小学的校长熊明,是个年轻的90后,他说整个鹰嘴村包括唐明荣也就五名老师,大部分都是年轻人,正是因为这些年轻老师默默无闻的付出,山里孩子的教育才有了希望。

  “只要有学生,就得有老师。”唐明荣也说,教书育人本是一份职业,不管在哪教,教多少人,都得踏踏实实地把本职工作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