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医院分娩室,作为全程跟踪产妇生产的护士,助产师(士)承担着安抚产妇情绪、与家属及时沟通等职责。 胡静 摄在医院分娩室,作为全程跟踪产妇生产的护士,助产师(士)承担着安抚产妇情绪、与家属及时沟通等职责。 胡静 摄

  作者范丽芳

  在医院分娩室,作为全程跟踪产妇生产的护士,助产师(士)承担着安抚产妇情绪、与家属及时沟通等职责。9月15日,记者探访了山西大医院助产师(士)一天的工作。

  “我真的扛不住了,剖了一下就见到了。”24岁的产妇韩某上午被送到分娩室待产,因分娩前的宫缩阵痛,韩某紧抓着产床,蹙眉痛哭。一旁的助产师李丽边安抚边为其揉腰搓背缓解疼痛。一轮阵痛过后,李丽又帮她擦汗喂水,并不断鼓励,“你刚才的表现很好,孩子的胎心也不错,再坚持一下,一定可以顺产。”

  助产士是指可以独立接生和护理产妇的护士,她的技术水平和操作能力关系着母婴的安危,她不仅需要熟悉产程进展的每一种变化,还要熟悉产妇的每一个表情和反应,适时给她鼓励和信心。 胡静 摄

  助产士是指可以独立接生和护理产妇的护士,她的技术水平和操作能力关系着母婴的安危,她不仅需要熟悉产程进展的每一种变化,还要熟悉产妇的每一个表情和反应,适时给她鼓励和信心。具有一定工作年限并经过严格考核后,助产士晋升为助产师。

身处陌生的环境,没有家人的陪伴,加之身体不适,多数产妇会感觉孤独无助。 胡静 摄身处陌生的环境,没有家人的陪伴,加之身体不适,多数产妇会感觉孤独无助。 胡静 摄

  山西大医院主管助产师李丽有着20多年的工作经验,经她护理的产妇不计其数,“我19岁开始上班,一开始面对产妇的痛苦也是战战兢兢,后来慢慢觉得其实我们的鼓励对产妇很重要。”

  24岁的产妇韩某上午被送到分娩室待产,因分娩前的宫缩阵痛,韩某紧抓着产床,蹙眉痛哭。一旁的助产师李丽边安抚边为其揉腰搓背缓解疼痛。 范丽芳 摄

  出于安全生产的考虑,临产的产妇会被送入无菌分娩室。身处陌生的环境,没有家人的陪伴,加之身体不适,多数产妇会感觉孤独无助。“像这个产妇她从昨天晚上就开始疼,进入产房已经两个多小时,随着产程的进展,宫缩会越来越强,所以现在是产妇最疼、最难受的时候,也是最需要我们鼓励和陪伴的时候。”李丽介绍。

一轮阵痛过后,李丽又帮她擦汗喂水,并不断鼓励。 范丽芳 摄一轮阵痛过后,李丽又帮她擦汗喂水,并不断鼓励。 范丽芳 摄

  由于生产剧痛,许多产妇经常由于疼痛难忍而做出过激的举动,李丽和她的同事就常被产妇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咬伤,“产妇有多疼,她就会使多大劲去咬你去,生完以后她也不好意思,向我们道歉,这个大家都能理解。”也有一些产妇反应过激,将液体拔掉后强烈要求回家。此时,助产师会和产妇家属一起安抚。

山西大医院主管助产师李丽有着20多年的工作经验,经她护理的产妇不计其数。 范丽芳 摄山西大医院主管助产师李丽有着20多年的工作经验,经她护理的产妇不计其数。 范丽芳 摄

  在孕妇及胎儿一切指标都正常的情况下,经其本人及家属同意,医生会让孕妇自然分娩。但由于分娩是一个变化的过程,若临时有突发情况,也可能由顺产转为剖宫产,期间需要医生和家属密切沟通。

  中午12点23分,随着一声啼哭,一名女婴呱呱坠地,筋疲力尽的韩某微笑着留下眼泪,“终于生出来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