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应该请哪个月嫂好?”、“花了几千元,真不知道效果如何。”……随着二胎政策的开放,如今月嫂行业可谓十分热门和抢手。但是,消费者面临的选择难题也日益增多起来。

  今年,通过星级规范管理,桂林月嫂的相关信息可直接通过二维码打印在星级证书上,只要消费者拿着手机扫一扫,就能知道月嫂的经验情况。

  每一本星级证书上,都印有能了解月嫂信息的二维码。

  月嫂信息扫一扫全知道

  9月8日,记者来到桂林市一家月子会所。看见这里不少坐月子的母亲都配有独立的月嫂照顾,谢雪英就是其中一位。

  “去年5月份开始从事这份工作,时间并不长,通过培训出来,在9月份就获得了星级证书。”月嫂谢雪英边说边拿出她的星级证书。打开证书,除了贴有她的照片和相关基本信息以外,一个正方形的二维码最引人注意。记者用手机扫描了二维码,很快就跳转到桂林市家政服务行业协会的微信公众号,再点击下方的“证书查询”,输入谢雪英的证书标号后,她的信息就直接呈现了出来。

  信息显示了谢雪英的出生年月、文化程度,以及她的理论知识考试成绩和操作技能考核成绩,而在详细介绍中,她的信息比较简短,还显示其被评为了“先进工作者”,服务星级为一星。

  通过了解,网上的信息基本上与她的情况吻合。“因为从业时间较短,所以还是一星,一些证书和工作经验也比较少。”谢雪英说。

  婴儿的每一项护理,都考验着月嫂的技术水平。

  另一边,已是金牌月嫂的朱开涛,同样也能通过扫描看到她的从业经历。已从业7年的她获得了高级育婴师、催乳师等相关证书,还有她历年来在工作中获得的奖励证书等。

  “由行业协会向从业者发放星级证书,市民通过扫证书二维码便可知道该月嫂的经验情况是否和报价相称,由此规范我市月嫂服务市场。”桂林市家政服务行业协会会长秦新民说,“这些从业人员档案信息也同时通过协会官网和广西商务之窗向社会公布。”

  星级月嫂评定每年两次

  2016年1月底,广西针对母婴生活护理员(月嫂)服务质量要求与等级划分的地方标准正式实施,桂林也同步启动了星级月嫂的评定。

  据了解,根据月嫂所具备的任职条件和技能要求不同,共划分了六个等级,而桂林还根据行业发展中所形成的惯例,设立了金牌月嫂的最高等级。“每年针对星级月嫂的评定考试有两次,包括笔试、口试及实操科目等项目。”秦新民还说,“准星级各家政公司培训出来后基本都能达到,要通过考试来评定的是一星级,五星级和金牌月嫂,且等级越高,评定越严格。”

  在《桂林市星级月嫂评定标准》中,对评定做了详细的规范。根据星级的不同,从经验要求、职业道德和必备技能上都有了不同标准。对于一个金牌月嫂来说,除了要具备催乳与产康技术,还有月子餐的营养配比,针对产妇的中医按摩手法也需要具备。

  “要达到金牌,除了理论考试外,经验和证书也是相当重要的。”朱开涛说,高级育婴师证、催乳师证和月嫂证都只是金牌月嫂的“敲门砖”,更重要的客户的反馈调查。“金牌月嫂的经验要求工作实验达到28个月,至少完成15个客户订单,且无差错,无退单,这就是门槛。”

  星级评定还规范了月嫂的收费标准。目前,星级的不同,收费从3000元到8800元不等,每个等级都有近千元的收费跨度。

  “通过公布信息,客户可以很直接的了解到这些星级月嫂,也能吸引更多的月嫂来参加评定,进一步规范市场。”秦新民说,截至到目前,桂林市共有151名月嫂通过了星级评并上传了相关资料。

  市内月嫂人数超五千人

  每天早上6点,月嫂的一天就开始了。

  在月子中心的工作安排上,清清楚楚列明了月嫂一天的工作内容。早上6点起床,检查宝宝尿片情况,做早餐,之后给宝宝量体温、测黄疸,并给妈妈做月子餐,一直忙到晚上10点。即使到了夜间休息时间,也得对宝宝起夜情况时刻关注,有时候一个晚上会折腾好几次。

  这样的黑白颠倒昼夜不休,对于新生儿妈妈来说或许只有几个月,不过对以此为工作的月嫂来讲,她们一年中的大半时间都处在这样的作息里。

  职业的吸引力来自较高的工作收入。目前,月嫂这个职业群体越来越庞大,在前年的统计中,市内月嫂的从业人数也不过千人,但到了今年,初步估计已突破了五千人。

  对于月嫂来说,星级的评定带来的是职业生涯的进阶保障。“因为我经验少,工作时间短,刚到客户家上单时,也常受到质疑。现在有了星级证书,就免去了很多口头解释。客户知道我是在一星这个档次,也只需要给一星的价钱。”谢雪英说,刚评定完一星月嫂的她,工资标准不到5000元,“本身这个工作是会随着经验增加而越来越吃香的,星级评定也算是我工作的一个动力吧。在工作中,我尽量做到客户满意,随着接单量的增多,职业的发展会越来越好。”

  即使升到金牌,也不是终极保障。“对金牌的考核是比较严格的,一旦有投诉,这个等级就会降下来,意味着我每个月的工资会少1000元左右,所以星级评定对我来说,也是一定压力,需要持续认真的对待每一份工作。”朱开涛说。

  不少月嫂还在“浑水摸鱼”

  秦新民说,“在第一次星级评定后,有金牌月嫂15个,到今年的评定,已经只有7名了。因为星级跟工资挂钩,所以降级制度的引入,能更加完善和规范市场。”

  尽管已有150多位月嫂完成了星级评定并上传资料,但比起5000多人的职业群体来说,还是显得微不足道。“评定考试一年组织两次,有些月嫂考试的时候可能正在上单,没有时间参加。不过更多的月嫂,可能存在想要浑水摸鱼的心理。”秦新民说。

  因为月嫂特殊的工作性质,虽然作为服务行业,但很长一段时间存在着市场混乱,价格混淆的情况。而消费者本身没有一个公平的依据来了解所聘用的月嫂,往往是纠纷出现了,才开始叫苦不迭,这也间接让消费者感觉月嫂市场“水很深”。   

  “由行业协会第三方来制定规范,并简化了市民了解月嫂的流程和工作,只要扫一扫,就知道月嫂的经验情况,让市民明白消费。久而久之,这会成为消费者挑选月嫂的重要依据,也能让更多月嫂主动加入到我们的星级评定中来。”秦新民说,“此外,病患陪护员、保洁员、保姆等三个工种的服务规范也将相继出台,让整个家政体系市场更加规范。”

  《桂林晚报》记者吴思思 文/摄

  部分图片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