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中旬一个烟雨朦胧的下午,柳州一市民对着江中若隐若现的萝卜洲垂钓。由于萝卜洲已被划为保护区,普通民众不能随意上岛。  3月中旬一个烟雨朦胧的下午,柳州一市民对着江中若隐若现的萝卜洲垂钓。由于萝卜洲已被划为保护区,普通民众不能随意上岛。

  广西新闻网-南国早报记者 魏碧锋/文 邹财麟/图

  编者按

  洲,是江河弯曲处沙石堆积而成的水中陆地,《诗经》描述的“关关睢鸠,在河之洲”的“洲”即是。泱泱八桂,江河密布,哺育滋润着这片热土,而点缀其中的片片沙洲,则像一颗颗镶嵌江中的绿宝石,散发着另一种不为外人熟知的美。早春时节,南国早报多路记者奔赴南宁、柳州、贵港、梧州、崇左等地,探访江河沙洲岛,了解它们的前世今生,给您讲述一个别样的广西故事。

  在广西众多沙洲岛中,柳州市区的萝卜洲,无疑是个特殊存在:身处闹市,却静如处子,岛上的荒野气息,与四周的现代文明交相辉映。这种可见却不可触碰的美,镌刻在了百万龙城市民心中,成了一种家乡记忆;更为难得的是,近年来,面对经济利益诱惑,是开发还是保护萝卜洲,当地有关部门始终坚持着后者

  从横马洲变名为萝卜洲

  萝卜洲古称横马洲(见清朝《马平县志》),位于柳州市城中区,滨江东路和东堤路之间的柳江河中,现面积约50亩。在龙城柳州,它的存在,几乎是无人不晓。但横马洲之名为何失传,萝卜洲又名从何来,却难以考证。有的说是以前洲上产萝卜,品质上好,脆甜可口;也有的说它长得就像根萝卜,青翠欲滴,惹人喜爱。 

  事实上,萝卜洲变的,不仅仅是它的名字,随着现代水利设施的建设,它的身材也变了。在2005年红花水电站还没有蓄水之前,萝卜洲顺江流延伸,面积约400亩,是柳江江面最高的一个洲。秋后枯水期,人们可以挽起裤脚涉水上岛,一些上了点年纪的柳州市民,很多都享受过岛上风凉水冷的快乐。

萝卜洲上栖息着大量鸟儿。萝卜洲上栖息着大量鸟儿。

  良好生态成就鸟类天堂

  不过,现如今萝卜洲划归柳州市江滨公园管理,普通民众已不能随意上岛。人退鸟筑,近年来,这里已经成了鸟类天堂。2015年,有调查机构在这里开展调查,观察到二三十种鸟类。其中包括野鸡、斑鸠、翠鸟等常见鸟类,还发现有领角鸮、松雀鹰、红隼等国家二级保护鸟类。

  在公园管理方特许下,3月中旬一个烟雨迷蒙的下午,南国早报记者乘着一叶扁舟,登上了这片早已归还给鸟类的“领土”,所到之处荒草丛生、乔木高耸,轻轻掰开湿漉漉的荆棘悄悄前行,还是会不时惊起一群群不知名的鸟类。 

  为了不过分打扰,一行人改乘舟绕岛环行,平静的柳江河泛起阵阵涟漪,拍打在岛岸上。站在枝头上的鸟儿闻声俯瞰,不时又遥望着两岸的城市,觅食、鸣叫、飞翔,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在记者眼里,烟雨中,翠绿欢悦的萝卜洲,不失为一道风景;而在鸟儿眼中,这座包容它们的城市,以及友爱的人类,或许也是一道风景吧。 

  从某种意义而言,百鸟成群的美景,是人们顺从自然使然。前些年,为了改善岛上植被,有关部门曾在岛上大规模种树,但因环境特殊,效果并不理想,反倒是枫杨、沙皮树、柳树等坚强的原生树种根繁叶茂,成就了目前的良好生态。

枫杨、沙皮树、柳树等原生树种枝繁叶茂,成就了萝卜洲良好的生态环境。枫杨、沙皮树、柳树等原生树种枝繁叶茂,成就了萝卜洲良好的生态环境。

  谢绝商业开发只为保护

  离开沙洲,到码头登陆,记者一行人引起了河堤边游人的关注。“上一趟岛多少钱,50元一个人可以吗?”一个背着旅行包的外地游客朝我们喊来。“不得哦,不卖票的,上面是保护区。”开船的公园工作人员应声答道。 

  “开发肯定能带来收益,但我们坚持生态效益第一,核心工作不是开发,而是保护。”柳州市园林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萝卜洲地处市区,景色独特优美,有不小的商业开发前景,以前也有投资人跃跃欲试,但都被他们婉言谢绝。 

  事实上,不仅不进行商业开发,在红花水电站蓄水前,为了保留萝卜洲这一难得的风景,有关部门还不惜重金,从上游运来卵石把洲面填高,筑起岛坝,抬高岛面,今天看到的露出江面的萝卜洲,基本上都是当年垫起来的。近几年,为了进一步保护萝卜洲的生态,还雇专人到洲上驻守,不让外人登岛游玩。 十几年如一日的坚守保护,也让萝卜洲迸发出盎然生机,在候鸟迁徙的季节,不少优雅的白鹭都会前来栖息。萝卜洲上和附近蟠龙山、灯台山一带,不时可以看见白鹭展翅飞翔,给蜿蜒盘旋的柳江河更加增添了几分诗意。百里柳江,百里画廊,生态萝卜洲的存在,无疑是这幅画卷上的一个亮点。

萝卜洲四周被人工筑起的岛坝包围,并安了一圈防护网,防止外来人士登岛。萝卜洲四周被人工筑起的岛坝包围,并安了一圈防护网,防止外来人士登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