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5日,记者在融水苗族自治县四荣乡四合村看到,村民聚在新买的小车旁打牌、打麻将3月15日,记者在融水苗族自治县四荣乡四合村看到,村民聚在新买的小车旁打牌、打麻将

  南国今报张锐锐 卿要林

  3月11日下午,41岁的罗某突然撒手人寰,警方调查后认定“排除他杀”。接到丈夫去世的噩耗,罗妻阿琴(化名)喃喃自语:他是被赌博逼上绝路的。

  罗某是融水苗族自治县四荣乡四合村村民。征地补偿获得的收益,本可以让他与家人追求更美好的生活。然而,由于在一夜暴富后沉迷赌博不能自拔,他毁了自己,也毁了家庭。

  记者深入事发村屯采访发现,仍有被征地村民在赌博中泥足深陷。

  1  沉迷赌博

  暴富不久就债台高筑

  结婚10年来,阿琴夫妇靠种养、打工抚养两个幼女。她觉得生活还过得去,原本老实勤快的丈夫是家里的顶梁柱。罗某平时偶尔也打牌,但输赢不大,阿琴也见怪不怪。

  2016年8月份,因落久水利枢纽工程征地,罗某一家获得了近30万元的补偿款。一夜暴富让这个小家庭感觉生活更有奔头。阿琴说,他们并不打算到县城买房,而是计划接受政府统一安置,拿闲钱做点小生意养家。

  然而,事与愿违。今年2月底以来,阿琴发现丈夫经常通宵打牌,因为信任丈夫,她没有过多干预。直到2月27日债主上门讨债,阿琴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阿琴追问得知,从2月21日以来,丈夫不仅输光了14万元的现金,还欠下了6万元的高利贷。债主提出每天要收1800元的高昂利息,阿琴无奈用征地补偿款还钱消灾。她警告债主:“如果你们还借钱给他赌,我死也不认账。”

  阿琴的警告,没能阻止丈夫“扳本”的欲望。3月11日早上,罗某在融水县城的出租房里,又接到了债主的电话。原来,罗某为了“扳本”又数次参赌,欠下了20万元的高利贷。“还不上高利贷就去死。”在阿琴出门前,罗某带着悔恨说。

  夫妻俩这一别,竟成诀别。当天下午3时,罗某被路人发现死在融水县城周边一片偏僻的草坪上。事发后,阿琴等家属在场见证,罗某体表无伤痕,警方调查后认定“排除他杀”,罗某的死不是命案。

  3月13日,罗某众家属商议决定,不再要求进一步尸检,并将罗某尸体运回老家安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