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晚报讯(记者 秦丽云)14年前,一名女婴在桂林市福利路1号门口被发现,后被一对荷兰籍夫妻从桂林市社会福利院收养。如今,这名取名为沈艺殊的女婴已成长为一个乖巧懂事的女孩,寻找亲生父母成了她的一个迫切心愿。

  23日下午,一名来自陕西西安的女志愿者高围娟,受沈艺殊的荷兰籍养母Djamie的委托,来到桂林寻找沈艺殊的亲生父母,希望能圆了女孩的寻亲梦。

  今年7月,沈艺殊和养母来到桂林,与代母黄女士(中)合影(高围娟供图)

  初生女婴被遗弃

  23日下午,记者在王城附近一家旅馆见到了高围娟。在高围娟出示的一份由桂林市社会福利院提供并盖章的“沈艺殊成长过程简介”中,记者了解了沈艺殊相关情况。

  2002年9月1日,一名女婴被遗弃于桂林市福利路1号门口。由桂林市公安局甲山派出所查找弃婴的亲生父母无下落后,被证实为弃婴,经市民政局批准后于当日送交市福利院抚养。因女婴被拾捡时身上无纸条,院医生根据女婴生长发育状况猜测其出生日期为2002年7月9日。福利院为这名女婴取名“沈艺殊”。同年底,沈艺殊被寄养在福利院聘请的代母黄女士家中。

  这份简介还介绍了沈艺殊的生长发育、性格及能力情况,显示沈艺殊是一个健康可爱的小宝宝。

  “想知道我是谁”

  高围娟说,小艺殊在代母家生活约一年后被现在的荷兰养父母收养,并到荷兰生活。

  采访过程中,高围娟向记者提供了一些沈艺殊和养母Djamie的照片。照片上的沈艺殊,落落大方 。 沈 艺 殊 和 养 母Djamie的合影,说明这对母女关系亲密。高围娟说,沈艺殊现在荷兰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养母非常爱她,母女俩感情非常融洽。

  既然如此,沈艺殊为何还要寻找亲生父母?高围娟向记者提供了一封沈艺殊写给她的邮件。在邮件上,沈艺殊写着:我现在一切都很好。我是一个快乐健康并幸运的孩子,但我仍然会经常想起我的出生地——— 中国。我希望找到我的亲生父母,因为我很想知道我是谁?我有兄弟姐妹吗?我的亲生父母过得好吗?

  对于沈艺殊的寻亲行为,她的养母赞成吗?为了能采访到对方的真实想法,记者请高围娟把记者的采访提问以邮件的形式发给了Djamie女士。

  昨日上午,记者收到了对方的回复。Djamie女士在邮件中说:虽然艺殊很爱很爱她,但艺殊有时候会很孤独,不开心,很难过。因为她感到她和其他的孩子很不一样,她想知道她的亲生父母的一些情况。作为她现在的母亲,她非常愿意帮助艺殊实现寻找亲生父母的愿望,解答艺殊心中的疑问。

  曾来桂林寻根

  在Djamie女士的邮件中,记者还了解到,今年7月份,艺殊和养母曾来到桂林寻根。那一次,母女俩在桂林待了4天,不仅去参观了市社会福利院,还与代母黄女士见了面。为寻找更多的线索,母女俩特制了很多寻亲小卡片,分发给她们遇到的桂林市民。

  Djamie女士还在邮件中写到,虽然来桂林寻根以遗憾告终,但当她们在桂林的时候,艺殊开始记起一些与桂林有关的事物和感受,让母女俩都很惊奇。在邮件的末尾,Djamie女士特意给艺殊的亲生父母写了一段话。她写到,艺殊是一个很优秀、聪明、出色的女孩,她很自豪她出生在中国,你们不用担心她。当年你们一定是有迫不得已的原因才放弃了艺殊,因为没有一个母亲想要与自己的亲生骨肉分离。这次我让我的朋友来桂林帮助艺殊寻找亲生父母,一方面是希望你们能够相见,另一方面我想对你们表达我的感谢。

  记者联系沈艺殊曾经的代母黄女士。黄女士说,今年7月与艺殊重逢,她很高兴。对于艺殊寻亲的愿望,她说因自己知道情况很少,几乎帮不上忙,只能默默表示祝福。

  高围娟说,艺殊每次与她写邮件交流,都流露出迫切希望找到亲生父母的愿望。但是艺殊很懂事,她一直在强调,她寻亲并不是想要去扰乱亲生父母的生活,只是希望能和家人建立起联系。这一次受委托来桂林帮助艺殊寻亲,高围娟依然收获甚微。她希望更多的热心人能提供线索,帮助艺殊尽快圆了寻亲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