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灵剑溪治污路漫长却无实效

  记者搜索相关资料了解到,灵剑溪的污染问题由来已久,却始终未能解决。不少市民对灵剑溪一成不变甚至不断恶化的现状忧心忡忡,对其进行关注与改造的呼声持续不断。

  据相关报道,1999年底,灵剑溪的污染治理就被市委、市政府提上日程。2011年九三学社桂林市委会提交《关于整治灵剑溪环境问题的建议》的提案,并进行了督办。2004年1月18日,一个名叫周剑江的市民给当时的市领导写了一封信,反映灵剑溪污染问题。他在信中说:以往灵剑溪里冒清泉,水深鱼肥虾欢蹦,夏秋时节,常有人在河中游泳。可近些年来,清水不见了,泉水不见了,鱼虾不见了。河水脏而浅,垃圾处处可见,成了名符其实的污水河……

  记者翻阅当时的新闻报道了解到,当年2月6日,时任市领导立即进行批示:请环保局、市政局认真研究,提出意见。相关部门进行了研究,并表示一旦资金落实,截污工程即可实施。

  2005年4月6日市政府印发的《桂林市漓江支流环境综合治理建设工程工作方案》中提到对灵剑溪等漓江支流进行整治。然而,5年之后,灵剑溪的境况并未有所改变。周剑江并没有放弃呼喊,其声音更为强烈:

  2009年1月9日《人民日报》第13版刊登了周剑江题为《混浊不堪、臭气熏天 桂林灵剑溪美景不再》的一组图片,尽管印刷出来的图片是黑白的,但图片河道中充斥的垃圾极具视觉冲击力,图片配文说:“穿过广西桂林闻名遐迩的七星公园直下漓江的灵剑溪,本来清澈秀美,可现在却混浊如肥皂水,气味腥臭难闻,水中无鱼虾,只有污秽及蚊子的幼虫——孑孓。”

  然而,周剑江的激烈呼喊犹如一颗小小的石子投入河中,没有激起多大的涟漪。

  直到2011年,灵剑溪环境综合整治工程被列入政府工作报告10项惠民工程之一暨城市环境治理惠民工程重要项目。市规划局为此编制了《桂林市灵剑溪整治概念规划》,从“商业+旅游+居住”理念上对灵剑溪作出了概念性规划设计,拟从漓江上游引水入溪,让溪水长流。同时,结合灵剑溪整治,对流域内的城中村进行改造。

  然而,对灵剑溪的综合治理似乎非常艰难,往往一再提出,却始终未见实效,渐渐消磨着市民们的信心。直到如今,灵剑溪流域公共服务配套设施仍旧不完善,两岸城中村乱搭乱建依然严重,环境卫生脏、乱、差始终没有根本改变。

  研究监测:灵剑溪的水质令人担忧,汞含量远远高于漓江其他支流

  长期以来,夏天灵剑溪由尧山、青狮潭水库东干渠和雨水补给,秋冬枯水期则成了一条无水之溪,水质已为劣五类。除了恶臭难闻、污渍满目这些感官上的刺激之外,还有一些研究人员对灵剑溪进行了相关监测研究,面对“久治不愈”的灵剑溪,大家都在寻找病根。

  早在2000年,灵剑溪主要受到的是工业污染,当时我市对灵剑溪进行了专项治理,沿岸的多家排污工业进行整改。2007年9月,市环保部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灵剑溪的污染,主要是生活污水和农村水源污染。

  桂林理工大学地球科学学院的钱建平等人分别在2007年、2010年两次监测漓江干支流水域水质,灵剑溪就是其中一个水样采集点。

  据钱建平介绍,2007年9月,他们在桂林市区段的漓江干流、主要支流、主要湖塘对水体进行监测。检测得知,灵剑溪水汞含量高达1.330μg/g,比漓江源头水的汞含量(背景值)0.073μg/g高出近20倍。据他们现场踏勘分析,灵剑溪上游采样点附近有家具油漆作坊和洗车店等,导致其汞含量很高。此外,支流沿岸居民较多,餐饮业较发达,排污量较大,导致河流整体污染较为严重。

  2010年7月,钱建平等人再次对漓江水系的汞分布和污染情况进行相关研究,分别对灵剑溪上游桂林工业技工学校、下游六合市场两处的水样、底泥和土壤样品进行采集,测定灵剑溪底泥的汞含量达到1.7μg/g,远远高于桃花江、小东江以及南溪河等其他支流。

  钱建平等人分析,一般情况下,由上游至下游,漓江干流、支流河水汞含量不断增高,而灵剑溪水的汞含量则出现了上游高、下游低的反向分布现象。他们认为,灵剑溪流经市区,流程短,溪面窄,流速慢,受上游沿岸城中村生活垃圾污染影响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