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讯(记者 王纪辛)最近一周,广西百色市连续阴雨,气温变化大,此时也是芒果树的盛花期。“最近我们都在山上摘除花序,第一拨花不能要。”百色市田东县林逢镇东养村党支部书记陆秀缎告诉新京报记者,“这样做可以人为延后芒果上市期,确保销售价格。”陆秀缎是百色市最早引种台芒1号等优良品种的种植户。百色芒果研究院院长黄战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首批芒果开花期也是百色当地气温最不稳定的一段时间,容易遭受冻害,造成减产,第一拨花序摘除后,护理得好的芒果树坐果率更高。

 果农最近都忙着山上摘除花序。受访者供图 果农最近都忙着山上摘除花序。受访者供图

  芒果树苗在百色曾低至几毛钱

  “全村80%的山地都种上了芒果树,村民人均年收入超过1万元。”作为右江河谷四县(区)生态农业产业带上的一环,百色市田东县林逢镇东养村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开始种芒果树,是百色市最早发展优良芒果种植的专业村,这与陆秀缎的个人经历密切相关。

村里八成的山地都种上了芒果树。受访者供图村里八成的山地都种上了芒果树。受访者供图

  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陆秀缎的长辈率先在家乡栽种芒果树。耳濡目染下,陆秀缎也掌握了一些种植技巧。不过,一心希望离开农村的她,想不到多年后自己也会回到村里种芒果,直至今年带领全村通过种芒果买上“芒果楼”,开上“芒果车”。

  1992年,从百色卫校毕业后,陆秀缎嫁到东养村,当起村医。不过,随着农村合作医疗的推广,在村里看病的人越来越少,村医的生计也成了问题。于是,陆秀缎跟随丈夫来到珠海做生意。

  他们在珠海看到,这里的芒果个头大,口感好,家乡的芒果能卖到几块钱一斤就已经算高的了。但是在珠海,芒果能卖到十多元一斤,这在他们看来简直不可思议。

  一打听才知道,这些原产台湾的芒果品种,引种海南后,单纯一棵苗木都可以卖到6元。“你知道当年的猪肉价格是多少,4元一斤。”陆秀缎告诉记者,当时人们都是买一棵两棵试种,她和丈夫商量后,一下买了100棵,带回家乡,在自己开垦的荒山上,重新种起芒果。

陆秀缎回到家乡重新种芒果。受访者供图陆秀缎回到家乡重新种芒果。受访者供图

  中国种植芒果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唐代。相传,唐玄奘从印度带回芒果种子。此后,百色种植芒果的历史也多次被记入史书。但是,由于品种退化,不耐储运,芒果出现滞销,在1996年前后成为当地鸡肋产业。

  “1996年,百色果农开始砍树,有的干脆放弃管理。”同年,农学专业毕业的黄战威看到芒果树苗没人管,“昔日满山芒果的盛况变成一片荒山。”黄战威说,“当年,芒果种植跌入谷底,很惨,惟一能做的,就是把芒果苗低价卖给其他地市,最低卖过几毛钱一棵。”

  种下三年,在陆秀缎精细护理下,引种的芒果新品种开始挂果,像陆秀缎这样勇于尝“鲜”的农户,逐渐摸索出改良种植的新路子。

开花的芒果树。受访者供图开花的芒果树。受访者供图

  “百色市再次确定发展芒果种植是在2000年左右。”据黄战威介绍,当年从海南引进了台农1号、金煌芒、贵妃等多个优良品种,在百色试种后,挂果良好。

  现如今,陆秀缎被村民称为“芒果女王”。在她的带动下,从事芒果产业相关的农户占全村总户数的85%。百色市的芒果种植面积达到130万亩,全市累计有108.61万人通过种植芒果实现脱贫致富。黄战威告诉记者,为了树立百色芒果品牌,百色芒果取得了国家“地标产品”认定,同时进入第一批中国欧盟互认地标产品名录。每年芒果上市期间,当地政府牵头推广芒果销售。

  惊蛰前后芒果进入护理关键期

  “百色”在壮语里的意思是“洗衣服的好地方。”百色市位于云贵高原东南缘,地形以山地丘陵为主。受到亚热带季风气候影响,全年平均气温22.1℃。这样的自然条件为芒果生长提供了天然环境。

  “对我来说,护理芒果树和护理人一样。”做过村医的陆秀缎知道什么时候该给芒果树“吃什么”。“芒果开花前,需要施用钾肥,”陆秀缎告诉记者,此时正是芒果园春季护理的高峰期,除了前期摘除花序,近期随着温度回升,雨水增加,需要注意防虫防病。

  “今年疫情发生后,给果园护理带来一些影响,还好年前储备了一定数量的农资,对春耕影响不是很大。”让陆秀缎庆幸的是,护理果园的工人都是本村人,疫情期间,人们分散在果园里各干各的。惟一让陆秀缎担心的,是后期农资涨价。

  和陆秀缎担心的不同,作为全市芒果种植指导单位之一,百色芒果研究院正在关注因冰雹造成的损失。黄战威告诉记者,“惊蛰前后,气温多变,经常会发生冰雹灾害。近期,正是芒果开花的时候,还有大量花序处于萌发期,进入三月以来,冰雹等雨水天气会经常‘光顾’,这是目前百色芒果种植上最大的难题。”据介绍,冰雹一方面会损害花序,另一方面低温会导致雄性花的比例过大,影响坐果。

芒果花序。受访者供图芒果花序。受访者供图

  记者了解到,圆锥形芒果花序和龙眼、荔枝一样,同一花序上会有上百花朵,但其中绝大部分属于雄性花,可以坐果的两性花只占10%左右。而这样的花序,也会受到冰雹天气影响,造成减产。

  百色的农技人员在关注果树长势的同时,更关注天气变化。黄战威告诉记者,“生产期的芒果花,必须趁晴好天气,吸引飞蝇等昆虫前来授粉,增加坐果率。”

  除此之外,在百色的芒果种植示范园,一种名为苕子的绿肥草生长旺盛。黄战威告诉记者,在芒果园里种苕子草是有讲究的。

  “芒果开花期,苕子可以增加园内湿度,促进坐果。进入果实生长的四五月,苕子的草籽落入泥土,茎叶枯死,转化成绿肥。”黄战威表示,很多事物都具有两面性,草为果园带来好处的同时,也相应带来了虫害,最终,遴选出苕子草生长特性最适宜的芒果树,和百色芒果形成最佳“搭档”。

  这两天,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时,趁着晴好天气,头戴宽檐帽子的陆秀缎抓紧时间,针对每棵树的生长情况“对症下药”,护理村民的“摇钱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