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晚报讯(记者陈蕾)家庭是社会的细胞,是社会稳定的基础。不受暴力的侵害,是每一个家庭成员的基本权利。昨日,自治区反家暴联动机制工作领导小组第四次全体会议在广西高级人民法院集控中心召开。会议通报了反家暴联动机制近年来的工作情况,并发布了一批广西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典型案例。

  2016年3月广西法院、各市检察院、公安局、司法局、共青团、妇联等12个部门建立起反家暴联动工作机制以来,各成员单位积极联动,密切配合,从宣传预防、矛盾调和、纠纷化解,到案件处置,紧密协作,相继实施了强制报告制度、告诫制度、人身安全保护令制度。

  2016年5月至2019年10月,全区法院共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326份,全区检察机关共依法提起公诉涉及家庭暴力犯罪案件503件619人。全区公安机关在2019年1—10月期间发出《家庭暴力告诫书》2739份。民政部门积极针对家暴受害人进行庇护救助,在全区成立了45个“反家暴庇护中心(所)”。

  通过创新工作方式方法,各成员单位联合创建了947个“妇女儿童维权岗”,成立了106个婚姻家庭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室)和82个“惜缘婚姻家庭辅导室”,组建了广西婚姻家庭纠纷调解专家库,并在全区开展了200多场公益巡讲;还组建了家事巡回法庭82个和家事合议庭196个,形成预防化解婚姻家庭矛盾纠纷的合力,有力推动反家暴工作取得实效。

  与此同时,各成员单位以设在村(社区)的1.98万个“妇女之家”、1.38万个“儿童之家”为主阵地开展家庭文明建设工作,广泛宣传中华民族家庭美德和良好家风,引导社会公众弘扬文明风尚、建设文明家庭。2018年,广西婚姻家庭纠纷预防化解工作考评获满分。

  当天的会议还发布了18个广西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典型案例,并对2019年获认定的65个自治区妇女儿童维权岗进行了授牌。

  ■典型案例

  遭丈夫折磨获得“保护令”

  韦某某与陈某某是一对结婚十余年的夫妻,然而,不务正业的韦某某不仅沾染上赌博的恶习,还经常对妻子拳打脚踢。2018年5月7日,陈某某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接到法院的应诉通知后,韦某某在二人共同经营的便利店内对陈某某拳打脚踢,陈某某当即致电案件承办法官,要求发放人身安全保护令。法院经审理裁定,禁止被申请人韦某某对申请人陈某某实施家庭暴力,责令被申请人韦某某迁出便利店。经调解及心理疏导,韦某某当庭写下保证书并悔过。

  ●案件启示

  家暴发生在离婚纠纷案件中,取证较难。有的受害者既不报警,也没有做伤情鉴定或取证的意识,在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时容易陷入窘境。建议受害者改变观念,增强自我保护意识,在遭受家庭暴力时第一时间向社区、警察及相关部门求助,并注意搜集报警求助记录、治疗记录等相应证据,更好地维护合法权益。

  此外,家事案件承办法官在审理此类案件时,可以根据案情适当降低举证门槛,在案件初期进行适度干预,对弱势一方倾斜保护,越能及时保护家暴受害者,人身保护令的价值就越能彰显。

  不满校园欺凌捅伤同学

  小前(化名)出生于2002年12月,由于腿部轻度疾患,时常受到同班同学飞飞(化名)的言语伤害和欺负。2018年4月2日,积怨已久的小前使用事先藏好的水果刀捅伤飞飞,造成飞飞重伤二级。

  今年4月,法院作出刑事判决,被告人小前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随后,检察机关向小前原所在学校发出检察建议书,建议该校对安全教育、预防校园暴力教育、道德、法治教育和校园安全管理等方面存在的问题进行整改。

  ●案件启示

  本案是一起因校园欺凌引发的故意伤害案件,遭受校园欺凌的受害者因不忍被欺凌成了加害者,原校园欺凌者也因实施欺凌行为遭受了伤害,双方的身心均遭受了伤害。

  在办理本案过程中,承办检察官委托司法行政机关对被告人小前的成长经历、犯罪原因和监护教育等情况进行社会调查,并根据本案事实及小前在案发后的认罪、悔罪态度及社会调查评估意见,建议法院对其减轻处罚并宣告缓刑。此外,经检察官与法院沟通,启动被害人救助机制,为飞飞争取到5万元救助金。

  犯重婚罪还对妻子施暴

  2012年起,甘某经常因家庭琐事殴打妻子李某,更与外遇对象育有一子。2018年4月,李某向当地妇联求助。同年5月,妇联合法院、司法所、派出所、社区村“两委”的同志入户对甘某进行告诫教育,法院送达人身安全保护令。当晚,甘某再次施暴。妇联立即与法院、派出所沟通协调,派出所迅速对甘某作出拘留7天、罚款200元的处罚。鉴于甘某经教育处罚,家暴、婚外情行为仍不收敛,李某起诉甘某犯重婚罪。今年7月,法院判处甘某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

  ●案件启示

  该案涉及家暴、重婚两个内容,受害者多次采用面谈、电话、微信等方式向妇联反映情况,妇联干部耐心倾听,并对求助者提供可行性建议意见,积极协调政法职能部门联动依法维权,让受害者感受到温暖。

  现如今,《反家暴法》等法律的普及面仍不够广,特别是在农村地区,一些群众对受到家暴后的求助方式不了解,社会民众对反家暴救助援助的参与度不高。

  妇联组织应当充分发挥妇联组织社会化维权的优势,与公检法司等部门积极沟通协调,通过职能部门联动依法维护妇女的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