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工作上的不顺心,9月4日,24岁的小农留下“想轻生”的信息后离家出走,至今没有音讯。家住邕宁区龙岗片区的小农母亲农女士多方寻找无果,正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时,9月17、18日,他们发现小农的支付宝、银行卡账号、密码被改,这给他们心中燃起了一丝希望。日前,农女士向本报求助,希望小农看到报道后能够回家,也恳求知情人能够提供线索。

  工作不顺女儿失联

  “这一个多月,我们都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说这句话时,农女士的面容十分憔悴。她说,女儿小农是高速公路的一名收费员,性格文静善良,还没有男朋友。

  今年8月28日傍晚6时许,女儿打电话跟她哭诉称有可能被调到别的岗位,还被领导当众说了一通。当时,她只是跟女儿讲了一些道理,但是效果不是很好。

  9月4日晚7时许,小农穿了偏白色的防晒衣外套、灰白色牛仔裤及一双小白鞋,背了个黑色小背色出门了。因为平时女儿也会找同学朋友看电影等,农女士并没有在意。

  9月5日上午,农女士发现女儿没回家,发微信才得知女儿已到了西安。一声不吭地去了那么远的地方,农女士觉得很奇怪,而且,女儿平时外出游玩喜欢在微信上发动态,这次一条都没有发,于是,她在微信上不断问女儿“到哪里了”,均未收到回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随后,农女士连续给女儿拨打了11个电话,但女儿的手机已关机。当晚,农女士在女儿房间找到一本小本子,女儿在上面留言提醒农女士支付宝里(存)的钱到期后记得去领,以及支付宝、工资卡的密码等,还有留言,“做出这个决定我不后悔,唯一放不下的只有妈妈……我可能比较自私,我不爱世界,我只爱自己,所以再见世界。”

  多次表示轻生念头

  看到留言,农女士心里一阵发慌,赶忙到辖区的南宁市公安局江湾派出所报案。由于小农已是成年人,未达到立案条件,警方没能立案。民警试图拨打小农的电话,同样没能联系上。通过查询,小农确实购买了9月4日南宁—西安BK2893航班的机票。

  好在9月6日清晨6时34分,农女士终于收到女儿的微信回复称“没什么,手机快没电了,飞行模式省电”,对于母亲的担心,小农回复说“要死早死了”。上午7时39分,江湾派出所民警也给农女士来电称,他们已和小农取得联系,小农说只是出去散心。

  当农女士想着要耐心等女儿回来时,9月8日凌晨1时48分,农女士收到女儿的微信,告知她工资卡银行卡放在哪里以及密码等内容,还留言道“你看着领吧,我走了”,“我在支付宝里有签订遗体捐献,如果我的尸体没有用也没人要,我希望我的尸体能烧成灰……”等话语。农女士和丈夫连夜赶到江湾派出所报警,然后连续拨打女儿的电话,但都无人应答,随后更是关机。

  银行卡密码被更改

  至此,农女士认为女儿绝不是出去旅游散心这么简单,担心出事的她于9月9日购买了去西安的动车票,9月11日抵达西安后她一大早便去当地的骊山派出所,但由于无法提供有效手续,农女士一无所获。

  农女士说,女儿失联后她从警方处获悉女儿还订购过“南宁—北海”双程高铁动车票,且车票9月6日17时在重庆被取走。由于南宁东站9月7日的视频已被覆盖,农女士无法查询到小农是否进站。除了报警,农女士还去了女儿单位,以及在家周边区域范围里女儿有可能去的地方,但都是一无所获。

  9月4日离家至今,女儿失联已一个多月,农女士及丈夫依然没有放弃寻找女儿。9月17日和18日,在亲戚的帮忙下,他们发现小农支付宝、银行卡等密码已被更改,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这让农女士一家人重新燃起希望。“女儿事实上已处于危险的状态,目前警方已经立案。”农女士希望,女儿看到父母寻找她的报道后能够尽快回家,或者希望知情人能够提供相关线索。

  ■请你帮忙

  如果你知道小农的下落,请与农女士联系。电话:15077191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