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事,拴住了张少伟的手脚,从此他特别担心出远门。三年多来,他清晰记得,唯一一次在外面过夜的经历,是在2018年10月女儿结婚时。

张少伟的床有明显缝补痕迹 赵伟阳 摄张少伟的床有明显缝补痕迹 赵伟阳 摄

  家人团圆是最大的幸福

  芮子文能听但不能说,与常人无法沟通。三年多的照料和陪伴,张少伟练成了“超人”,逐渐掌握了岳母的生活规律,清楚她想翻身、吃东西、上厕所的意思。

  下班回家后,张少伟会先端一碗饭走到芮子文的房间里,耐心地喂老人吃饭,时不时擦去她嘴角溢出的汤汁;晚上,张少伟会给老人讲讲白天发生的事情,用暖宝宝热脚,让她睡得舒服一些。

  2017年,芮子文病情再度恶化。为了更好地照顾岳母,张少伟直接搬进了岳母的房间,“睡楼上不方便,有时她叫我也听不到,况且她现在身体状况比以前更严重,也就更需要我了。”

  由于房间空间有限,张少伟只能给自己安一张0.8米宽的折叠床,白天收起来靠在墙边,晚上摊开被褥。由于长期使用磨损,折叠床的多处边缘有明显的缝补痕迹,一直没有换新。

  深知岳母爱干净,张少伟就一直没有给她用尿不湿,每次都是抱着岳母去厕所。尽管常年卧床,但芮子文的房间没有一丝异味,身上穿的衣服、盖的被子也都干净整洁。

  “这几年,他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有时候一个晚上要起来十多次,特别是今年瘦了10多斤。”妻子朱小萍心疼地说,自己和父亲身体都不好,母亲不能下床后,丈夫就全部接手照顾母亲的重担。

  村里人都羡慕芮子文有福气,有这么个孝顺的女婿。可对张少伟来说,自己来到这个家就格外幸运。他曾说,岳母是全家的“老宝贝”,她多活一天,家里就多团圆一天。

  孝心美德感染身边人

  “像少伟这样的女婿太少了,勤快又细心,比亲女儿还要好。”“他不是亲儿子,这样照顾三年多,从来没有抱怨,太难得了。”“他话不多,做事认真细致,一边上班,一边扛起整个家,是真汉子。”

  说到张少伟,邻里街坊没有一个不伸大拇指。但是对他而言,一家人在一起就是最大的幸福。虽然只有短短三年,但是张少伟的事迹已周边广为流传,并深深地感染着身边人。

  张少伟的女儿从小就十分懂得尊重和孝顺老人,有好吃的总会让长辈先吃,有空就帮忙做家务,减轻父母的劳累。

  在芮子文床边的柜子上,放着一台平板电脑。“奶奶这样躺着很无聊,有空陪她看看电视剧,解解闷。”张少伟想起女儿当初送平板时说的话,脸上是幸福满意的笑容。

  如今,张少伟女儿定居在杭州,一有空就会与家人微信视频,每次都要看看奶奶,让奶奶了解自己的生活状况。她说,自己从小就是奶奶一手带大,感情最好。

  如今,在外地工作的她也总是惦念着奶奶的身体,只要一回家,就会主动帮忙照顾奶奶,敲背按摩、聊天、洗衣服……“从我记事起,父亲就对长辈孝顺。从小耳濡目染,是父亲的言行给我树立了榜样。”张少伟女儿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