赚多少花多少甚至花更多

  虽然余额只有四位数,但手上流动着七位数

  支出前三位分别是生活日用、饮食和交通出行

  深夜打开支付宝的次数超过100天

  恩格尔系数在20%上下浮动

  理财收益约等于0

  ……

  这是一个典型的北上广90后年度支付宝账单。

  如果不是这份账单,工作狂们都不知道自己赚过这么多钱。

  我们与不同收入水平的90后聊了聊他们的消费状况,发现共同的特点之一是及时行乐,很少考虑明天。即便有的90后已经年入百万了,但余额只有250元。

  [年花五位数]

  看到账单,我打算以后多坐地铁

  Cici

  年龄:24

  职业:互联网公司媒介专员

  支付宝全年总消费:77279.28元

  我看到今年年度账单的时候,正在外面参加一场发布会。散场后,想到我那12000多的打车费,我看着滴滴的图标开始犹豫:要不,今天坐地铁吧。

  工作一年多以后,我对打车价格开始变得不敏感。预估费用50以下没什么感觉了,50以上咬咬牙也就叫了。天气太冷、地铁站太远、换乘次数太多、拎的东西太沉、时间来不及了我可以在车上化个妆……我可以为打车找到无数理由。

  打车一时爽,钱包火葬场。回头想想,如果多走两步去坐地铁,现在已经可以攒出一趟东南亚岛国游了。

  饮食费用倒比我想象得少很多。照着我每天两顿(早、晚)点外卖、一周攒一个局的频率,我还以为数字会夸张很多,就是不知道这个统计是不是准确。

  统计显示我有130多天是在深夜打开支付宝,大概半数以上是在点外卖。没办法,经常赶稿赶到半夜,结束工作常常12点以后了,这个时候如果不点个外卖犒劳一下自己,那这一天过得也太凄惨了。

  我是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胖到惨绝人寰的地步的?大概是有一次运动完拉伸的时候。当我压腿时疼的不是腿上的筋而是肚子上的肉。

  别误会,我并不是健身房常客,压腿事件发生在我办完卡的第一周,现在,我的私教已经懒得再一天三遍地问候我了。即便我有去健身的动力,也没有那个太平洋时间。统计里的运动健康花销更像是个心理安慰,好像钱花出去了我就向中产阶级式的自律靠近了一步。这跟每顿外卖我都会点个蔬菜放在旁边看着一样的道理——我已经为健康做出了努力。

  其实算上转账和微信支付,花费不止这些。看看余额宝,勉勉强强五位数。朋友劝我消费降级,但我觉得努力赚钱才是正理——一旦开始节衣缩食,我担心再也回不到过去。

  工作狂症状:

  1、24小时随时准备工作 ✔️

  2、没有加班费也拼命加班 ✔️

  3、被强塞非指责范围内的工作不敢推辞 ✔️

  4、主动放弃休假等基本权益 ✔️

  5、不到上手术台的地步绝不请病假 ×

  6、在乎同事的评价,不敢轻易得罪人 ✔️

  7、对上级逢迎拍马,做一名合格“舔狗” ✔️

  8、在早晚高峰地铁上被挤得生无可恋 ×

  9、至少有一瓶防脱发产品×

  10、没时间恋爱以致成为空巢青年 ✔️

  11、点外卖前要先看看有没有满减,再抢个红包 ✔️

  12、下班后的约会总被各种工作打断,长此以往变得没有朋友 ✔️

  13、凌晨1点上床后不愿放下手机,一天中只有这段时间完全属于自己✔️

  工作狂指数:★★★★☆

  工作狂等级:钻石工作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