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稀释夫妻共同财产,丈夫伙同5人伪造债务。去年,江南区法院对5起民间借贷纠纷系列案件开出重磅罚单,对陈可等6人恶意制造虚假诉讼的行为处以总计20万元罚款。而后,陈可等6人不服,分别提出上诉和复议。近日,二审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及复议决定,判决维持原判,并维持一审处罚决定。

  蹊跷 看似简单的90万元借款合同疑点重重

  2016年7月,江南区法院法官收到5起民间借贷纠纷案件。该系列案件中的共同被告陈可与何娟原系夫妻关系,两人已于2016年初通过诉讼方式离婚。5个案件原告楚兵、陆荣、王远、郑乐、赵海与被告陈可分别存在朋友、师徒、兄弟、连襟关系,他们均诉请称,陈可与何娟婚姻关系续存期间曾共同向原告借款,现在请求陈、张二人承担还款连带责任,偿还欠款共计90万元。

  本以为这只是5起普通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件,然而合议庭在庭前会议讨论时却发现疑点重重。

  疑点一:原告出具的5份借条均载明借款系以现金形式出借,收款人均为陈可。但对于一般人而言,如此大额的借贷,在银行转账比较便捷安全的情况下,不选择银行转账而选择现金交付方式似乎与普通民众的一般交易习惯不符。

  疑点二:尽管5名原告均与被告陈可关系密切,但在借款没有约定利息及担保的情况下,原告与被告陈可约定的还款期限均为2015年,借款期限长达4年之久,似乎有异于一般民间借贷还款期限较短的特点。

  疑点三:被告陈可提交的一份收条显示,陈可在收到5名原告交付的90万元借款后,将款项全部交给被告何娟,何娟在该收条上签字并按手印。夫妻之间以收条的形式确认收到他人借款,似乎背离一般夫妻正常生活中的常理。

  针对上述三个疑点,合议庭制定了详细的庭审策略,并向案件当事人发出书面通知,要求所有当事人全部到庭接受质询。

  真相 为稀释夫妻共同财产丈夫竟伪造债务

  庭审过程中,被告陈可与5名原告对借贷发生的原因、时间、地点、款项来源、交付方式、借条形成及借贷关系的成立、经济状况等的事实陈述基本一致,被告陈可甚至对借款事实没有任何争议。而反观被告何娟,在整个庭审中表现出异常的激动,极力抗辩5名原告与两被告并不存在借款关系。

  何娟指出,借条是原告与被告陈可于近期补写,而所谓的收条亦是陈可伪造的。本案的起因在于被告陈可在与何娟离婚诉讼期间,伙同5名原告恶意制造虚假诉讼,企图虚构夫妻共同债务,以达到稀释夫妻共同财产的目的。

  何娟称,2015年12月15日,有一男一女自称其儿子幼儿园老师家访,要求她签字确认儿子继续在某幼儿园上学。由于孩子确实在该幼儿园就读,何娟并无怀疑,在一张空白的表格上写上自己的名字,第二天何娟送孩子上学咨询老师后才得知,学校根本未安排任何家访。17日,何娟到派出所报案。何娟说,收条上的签名及指印虽然是她本人所为,但却是在陈可的诱骗下才在空白纸张上签字。陈可在何娟签名处的上方,用电脑打印出收条内容,由此制造了一张虚假收条。何娟还指出,她在这张假收条上签字按手印时间为2016年,并非收条上落款的2011年。对此,何娟对收条形成时间申请了笔迹鉴定。鉴定意见显示,标注落款时间为2011年的收条,实际形成时间竟为2016年2月,而这期间正是陈、张二人离婚诉讼期间。对此,被告陈可并未作出合理解释。

  法院 驳回原告诉讼请求并开出20万元罚单

  综合考虑上述因素,江南区法院认定5名原告主张的借款关系缺乏实际交付借款的证据,且借款的真实性存在诸多疑点,因此原告与被告陈可之间并未成立真实合法的借贷关系,对原告提出的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由于原告主张的借款关系不成立,故其要求被告何娟承担连带责任亦无依据,法院亦不予支持。被告陈可向原告借款属于虚假民事诉讼,依据法律规定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法院认为,当事人参加诉讼,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但被告陈可在与何娟离婚诉讼期间,伙同楚兵、陆荣、王远、郑乐、赵海5人伪造证据,恶意制造、参与虚假诉讼,有违诉讼上诚实信用的原则,严重妨碍法院审理案件,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一条第一款第(二)项及第一百一十三条之规定,陈可等6人过错为主观故意,且妨碍人民法院审理的事由的手段、行为方式等具体情节严重,造成严重后果及恶劣影响。根据陈可等六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和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其6人悔过程度等因素,应对楚兵、陆荣、王远、郑乐、赵海分别处以20000元的罚款,对陈可处以100000元的最高限额罚款。

  当前,民商事审判领域存在的虚假诉讼现象,不仅严重侵害当事人、案外人的合法权益,破坏社会诚信,也扰乱了正常的诉讼秩序,损害司法权威和司法公信力,造成严重恶果。面对虚假诉讼的乱象,该案也表明了法院严厉打击恶意制造、参与虚假诉讼行为的决心,切实维护司法权威和司法公信力。(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