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楷徽生活照。受访者供图听说曾楷徽高考考出了709分,整个平果县都沸腾了。曾楷徽生活照。受访者供图听说曾楷徽高考考出了709分,整个平果县都沸腾了。

  公布成绩的当晚,位于广西百色市平果县市中心的平果高级中学放起了烟花,校门口的LED屏幕上滚动播放着喜讯。随后几天,曾楷徽受邀去清华大学参观交流,而平果县城里疯传着“教育部门奖励100万元”的谣言。“回到县里后,连奶茶店的老板都认得我了,坚持要请我喝奶茶。”曾楷徽说。

  让曾楷徽备受全县关注的原因,不仅仅是他优异的成绩,还有高中三年所接受的新式教学模式。“我是我们学校第一届‘直播班’的学生,以前大家都很担心直播上课的效果会不好。”7月2日,曾楷徽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介绍称,他所在的班级从高一到高三上学期,上课一直是播放成都七中同年级班上的教学直播视频,“前40分钟看直播,后5分钟带班老师给我们总结知识点。”课后的作业也是由成都七中统一布置。

  在这样的教学模式下,尽管身在广西平果县,曾楷徽和同学们却享受到了其他省会城市的教育资源。这个由两所学校共同培养出来的高分考生,让家长和学校对这种直播教学,充满了信心。

  “直播班”里走出的高分学生

  作为平果县里最好的高中,2015年,平果县高级中学第一次引进了“成都七中全日制远程卫星直播教学班”。这一年,刚刚升入高中的曾楷徽,凭借着优异的中考成绩,成功入选。

  “当时学校和家长开会讨论,我父母没有什么意见,我就直接被安排到了这个班。”曾楷徽说,自己所在的平果县,在教育方面还是和其他省会城市有所差距,而直播班能让他们接受到同样的教育资源。

  从高一到高三上学期,每次上课老师就会给他们播放成都七中同年级班上的教学直播视频,“前40分钟放直播,后5分带班老师给我们总结知识点。”

  曾楷徽说,尽管是隔着屏幕上课,但老师讲课非常有意思,“信息量很大,知识点往往都是一遍就过,所以关键是课堂上不能松懈,一直要跟上老师的思考。”在曾楷徽看来,这种模式在教学上很有效,“但可能只针对成绩好、自制力强的学生才有效。”

  曾楷徽的班主任邓福禧向澎湃新闻介绍称,第一个学期下来,班上就有5名学生觉得不适应这种模式,选择了转回常规教学班学习。

  每学期结束后,全国各地的“直播班”都会举行网考,曾楷徽所在的班级每学期成绩都排在全国的前三名,这也让学校对这个班级充满了信心。

  邓福禧还记得刚刚接受这个班时的压力。“当时第一届只招35个人,选的全是中考中最拔尖的学生,所以我们压力特别大,担心直播班教不好他们。”邓福禧介绍说,成都七中直播班在各地都有,但教学效果良莠不齐,特别优秀的班级并不多。

  “我们一直要求学生保持规律的作息,有同学做不到。因为课上缺少互动,一旦跟不上节奏,就很容易走神、犯困。”而带班老师就在课堂上起到监督提醒的作用,课后给学生们做针对性的补充,“务必保证大家跟上进度。”

  带班老师要求大家课后多去答疑,务必把知识点全部弄懂,不过曾楷徽更擅长自己把问题想明白:“上完直播课,懂没懂只有自己知道。老师要求我们对自己负责,没弄懂的地方一个也不放过。一旦没弄懂的地方积压起来,后面就更听不懂了。”

  课后,直播班的作业由成都七中统一布置。“作业量很大,题目也更难,不过他们留给学生的周末和假期作业都很少。”

  曾楷徽说,他知道其他省会城市的学生假期里往往还有课外补习要上,而他则从来没上过补习班。“假期里我有时候觉得荒废了太多时间,就自己跑去学校上自习。”到高三几次全省联考后,曾楷徽发现自己已经是全广西省最高分段的考生之一。

  高考前一晚也失眠了

  尽管曾楷徽成绩优秀,但考前失眠的情况却时有发生,在高考前的一晚,他又一次失眠了,“我躺在床上想各种事情,有的和高考有关,有的没关,失眠到天亮了就去考试。”

  曾楷徽说,自己平时也没有感受到太大的压力,但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还是会失眠,高考前,他已经做好了失眠的打算:“我不去担心它,失眠也就没有什么影响了,我还是照常考试。”

  每次考试前,曾楷徽最焦虑的是做错不该错的题,“老师都说我很细心,我反而更害怕自己会犯错。班里的学习氛围也会有些压力,有时我看到别的同学卷子已经写完了,而我还没有写完,我就会觉得有压力。”

  此外,“好学生”的光环也让他倍感压力,“我很在意老师的评价,初中有一次因为考第一名被老师表扬,但很快又因为在宿舍里玩《三国杀》被批评,我就觉得老师看我的目光都不一样了。”

  为了缓解这些压力,曾楷徽会偶尔将注意力从学习中拉回来,专心打游戏。

  “高一高二的时候,基本上每个周日下午我都会打《英雄联盟》,主要是和同学一起组队玩,一边玩一边开语音和同学聊天,也能换换心情。”

  曾楷徽说,学校把大家的日程安排得很满,唯一玩游戏的机会就是周日下午,所以就抓住这个机会好好玩,而父母觉得他在学校很辛苦,也没有阻拦,“不过到了高三就彻底没空打游戏了。”

  在学校的时候,老师禁止学生带手机,有同学会偷偷带手机打游戏,但曾楷徽还是选择不带,“我自制力不强,只是比较适应学校的安排,该学习的时间我就认真学习,既然没机会玩,也就不去想游戏了。”

  无聊的时候,曾楷徽就在食堂看看新闻,有他感兴趣的欧冠和NBA比赛时,就找带手机的同学了解比分结果,“总之要时常提醒自己,要抵制电子产品的诱惑。”

  如今刚刚报考完志愿的曾楷徽,已经开始进入了假期生活。一边学车、旅游、看世界杯,一边也在忧心着未来的大学生活。“高三代表学校去参加全省物理竞赛的时候,我发现很多知识点我都没学过,都是大学的知识,当时觉得反正高考也不考,没关系,现在想起来,有点担心自己大学开学就会落后很多。”

  撇掉这些担忧,曾楷徽还是很向往未来的生活,“最期待的是能在大学谈一场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