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卡式磁带依靠教材捆绑仍有市场,到底是“必需品”,还是“摆设”?

  ◆ “小磁带”背后有“大浪费”:若1000万人每人每年买两盒磁带:①相关教育开支将达数亿元;②其总重量约2.4亿只塑料袋,约覆盖约200个足球场;③磁带总长可达170多万公里,可沿赤道缠绕地球40多圈

  ◆ 教材“减塑”需更多行动:让教材与磁带、光盘“解绑”,有组织地开展“回收行动”

  数字时代本应成“老古董”的卡式磁带、复读机,靠着与英语等教材的“捆绑”得以“续命”,每年还在大量生产、分发,又被大量闲置、废弃。这是《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今年“世界环境日”前夕采访发现的现象。

学生正在进行听力测试(来源/本刊)学生正在进行听力测试(来源/本刊)

  部分中小学英语听力教材同步配发磁带、光盘,这是目前全国多地推行的政策。受访地方教育部门人士表示,英语教育“捆绑”卡式磁带,意在照顾贫困家庭和贫困人口。

  但也有受访者为本刊记者算了一笔账。以2017年为例,全国共有在校初中生4300多万人、高中生2700多万人,还有数量更多的小学生和学前教育学生。如果其中1000万人使用卡式磁带和复读机,相关教育开支将达数亿元,而且每年产生的磁带外壳,折算成等重塑料袋能覆盖200多个标准足球场,沾满磁粉的塑料带能缠绕地球40多圈,学生们手中积存的复读机排起来有几百公里。

  多位受访专家和学生家长认为,卡式磁带、复读机因使用不便、效果不佳易被闲置,客观上浪费了资源,也增加了经济负担。使用磁带、光盘等产生的“海量”废旧塑料和电子垃圾,还对环境构成潜在威胁,更不利于通过教育树立“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的生态文明正向引导。

  因此,多位受访者建议,进一步推动语言教材与塑料等“物理介质”“解绑”,把自由选择权交给学生和家长。同时,可通过提供影音文件下载、新型电教工具替代、组织化回收并无害化处理等手段,推动教材“减塑”“限塑”直至“零塑”。

  “老古董”磁带成“摆设”

  长沙市民周先生的儿子念小学一年级,学校提供的教材里配发了卡式磁带。“为了孩子学习,我们专门买了一台百余元的卡式磁带复读机。建议学校提供电子影音文件,我们可以用电脑、手机、数码播放器等播放给孩子听,更方便。”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在网络购物平台上检索发现,卡式磁带复读机销售火爆。在某家网店,近一个月已有三万多人确认收货,发评论的买家多为学生家长,购买用途也多是用来播放教材配发的磁带。

  “自己小时候用的是磁带,没想到如今孩子也还在用磁带。”和周先生有相同想法的家长并不是少数,在一个中学生网络论坛上,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家长这样留言。

  本刊记者在多个学校走访发现,对于已习惯于运用各种电子数码产品的中学生们来说,磁带乃至光盘就像“老古董”,发到手上就基本上成了“摆设”。“复读机用起来麻烦,学校发的磁带我基本上没有用过,同学们也少有人用。”长沙中学生彭亦璇说。

  多位受访教师介绍,学校里每个班级都有电教设备,除了个别老教师会给孩子们放磁带外,多数教师上课已习惯采用电子白板,用电脑播放视频、音频。

  “英语听力磁带容易失真,音质很难保证,教学效果并不理想。”中学英语老师康桂林说。

  中部某省教育部门一位负责人介绍,中小学英语听力教材同步配发磁带,主要是为了照顾少数贫困落后家庭或地方。“听力教材使用磁带,是为了确保最贫困地区的孩子也能负担得起。”这位负责人说,发达地区可能觉得磁带已经“落伍”,但对于一些偏远地区的学校、学生来说,购买卡式磁带录放机的费用相对较低;即便在经济发达的城市里,一些家庭贫困的学生家中仍没有网络、电脑,他们通过磁带进行学习最便利。

  但本刊记者走访多地发现,即使在广西等地一些“国贫县、重贫乡、深贫村”,受益于脱贫攻坚体系化推进、电信资费大幅度降低、大众化数码产品降价等因素影响,贫困人群也开始日益普及各种数码产品、宽带乃至无线WiFi。

  据了解,目前多地为减轻教育负担,明确要求对初一年级学生免费发放磁带、光盘。对于一部分学生不习惯使用的,一些地方教育部门向各个学校明确要求“是否需要配磁带,完全由学生自愿”。

  但《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调查发现,虽然政策规定“自愿”购买,但一些教材出版商所提供的与教材配套的录音文件,目前仍只有磁带或光盘载体,只能通过购买磁带等获得与教材配套的学习材料。

  多位受访家长介绍,为方便孩子学习,他们或亲自动手,或将磁带、光盘送到专业录音室,将录音文件“模拟信号”转化为MP3等格式的“数字信号”,费时费力又费钱。也有人将转化的“数字信号”通过U盘或网络平台提供给他人复制。

  对此,经营相关领域业务的一些出版界人士提醒说,将磁带的录音内容擅自复制成数字化文件等加以使用和传播,均涉嫌侵权行为,可能面临法律纠纷。

  “小磁带”背后的“大浪费”

  曾当过中学教师的株洲市民刘国良给《瞭望》新闻周刊记者算了一笔账:

  一个高中学生在三年的学习中,至少要购买五本英语教材,部分学生还要购买选修教材,每一本教材都配有磁带。据他测算,一盒磁带价格平均7.5——10元,如果每个高中学生每学年买4盒磁带,那么,全国2700万左右的在校高中学生此项花费就可能达数亿元。“教材捆绑配套磁带、光盘的做法,客观上给学生和家长增加了教育开销。”

  多位受访者还对“小磁带”背后潜藏着的污染风险表示忧心。

  据测算,一只普通塑料袋重2——3克,而一盒卡式磁带重31克左右,相当于12只塑料袋。根据国家统计局和教育部最新发布的数据,2017年全国共有在校初中生4329.4万人。如果其中1000万人每人每年买两盒磁带,则需购入约2000万盒磁带,其总重量相当于约2.4亿只塑料袋。按照每个塑料袋0.06平方米计算,则能覆盖约200个足球场。

  还有受访者计算,磁带每秒运行长度约为4.76厘米,以常见的30分钟磁带为例,一盘磁带的录音带长度约80米。以1000万中小学生每人每年两盒30分钟磁带计算,磁带总长度可达170多万公里,可沿着赤道缠绕地球40多圈。

  另一方面,有了磁带,就得买卡式复读机。受访者计算,如果有1000万中小学生各买一台复读机,以每个复读机重200克计算,其总重量可达约2000吨。按照每个复读机平均厚度3.5厘米计算,排起来的长度约有350公里。

  多位受访教师和家长认为,尽管当前一些地方因有自主选择、替代方案可能减少一些卡式磁带、复读机、光盘等的消耗,但“塑料语言教学”大量消耗塑料和产生电子垃圾的污染风险不容忽视。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在长沙走访了多位街头巷尾捡拾或收购废品的人员,并联系了广州等地废旧塑料循环利用企业,登录了一些物资回收知名网站进行咨询,发现其对废旧卡式磁带均不感兴趣。

  在一家废品回收利用知名网站,本刊记者没有查询到任何有关废旧卡式磁带供需的有效信息。一位受访废品回收站经营者说,目前没见过专门买卖废旧卡式磁带的人,“偶有卡式磁带混进废塑料卖,大约几毛钱一斤。”

  本刊记者了解到,卡式磁带外壳塑料系高分子化合物,其结构稳定,不易被天然微生物菌降解。如果不回收并合理循环利用,混在土地中可能造成土壤污染,焚烧则会释放有毒烟雾和气体,易污染空气,影响人类健康。

  受访业内人士告诉本刊记者,即使到了终端处理环节,废旧卡式磁带也比较令人头疼。按照正确的处理方式,需要将磁带和塑料外壳分离,采用不同技术加工回收利用,费时费力成本高;卡式磁带外壳无法与光盘等共线处理,经济上不划算;此外,磁带处理更麻烦。磁带基材是塑料,记录层主要由磁粉和醇酸、丙烯酸、聚氨脂或聚酯黏合剂制成。一般的回收处理需要借助高温高碱性介质将基材与记忆层分离。这种回收处理方法生产效率低,回收处理过程易产生污染。同时,由于废旧卡式磁带过于分散,达不到大规模回收经济效益,尚无法采用更安全环保的回收处理工艺处理。

  教材“减塑”需更多行动

  “照顾农村和城市贫困家庭的初衷是好的,但‘一刀切’地配发磁带的方式值得考虑。建议让教材与磁带、光盘‘解绑’,出版商可给予‘物理介质’或者网络下载等多种方式,让学生自选。”中南大学社会学教授李斌说。

  在湖南,有受访学生家长说,在国家“限塑令”实施已十年的背景下,希望相关部门能提供互联网免费下载的音频文件,让学生使用数码播放设备学习。这不仅能减轻教育负担,更能减轻环保压力。

  “提供低价或免费电子下载资源,与配发有形的磁带、光盘所产生的收入和利润相比差距较大;录音磁带虽单价低、单位利润薄,但数量巨大,对相关产业来说,仍是一笔难以割舍的利益。推进电子下载影音文件,难处之一在于相关教材供应商等能否愿意让渡部分利益。”一位出版界人士坦言。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了解到,尽管存在阻力,但一些地方已开始行动。例如,上海初中、高中教材与配套磁带“解绑”。

  据介绍,从2017年秋季学期起,上海市中小学学生教材配套音频资料全面实现网络下载,覆盖小学、初中、高中三个学段,涉及100种教材,共计337个音频文件,配套磁带不再随教材一起配送到学生手中。

  考虑到当前尚有部分地区的学生可能需要磁带,上海市教委要求有关出版社生产部分磁带,由新华书店服务网点集中储备,学生或家长可自行购买。

  “语言教材都可采取这样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的教学方式,实现教材‘解绑’磁带、光盘,开发更符合环保理念的虚拟电子配套资源、云端下载等适合孩子学习的方式,探索适合各地实情的‘减塑’措施。”李斌说。

  广州一位从事废旧塑料回收利用技术研究的人士说,当前全国城乡居民手中留存的卡式磁带,除极少数稀有原版磁带等具有一定收藏价值外,以教学磁带为主的废旧卡式磁带总量有近100万吨,亟待采取针对性措施进行清洁处置并循环利用。

  “建议有组织开展‘回收行动’,将现存于各个家庭的废弃语言教学磁带、光盘统一收集并无害化处理、资源化利用,降低环境危害,弘扬环保意识。”李斌建议。(记者谢樱 苏晓洲 刊于《瞭望》2018年第2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