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科大二附院供图医科大二附院供图
肿胀并发炎的关节肿胀并发炎的关节

  ■本报记者 叶祯

  经过两个月的治疗,又过了快一年的康复训练,今年41岁的何先生(化名)终于能在家里拄着拐杖走一下了。20岁就患有痛风的他,差点就因各种并发症而一睡不醒。广西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以下简称医科大二附院)内分泌科主任、主任医师梁瑜祯教授提醒,不要忽视关节疼痛,有可能是痛风,需到正规医院去诊治,乱打针吃药会导致严重后果。

  四旬男子痛风并发症险丧命

  20岁时,何先生就发现关节开始疼痛,他并不以为然,同时也没意识到这是痛风,还以为是关节炎或类风湿的疼痛,他就到小区周边的小诊所去拿止痛药,或是打封闭。服药或打封闭后第二天,疼痛基本就消失了,这也误导了他对痛风的判断。每次疼痛时,他都是去小诊所打封闭或吃止痛药,甚至服用在路边购买的一些“神药”。

  痛风时,除了痛,没有带来其他的困扰。这也是何先生一直都不重视的原因之一。直到2017年4月份,40岁的何先生关节疼痛走不动,手脚的关节外皮破损,伤口一直无法愈合,有豆腐渣一样的东西漏出来。血糖高、肾功能也出现问题后,何先生多处寻医,最后在朋友的推荐下,他到医科大二附院内分泌科求医。

  梁瑜祯介绍,接诊后检查发现,何先生全身都是痛风石,除了关节,连肚皮都是痛风石结晶,同时还伴有败血症。“除了常规治疗方式,我们与骨科联合采用清创+负压吸引术,把痛风石剔除出来,促进了血循环,控制了他的伤口,并通过第二次植皮恢复伤口。经过两个月的治疗后出院回家,目前,他在家里已能拄着拐杖行走。”

  该院内分泌科主治医师黄济华介绍,何先生来医院时,1.68米的他体重100多公斤,由于他无法行走,医院派出5名医护人员通过活动担架,才把他抬上了七楼内分泌科病区。

  痛风日趋年轻化应引起重视

  据了解,我国痛风患者平均年龄为48.28岁(其中男性47.95岁,女性53.14岁),男女比例为15∶1,并逐步趋年轻化,约40%痛风首次发作年龄为30~40岁。超过50%的痛风患者为超重或肥胖。我国一项跨度2000年—2014年的荟萃分析指出,广西高尿酸血症的患病率超过20%。总之,我国高尿酸血症/痛风发病率的快速攀升和年轻化已是危害国民健康的重要原因之一。

  梁瑜祯介绍,痛风是一种代谢性的疾病,正常人血尿酸80%来自于自身代谢,20%来自于食物。机体血尿酸维持在正常水平具有抗氧化的作用,但尿酸不能太高,过高就会形成结晶,沉积在关节就会变成关节性痛风湿,沉积在肾脏里就会形成肾结石并损伤肾功能,还会损伤血管的内皮,会带来很多问题。痛风者易发生心肌梗死和心力衰竭,且高尿酸血症明显增加高血压、糖尿病、脑中风、肾病、心肌梗死和心力衰竭的患病率。

  据悉,长期痛风反复发作可导致关节僵直、畸形。尿酸盐所形成的痛风石,常沉积在关节,但也可沉积于身体其他部位。梁瑜祯提醒,痛风是有一定遗传倾向的,有遗传倾向但不一定会发病,健康的生活方式是防止痛风发生发展的有效预防措施。

  特色治疗精准解除病患痛苦

  据了解,医科大二附院内分泌科由国内著名内分泌代谢病学专家于志清教授于1995年2月创立,同时成立广西医科大学代谢糖尿病中心,是全国最早成立的四个糖尿病防治研究中心之一。

  多年来,经过于志清教授、王乃尊教授、夏宁教授、肖常青教授等著名教授的不断努力,现已成为国家临床药理基地、广西区内重要的内分泌基础和临床研究基地、广西医科大学内科学内分泌专业硕士、博士授权点。

  成立以来,内分泌科不断优化和拓展糖尿病、肥胖症、甲状腺疾病、肾上腺疾病、骨质疏松和遗传代谢病等领域的临床诊疗及基础研究,是集医疗、保健、科研和教学为一体的学科,2017年获批广西壮族自治区内分泌科临床重点专科建设项目。

  目前,该科室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及多项自治区科学基金资助项目。作为国家临床药理基地,承担有国内外共10余项新药的临床药理研究。

  据悉,内分泌科有很多特色治疗,对难治性、药物依赖性痛风性关节炎进行精准分型诊治同时兼饮食、运动、减重为一体的综合治疗,有效治疗痛风,可减少病患痛苦、避免关节畸形,提高生活质量。

  黄济华介绍,目前,医科大二附院有两台双源CT,对于顽固性痛风及难治性痛风,采用评估分级体系进行诊断,还可应用双源CT直观显示痛风结晶病灶,通过规范化针对治疗和个性用药控制痛风患者达标,预防痛风急性发作,改善高尿酸血症和痛风患者的长期预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