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3日下午,一场会诊在南宁市第二人民医院生殖医疗中心进行,然而专家身旁却没有患者。原来,通过蒲荷孕育专家云门诊系统,专家正与横县人民医院连线,隔空为当地患者看诊。据了解,这是南宁市第二人民医院生殖医疗中心实现的首例远程会诊。“云门诊”开通后,一些偏远地区的不孕不育患者在当地医院即可与南宁的专家“面对面”问诊,免去了跑腿之苦,降低了看病成本。

  专家隔空问诊

  患者如愿就医

  刘林泉(化名)家住离南宁100多公里外的横县。8月3日,在“云门诊”的视频“诊室”里,她坐在横县人民医院的诊室,通过视频讲述了她这些年的就医经历。原来,刘林泉结婚多年未孕,经检查她患有盆腔炎,双侧输卵管阻塞并积水。10年来,她和丈夫四处求医,但起早贪黑去大医院就诊,却挂不到专家的号;来来回回跑当地医院,也做过腹腔镜、双侧输卵管积水造口术等手术,病情却愈发复杂。

▲南宁市第二人民医院专家正远程为横县患者看诊。▲南宁市第二人民医院专家正远程为横县患者看诊。

  此次为刘林泉看诊的专家——南宁市第二人民医院生殖医疗中心主任丘映就患者的病情,进一步向患者本人和横县人民医院妇产科雷东兰主任进行了询问。整个会诊持续了半小时,丘映详尽解答了患者的疑惑,针对患者情况,给出了详尽的诊断和指导意见,并为其安排8月10日到该院生殖医疗中心进行第一代试管婴儿助孕治疗。“这一次不用跑来跑去了,简单有效看到大专家,心里踏实多了。”刘林泉开心说道。

  医疗资源不均衡

  患者看病很艰难

  等候时间长、看病难、来回折腾耗费体力时间和金钱,许多像刘林泉这样的不孕不育患者都面临这样的难题。究其原因在于目前已开展运营试管婴儿的医院数量少,医疗资源不均衡。20%的知名大医院吸纳了80%的患者,有些知名医院患者甚至需要排队3个月以上才能进周期(即从垂体降调节阶段到最后确认是否妊娠阶段)。从地域上来看,大部分有资质的优质医院又集中在发达地区以及部分省会城市。此外,生殖诊疗“战线”长,一些患者需要到医院问诊数次,有的甚至需要跑医院十几次,来回最少也需要好几个月,有人需要长达数年的时间才能完成治疗。

  二孩政策实施后,符合二孩标准的夫妻中不少女性已在35岁以上。这部分高龄产妇想怀孕,很多都需要辅助生殖手段。这也增加了大医院看诊治疗的人数。

▲患者在横县人民医院医生的陪护下,通过云门诊系统,接受南宁市第二人民医院专家会诊。▲患者在横县人民医院医生的陪护下,通过云门诊系统,接受南宁市第二人民医院专家会诊。

  患者可在当地医院

  申请“云门诊”

  这么多的患者都急切需要一个“桥梁”来解决自己的生育诊疗困境。丘映主任表示,互联网+生殖就医是国内生殖医学中心延伸服务出来的服务实体,这将有效解决外地患者就医难的问题。通过“云门诊”,患者所在地医生与外地专家可同时问诊,诊疗意见更细致、周到,更有针对性。“云门诊”既能优化就诊体验—— 一对一专家咨询,也能提高就诊效率——免去排队之苦,节省患者住宿路费等大量开支,在家门口就能看上专家。

  据介绍,目前,防城港市防城区妇幼保健院、北海市人民医院、南宁市武鸣区妇幼保健院、上林县人民医院、宾阳县人民医院均加入了“云门诊”的平台,在这些医院就诊的不孕不育患者若遇到诊疗困境,均可向当地医院提出申请,与南宁市第二人民医院专家预约“云门诊”时间,通过线上看诊确定治疗方案后,再进行进一步治疗。

  来源|南国早报记者雷倩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