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云南一个村子40多人涉“盲井式杀人”案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根据公开报道可知,近年来“涉毒村”、“诈骗村”、“造假村”等“整村犯罪”屡见不鲜,并呈现出作案手法专业化、科技化、暴力化等特征,犯罪嫌疑人以青少年居多,甚至有部分村干部也参与其中。

  基层干部及专家表示,农村传统规范失范、部分农村地区极端贫困,共同“滋长”出了畸形的“整村犯罪”。暴利驱使下的“整村犯罪”,蔓延出巨大的黑色产业链,“斩”不断“治”还乱。

  整村犯罪 团伙作案

  《经济参考报》记者梳理发现,当前我国农村社会治安整体基本平稳,但近年来出现的一些“整村犯罪”情况并非个案,诸如“杀人村”、“涉毒村”、“诈骗村”等时有报道。

  ——“杀人村”。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官方微博近日发布消息称,对涉嫌“故意杀人伪造矿难骗取赔偿款”系列案的艾汪全、王付祥等74名被告人依法向巴彦 淖尔市中院提起公诉。检方指控,该团伙跨6省区杀害17人。案件涉案嫌犯大多数来自云南省盐津县,其中40余人是该县石笋村人。

  当地有关负责人估算,石笋村所在的盐津县庙坝镇近两年来累计涉嫌“盲井式犯罪”的约有90余人,夫妻、父子、母子、兄弟、兄妹等近亲共同涉案亦不鲜见。

  ——“涉毒村”。据报道,6月13日凌晨,广东湛江市警方调集了600多名警力,对湛江开发区东简街道庵里村进行集中整治。警方介绍,庵里村在东简街道是 一个有着4000多人口的大村,无业游民多,在册吸毒人员有103人,各类负案在逃人员有20多人。2014年至2016年间,警方多次到庵里村查处赌博 案件和吸毒人员时,都遭到村民的阻拦和妨碍。

  广东省汕尾市陆丰县1999年和2011年两次被国家禁毒委列为涉毒重点整治地区,去年年底因制毒问题严重继续“带帽”。当地的博社、西山等村制贩毒犯罪曾达到“产业化经营、公开化生产”的程度,博社村更曾在2013年底一夜被广东警方缴获2.9吨冰毒。

  ——“诈骗村”。法制网一项调查显示,“诈骗村”在我国多地频现。以“重金求子”等电信诈骗为主的江西省余干县、以电话冒充熟人诈骗为主的广东省电白县、以盗用QQ冒充亲友诈骗的广西宾阳县等都曾出现过“整村犯罪”的情况。

  作为全国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重点整治地区之一,海南儋州市电信诈骗活动已形成完整的产业链。2015年9月8日,儋州市出动近300名警力对南丰镇南茶村展开围捕行动,抓获涉嫌电信诈骗违法犯罪嫌疑人30名。

  ——“造假村”。去年有媒体披露,河北省石家庄市附近一个叫耿庄的村庄有40余年的“假日化生产史”。据统计,单是耿庄的假洗衣液年产量就能达到1800 万箱,流入市场后产生的年利润接近1亿元。这个地少人多、以自家作坊为组织形态的村庄,形成了一条完整的日化用品造假产业链。

  相关专家介绍说,近几年,“整村犯罪、团伙作战”在农村犯罪中占有相当一部分比例。当前农村犯罪呈现出两极分化、隐患点多面广、局部井喷的趋势,已成为我国社会不稳定因素的重要来源,亟待引起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