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岁的付宗立是广西东兰县花香乡弄兰村的一个普通农民,家中有88岁的老父亲和84岁的老母亲,因为身体劳损,付宗立从去年开始就没有外出打工了。对于这个贫困家庭来说,经济压力陡增。

  从2015年4月开始,付家的低保也突然停发了,而且符合领取基本养老金条件的母亲多年都没领到这笔钱,村干部解释说是因为他母亲没二代身份证办不了手续。

  铆着一股劲儿,付宗立决定把母亲拉到离家1个多小时车程的乡派出所办理身份证,谁知办好身份证后,他却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他和家人的利益受损是因为身边一直存在着腐败的“苍蝇”。

  低保无端被撤 把村民逼成了“侦探”

  弄兰村位于东兰县东南部,是一个山多地少的贫困村,2015年全村2163人的年均纯收入为3786元。4月12日,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来到山坳里的付宗立家时,手机已接收不到任何信号。

  2011年7月,东兰县在广西率先成为新农保试点县,该县农村60岁以上老人可每月领取基本养老金。每月县里的城乡居民社会养老保险所都会将养老金打到农村居民的养老保险金存储卡上。但付宗立84岁的老母亲一直没有享受到这一政策,这让他有些想不通。

  去年4月,付宗立家一直领取的低保突然没有缘由地停发了,想到之前母亲的基本养老金也一直没能领到,付宗立决定向政府部门讨个说法。他多次找村干部交涉并到县乡民政部门反映情况,有人告诉他说,他母亲办不了养老金是因为没有二代身份证。

  20多年前,付宗立的母亲因病导致精神问题,以前乡里下来给村民办身份证时,母亲不配合照相就一直没办。这次付宗立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帮母亲把证办下来。

  2015年10月的一天,付宗立找到村里一个司机,想让其帮忙拉母亲到乡派出所去办证。正在跟司机谈车费的时候,弄兰村党支部书记滕志伦恰好在旁边,听说付宗立要带母亲去乡里,他便劝道,老人家年纪这么大了,还是不要折腾了,隔壁村子有个老奶奶也是精神有点毛病,结果出门坐车到半路跳车摔死了。

  听完村支书的这番话,付宗立觉得有些奇怪,但他没有理会,依旧坚持拉母亲去办身份证。

  2015年12月,母亲的身份证办下来后,付宗立到县社保局给母亲办基本养老金。谁知工作人员接过身份证后一查,发现他母亲的名字早已录入系统,而且系统显示他母亲的养老金已经发放了4年。究竟是谁冒领了这笔钱?在社保局的系统中,他还看到村民傅耀茂、陆秀娥等人的名字,这些人也都是长期没有领到养老金。

  又惊又气的付宗立抄下了母亲的养老保险金存储卡账号,去银行查账。银行工作人员告诉他,就在前两天,还有人在大化县板升乡农村信用社从这个账号取走了200元。他来到板升乡农村信用社要求调取监控录像,信用社工作人员表示他们的内部监控不能给他看,但可以跟他描述取走这笔钱的人长什么样。听到对方说取钱的是一个白头发、大脑壳、戴着眼镜,大概60岁左右的男性时,付宗立立刻反应过来,这人不就是村支书滕志伦吗?原来低保被撤、养老金一直领不到竟是村支书捣的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