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日,柳城县女子邓某涉嫌利用网络骗婚一案在柳城县法院刑事审判庭开庭审理。只有小学文化的她骗了多名男子,但她并非用了什么“高明”招数,也并非她美如天仙,她只是利用了受害人急于结婚的心态。在她的骗局中,受害的不仅是她的三名“未婚夫”,还有他们背后的家人……  

  给了彩礼“未婚妻”竟失踪

  今年年初,陕西人秦先生的表弟通过微信“摇一摇”,认识了一个自称叫“邓丽婷”的柳城女子。“邓丽婷”自称已29岁还未结婚,因为年纪大了,想要安定下来生活,十分渴望找个合适的人结婚。

  想到秦先生也是30岁出头,也是年纪大了婚姻还没有着落,早已焦急,表弟便将她介绍给表哥认识。

  经过一个多月的网上聊天,双方情投意合,便以“未婚夫妻”相称,谈起了婚嫁。让秦先生意外的是,“未婚妻”似乎比他还要心急,总是催着他到柳城县来上门提亲下聘礼。

  对此,秦先生也有过疑虑。但“邓丽婷”多次表示,“要订亲就快点来,不然就去找别人了。”

  想到自己和“邓丽婷”聊得这么合适,而自己的父母看了“邓丽婷”的照片后,也对这个“未来儿媳”很满意,秦先生便下了订亲的决心。

  今年3月10日,秦先生和表弟两人乘坐火车千里迢迢从陕西来到柳城县。不过,这次“见家长”被安排在了柳城县某个饭店,而非“邓丽婷”的家中。让秦先生安心的是,这次见到了邓父,而邓父对他们婚事的态度也让他欣喜,“你们年轻人看着合适就自己做主,我没有意见”。

  次日,秦先生便购买了价值1万多元的“三金”定情信物,及订亲彩礼2万元现金,交给了“未婚妻”。双方约定晚上相见。

  怎料,当晚秦先生在宾馆等了两个多小时,仍然不见未婚妻回来。拨电话打不通,网上居然也联系不上对方。

  订亲的欣喜转化成焦急的等待,这让秦先生害怕起来。怎么突然失联了,难道未婚妻遭遇了不测?想到这里,秦先生跟表弟商量着报了警。

  “未婚妻”还有俩“未婚夫”

  柳城县公安局民警侦查后发现,“失联”的“邓丽婷”真名叫邓某,而除了秦先生之外,她竟然还有两个“未婚夫”。

  其实,见秦先生时,邓某安排在饭店见而不是家中,是有原因的。

  因她之前刚在家中骗了另一个“未婚夫”——桂林男子黄先生,怕才隔一个多月,邻里知道她又找了另一个“未婚夫”会说闲话。

  黄先生也已过而立之年,十分渴望结婚。2014年底,他通过某婚恋网站认识了邓某,邓某这一次看到黄先生家离得近,倒也没用假名。网聊一番后,双方是一个恨娶,一个恨嫁。

  也是才认识1个多月,邓某就催促黄先生来提亲。

  黄先生也曾对心急的邓某心存怀疑,甚至还让自己在柳城的亲戚帮打听邓某其人。当得知确实有邓某存在后,他安心了。

  今年1月中旬,黄先生从桂林来到柳城县邓某的家中后,邓某一家很满意这个“未来女婿”,这更让黄先生心定。然而,当黄先生给了3万元彩礼和1700元金戒指,认为婚事定下来了,媳妇也定下来了,正憧憬美好生活开始时,“未婚妻”失联了。

  醒悟自己上了当,黄先生随即报了警。

  而邓某的另一个“未婚夫”则是来宾男子肖先生,他的情况与黄秦二人有些不同。

  2013年,肖先生和邓某在网上认识以后,邓某一直催促肖先生要结婚。2014年,邓某在柳州租了间房后,还谎称这房子是自己买的,并以搬新家的名义,请肖先生一家亲朋上门,并收了“亲家”送的共计8000元的份子钱。

  也正因为关系都发展到了这一步,当邓某问肖先生借3万元时,肖先生没有拒绝。可他没想到,轮到自己催促邓某去领证结婚时,邓某却突然提出了分手,钱也久欠不还。

  [相关报道]

  北海:被嫌弃不性感 女子杀害男友并将其命根割下

  老同学重逢后酒后乱性 女子骚扰男方家庭被诉

  梧州:男子被8名大汉绑架 索要1800万否则活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