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报道:

  广西:暴发户冒充公务员打砸医院殴打医生

  男子关节脱臼 医生让先拍X光起争执将医生砍成重伤

  本报记者 庄庆鸿

  “5月28日到6月7日十天内,我国连续发生了9起伤医事件。与此同时,十天内约有两亿人次患者正在接受治疗(以2014年统计数据估计);53名医护人员为了诊治首例输入性中东呼吸综合征,冒着被感染的危险,轮班救治、看护病人……”

  这是中国医师协会、中华护理学会6月9日发出的声明,但6月16日,伤医事件继续发生。在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西院,一名放疗科男医生被一名鼻咽癌患者泼汽油致大面积烧伤。

  “暴力医闹”为何屡禁不止?多地一线医护人员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在他们眼中,“暴力医闹”往往源于对医院、医护人员的“三重”误解和有罪推定。

   “为什么要先怀疑医生?”

  在接受记者采访的医护人员看来,造成“暴力医闹”多发的第一重误解,是一些人缺乏医学知识,进而对医护人员诊疗行为进行“有罪推定”,比如在了解具体情况前,就武断地认为“医生故意黑心收钱”、“故意延误病情”等。

  在山东淄博工作的青年医生陈敏(化名),就曾被患者“冤枉”过。

  有一次,他给一名有股骨头坏死可能的患者开了检查单,却被患者家属质疑“乱开检查”。“核磁共振,是发现确诊最早期股骨头坏死的好方法。患者家属不具备基础的医学常识,必要的检查不做,为什么要先怀疑医生?”

  中国康复研究中心北京博爱医院医务处负责医院纠纷工作的郭绍来分析,医闹的形成原因之一,就是部分患者对治疗目的抱有过高期望,治疗未达到期望后,患方不能接受治疗结果。

  “每个病人的症状千差万别,不可一概而论。而且在一些重症绝症、突发症状面前,医学不是万能的,但往往病人家属无法理解,部分不负责任的媒体报道,更会加深医患之间的误会。”该医院急诊科护士长王淑华说。

  急诊科往往是一家医院医患关系最紧张的部门。今年春节期间,北京博爱医院急诊科接收了一名醉酒病人,输液的护士被他打伤。“他踹护士一脚,我们还得给他去输液,他毕竟是病人。基本上,时隔一两个月,就会发生一起患者不讲理、动用暴力的事件。”王淑华说。

  王淑华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目前大城市的三甲医院患者就诊需求量巨大,医院的资源有限,长年处于“供不应求”的超负荷运转状态。

  “还有一些老百姓对医院的基本就诊流程缺乏了解,认为只要一来到医院,就得先让他看。在这种情况下,就需要医务人员耐心地安抚等待的病人,医护和患者之间互相体谅。”

  北京积水潭医院烧伤科医生“烧伤超人阿宝”也在微博上表示,患者不宜对公立医院医生提出过多“嘘寒问暖”式的要求:“医疗服务最核心的内容是诊疗技术和治疗效果,公立医院‘优质廉价’是不争的事实。”“之所以缺乏嘘寒问暖的服务,恰是因为太质优价廉,导致业务过于繁忙。”

  王淑华呼吁,需加强对公众基本医疗常识的普及。郭绍来认为,一些新闻媒体的负面报道推助了不良风气、激发了潜在纠纷,使医患间“信任缺失”的情况更加恶化。“我们也期望媒体在医疗事件报道方面可以更加谨慎、尊重科学。”

  “其实医院内部不都会自我包庇”

  医护人员认为,造成“暴力医闹”多发的第二重误解,是认为“行政、司法等力量与医院勾结,包庇医院”。

  北京某著名三甲医院主任医师、教授林芳(化名)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我们医院发生的医患矛盾,分为三类情况:第一类是投诉,数量最多,分为有效投诉和无效投诉,无效投诉是指我们完全不存在问题的。”

  “第二类是医疗纠纷,当患者明显投诉医疗问题而且有赔偿要求的就是医疗纠纷。第三类是医疗事故,把纠纷认定为是我们责任的,就成为事故。一般这种认定有第三方认定、医院医疗委员会认定等。”

  “其实在医院内部,并不像外界所想象的那样都会自我包庇。”林芳说,“如果是医院责任的,通常不会推诿责任,第一时间就会和患者直接沟通赔偿数额。而且科室内部会作为案例分析。但大多数情况下,责任认定会有困难,或者不是医院的责任。”

   怎么区分医闹和患者家属合法范围内的医疗纠纷?

  郭绍来把“医闹者”定义为:“以(冷)暴力等干扰医院正常诊疗秩序的方式,胁迫医院满足其不合理要求的个别患方。”“他们的行为特点是有不合理需求、干扰医院正常诊疗秩序的方式、不通过正常渠道解决。”

  郭绍来认为,“医闹”发生的原因之一,是有的患方“无力承担意外风险或治疗失败的带来的经济损失,企图通过胁迫医院的方式获取赔偿”。

  相关评论:

  时评:必须严惩烧伤医生行凶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