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西部重要干道宝安大道昨日突发严重事故:一辆北行泥头车在宝安大道新和路口与横穿路口的三辆单车发生碰撞,当场造成二死一伤。

现场一辆单车已被碾压变形。南都记者 徐文阁 摄现场一辆单车已被碾压变形。南都记者 徐文阁 摄

  深圳交警表示,事故双方责任目前还需要进一步认定。而一男一女的两名死者中,一名是60岁的杨某,而另一名是年仅10岁的宝安一小学四年级女学生李某。

   伤者讲述

  行人违规过马路

  泥头车涉嫌闯黄灯

  昨天的事故现场,不少人目击了泥头车碾压后的惨剧。“小孩的头直接轧扁了,然后那个男的也被卷进去了。”目击者黄先生说,被撞亡女童身上还穿着深圳校服。

  昨日下午,南都记者获悉事故中受伤的群众被送往了福永人民医院。记者随后赶往医院了解到,伤者陆先生被确诊为左外踝骨折,经过3个多小时的手术,目前仍在等待进一步的检查结果。“医生说等结果,还不知道脚趾头能不能保住。”

  据陆先生介绍,他今年36岁,广西人,在福永街道永福路附近的一家工厂打工。昨日中午12点左右,陆先生骑着一辆红色自行车从工厂回家,“家在金菊路上,所以得穿行马路,这是上班回家的必经之路。”但南都记者发现此处并没有斑马线。

  当陆先生赶到路口时,天桥上已有不少行人,其便在桥下等红灯,随着车流横穿马路。“当时至少有10辆自行车和电动车在我旁边。”陆先生回忆说,当红灯闪起时,其看着前面有几辆电动车启动往对面走,他便随着车流往前走。在行驶至离对面还有两车道的位置时,一辆泥头车呼啸而来,猛地撞向人群。“我当时下意识地掉了头,然后侧身倒下,好像是车轮子把我脚轧了。”回忆起事故发生的一幕,陆先生仍心悸不已,“如果没有掉头,可能就被撞得结实了。”

  事故到底是何原因所致,南都记者昨日未能联系到当事泥头车司机讲述,这名司机事发后已经被控制调查。

  另一个目击者说法则是怀疑泥头车司机闯黄灯。

  受访市民黄先生声称当时坐在公交车上,恰好跟在泥头车的后面。据他回忆,事发时,附近的这所学校刚刚放学,路中间也站了很多违规过马路的行人。而当泥头车经过路口时,红绿灯正准备转灯,其他车已经开始慢慢减速,唯独泥头车直接冲了过去。

  他回忆,“泥头车也不算很快,四五十公里那样子,就闯了一下,没刹车就冲过去。”当问及是否当时有看到闯红灯,黄先生说,“应该是闯黄灯。”

   现场观察

  天桥就在50米外 但横穿马路者众

  事故现场的十字路口是不少市民上班、回家的必经之路。据天桥附近一商铺老板介绍,每天都有不少骑单车、电动车的市民横穿马路,“主要是省事,这个天桥离宝安大道两侧的路边还有些距离,有些骑车的就直接从马路上穿过去。”

  记者发现,事发地是一个“Y”字路口,仅仅宝安大道就是双向十车道,但现场并没设有斑马线,行人要过马路只能走人行天桥,离事发地点也不到50米。

  两死一伤的事故虽然还历历在目,但马路一解封,不少行人依然一如既往地违规横穿马路,甚至有些还踩在刚才的血迹上。

  此外几名骑单车与电单车的市民则表示,虽然政府有建设天桥,但上桥尤其是推着电单车上桥颇为不便,大家都是形成习惯看着车流较少时候穿过对面,具体方法就是看有人带头,后面的单车就跟随前行。

  记者注意到在事发路段附近,前后1公里多的地方才有横穿斑马线,如果事发地附近居民想横穿马路,那座人行天桥是唯一的通道。据现场群众介绍,金菊路上大多是住宅区,而在对面的永福路附近有几家工厂以及两所学校,每天在马路两边穿行的人流量巨大。

  现场有多名居民呼吁路口交通管制不力,要求交警在高峰期设岗疏导交通,昨日交警发布会上暂未对此作出回应。

   交警通报

  泥头车2010年以来有25宗交通违法

  交警通报称,肇事的粤BE3358号泥头车自2010年以来已有25宗交通违法被查处。车属单位是深圳市安平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目前,肇事司机欧某坤已被宝安交警大队控制。欧某坤,男,34岁,广东省阳东县人。目前,事故在进一步调查处理当中。

  南都记者随后在宝安区交警大队院内,见到了被扣留的肇事泥头车,这辆泥头车左侧前一米高的前后轮上,分别可以看到碾压的迹象,而后轮内侧轮胎则是血红一片。

  此外还有两辆被轧得扭曲变形的小轮单车、一辆相对受创轻微的电单车。两辆单车分别是红色和蓝色,伤者陆某事后向南都记者确认,当时自己所骑的单车是红色那辆,而骑电单车的男子则当场撞亡,据此推论可知,蓝色的小型单车是女童李某所骑。

  这部矮小的蓝色单车,上面的销售标签仍清晰可见,显示为金域豪庭康乐车行,经搜索发现,这是一个事发地东侧500米左右的车行,位于两个小区楼盘之间。

  遇难女童李某事发时或许正在归家途中。

  统筹:南都记者 李晓敏 采写:南都记者 刘晨 李晓敏 贺达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