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伴去世了,我现在成了没家、没房、没工作的‘三无老人’,如果要不到欠的钱,公安部门也不立案,我也不想活了,就死了算了。”11月12日下午,来自广西北海的71岁老人刘治国,躺在债务人在海口时代广场的办公室内,手拿自己的遗嘱向人民网海南视窗记者反映,他已经连续不吃不喝绝食绝水4天了,希望通过这样方式逼债务人出面及警方注意。当天,海口市公安局金贸派出所出警后认为,刘治国的报案是一起民警纠纷,建议通过法院起诉处理,不应有过激行为。

广西71岁老人海口讨债 绝食4昼夜逼债主现身(图)广西71岁老人海口讨债 绝食4昼夜逼债主现身(图)
刘治国写下的遗嘱刘治国写下的遗嘱

  刘治国介绍,2009年,他受利益驱使,通过海南新融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工作人员王某,认识了该公司法人代表孙某,以月息1.25%(年息15%)开始陆续借钱给孙某个人,并每月获取相应利息,至2013年,刘治国共计借款给孙某本金共计80万元。但是,从2013年8月开始,孙某开始停止支付利息。

  “2013年年末,我老伴得了尿毒症,我四处借钱将近100万元,通过黑市买肾,给老伴换肾。”刘治国说,他为了还钱,2014年1月从广西来到海口向孙某索要本金及利息,当时,孙某通过抵押自己的奥迪汽车,筹款25.5万元给刘治国。

  “2014年3月,我老伴又要第二次换肾,我连房子都抵押了,又到处借了将近100万元,再次通过黑市买肾,给老伴换肾。”刘治国说,那时他已经倾家荡产了,4月份只好又来海口向孙某索要本金及利息。“当时要不到钱,我就向海口市龙华区人民法院起诉,由于我给不起起诉费,以及孙某写了一份还款计划,因此我还是撤诉了。”刘治国说,根据孙某的还款计划,本应在今年10月1日、11月份以及明年元旦分三次还清余款,但直至11月初,余款孙某分文未还,并且开始不接刘治国的电话。

  11月8日,刘治国情急之下赶到海口,此时,海南新融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地址已不在交行大厦13楼,刘治国到处打听才知道该公司的办公室已搬至海口国贸大道时代广场鑫融达典当行二楼,于是,他带着行李来到孙某的办公室,而办公室内却空无一人,他当即在办公室内住下。11月9日上午9时至今,刘治国通过不吃不喝绝食绝水的方式逼孙某现身。

  “今年8月,我老伴最终还是去世了。孙某欠我的是救命钱,我现在也不想活了。”刘治国拿着一份自己打印的《遗嘱及声明》说,他也试图向公安部门求助,但辖区金贸派出所了解情况后并未立案。他说,孙某共欠他54.5万元本金及11.79万元利息,如果孙某还不出面或是派出所不立案,他会一直绝食绝水下去直到死去。

  11月12日,记者多次电话、短信联系孙某,但对方既不接电话也未回复采访短信。孙某办公室所租的鑫融达典当行的工作人员也表示,已有2周时间未见孙某,而刘治国老人住在公司楼上对公司正常工作也造成不利影响。

  12日下午,记者前往海口市公安局金贸派出所对这一事件进行了解,民警认为,这是一起民事纠纷,根据相关规定不能给予立案,刘治国可以前往法院起诉,通过法律途径主张权益,不该用绝食绝水这种过激方式。(记者吉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