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贞韩植发,发现美好守护者的故事

  “会生活的人在上亿次的重复之中,去感受到毎一次的不一样。”这句话很适合贞韩植发医护团队。他们每天花十几个小时,和无数的头发、毛囊打交道,无论是头发分离师、培育师或者种植师还是护士长,他们每天的工作就是呆在手术室、工作间,或者穿梭在贞韩植发整栋大楼里上上下下,日复一日的重复相同的工作。

  是什么样的美好,让他们在单调的重复中依旧对生活和工作保持热情,看完他们的故事你会找到回答。

  “管家婆”式的操心让部门运作更顺畅

  莫丽丽作为贞韩植发护士长,她的工作跟其他的护士有些许不同,其他护士的工作都是在手术室里完成,而她却还要在整栋大楼里穿梭。如果每日要完成一万步的锻炼目标,那她完全不在话下。事关部门的大小事情她都要操心处理,安排手术、医护排班、手术器械日常护理、病例检查、护士工作是否到位,病人是否照顾周到,甚至连发友租借充电宝归还失败的问题,都是莫丽丽要操心的事情。

贞韩植发护士长莫丽丽贞韩植发护士长莫丽丽

  那些看似琐碎、普通的事情,维持着整个医院手术部门的正常运作,所以莫丽丽不允许自己出现任何的差错,只有稍有疏忽,就会造成很多工作环节混乱脱节。

  每天精力高度集中地处理各种事情,为解决大大小小的问题奔走忙碌,让莫丽丽也有感到疲惫的时候。她笑称自己就是一个“管家婆”,每天不但要操心工作上的事,连自己部门的小伙伴失恋了,或者生活出现了问题,她也会关心询问。“想到我们有那么多可爱的同事,他们每天做着反反复复的工作,却很努力,表现得很好,作为‘家长’的我也就没有什么理由懈怠了。”

  这就是莫丽丽眼中的美好。同事的可爱、上级的爱心,每天重复又充满“小意外”的工作,让她过得充实和满足。

  发友的鼓励坚定了干好分离师的信念

  跟护士长相比,贞韩植发毛发分离师黄高州的工作就显得单一多了。当医生提取毛囊后,她会把取出来的毛囊上附带的多余组织分离、清理干净,分离好干净的毛囊之后才可以进行种植。每根毛发与毛囊都细小无比,每次分离都以“千”为单位,她就坐在分离台上一根根操作。

分离师黄高州准备进行分离工作分离师黄高州准备进行分离工作

  但面对细小的毛发,黄高州并不觉得分离工作有什么难度,难的是几乎每天都是连台手术,这就需要一整天都坐在操作台,头一直低、手一直动,眼睛一直在亮光下工作,很容易就会感到疲劳。别人都是按小时来计算工作时长,黄高州说“我的工作时长可以按天来算”,有时候做完这个工作,时间就已经从白天到了黑夜。

  黄高州当初是因为一个发友对她说“这么年轻累一点又怕什么”而当起了分离师,这个工作虽然辛苦,但她也因此找到了自己在贞韩植发的价值。谈论起美好,她觉得接触到的无数发友都是美好的存在。

  几乎能记住所有客人的种植师

  当分离师将毛发分离干净,植发的工作就交到了种植师的手上。

  种植师盖盖从事这个工作已经有7年了。她每天需要做的就是术前旁观设计方案,记录发友需要种植的面积和单位数、毛囊资源的分配情况,然后制定具体的执行方案,方向、密度、深浅度都是由种植师把握。

准备进入手术室的盖盖开启了她一天漫长的种植工作准备进入手术室的盖盖开启了她一天漫长的种植工作

  7年,可以让一个小姑娘长大成熟。 有时候遇到比较难种植的头皮,可能会花上9-10小时的时间,种植的时候和发友单独相处,就会陪他们聊聊天打发时间,发友会告诉盖盖为什么来植发,植发之前自己的遭遇之类的,碰到有趣的发友还会天南地北的聊,渐渐地盖盖觉得这份工作很有乐趣,甚至还能增加很多阅历,更了解自己的发友之后更能多为他们着想。

  只有小人物,没有小角色,每一个人背后,都有一颗默默坚持的灵魂,无论在哪个领域,有时候坚持就能让普通的小人物出彩闪光。贞韩植发医护团队用自己的坚持,在整个医院的运转中发光发热,用他们的价值创造小美好,也给所有有需要的发友带去小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