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晚报讯(记者 李宗文)“正是多年来的心灵陪伴,巫老师与广西制作团队结下深厚的亲情。我们有时聚在一起,有时不在彼此身边,巫老师保持了与我的书信往来,11年58封亲笔书写的信函犹如一封封家书 ,凝聚了一位老人的叮嘱与教诲。”8日,“一代大师巫漪丽追忆音乐会”在南宁举行,与巫漪丽交往甚深的南宁人,同时也是知名录音师的杨四平回忆说。

巫漪丽生前与杨四平合影巫漪丽生前与杨四平合影

  1

  新加坡相遇,巫漪丽称遇到“知音”

  巫漪丽是新中国第一代钢琴家。她是《梁祝》首位钢琴伴奏缩谱编写者与首演者。她曾获第五届“世界杰出华人艺术家大奖”。甚至高中教材里也出现了描述巫漪丽一辈子只钟情钢琴的“一生只守一架琴”的课文……今年4月20日,巫漪丽与世长辞。

  1993年,巫漪丽在同行的引荐下定居新加坡。新加坡音乐家协会的唐翎曾这样对媒体说:“这些年巫漪丽在新加坡一直很低调,以至于很多人都不知道她过去的成就。艺术的第二春发生在2008年,一个来自广西叫杨四平的录音师找到了她。”

  原来,曾经为美国费城柯蒂斯音乐学院的西莫尔·李普金等多位国际大师录音的杨四平,一直想做一张用西洋乐器演奏,但又有中国韵味的专辑。通过对中国音乐史的研究,他不远万里找到了新加坡。

  当年,杨四平亲自扛着重达100多斤的器械来新加坡为巫老师录音,从此开启了长达11年的友谊。杨四平回忆说,巫老师当时弹了肖邦的《摇篮曲》。杨世平说:“这首曲子弹的是您的一生啊。”巫漪丽听了立即走过来拥抱了杨四平,说“找到知音了”。

  2

  广西音乐人成为巫漪丽的“伯乐集团”

  在沟通中两人对钢琴音乐的理解都有一样的感受和共识,对如何用西洋钢琴讲述好中国故事都有一种强烈的兴趣和冲动,为此杨四平为巫漪丽策划录制了两张专辑,记录了巫漪丽从最初的演奏西洋作品到研究演奏中国作品,再主攻 “西洋乐器中国情”的心路历程, 彰显第一代钢琴家最伟大的觉醒和认识,唤醒钢琴引入中国的思考。正如在2013年第二张专辑发布会上媒体所说的“这声音鲜活又纯净,每一个音符都像是裹着芬芳的露珠在荷叶上跳动,同时又有中国韵味……”钢琴在巫漪丽的演奏下同样可以表现中国人的情怀,行中国腔,走中国韵,感动中国人。

  这些共识使杨四平成为巫漪丽的忘年交,并被她喻为“知音”,也牵出了巫漪丽与广西的一段情缘。2011年杨四平与李汉金、彭民雄、王民基等有识人士在广西容县组建了全义务形式的录制团队,也就是被巫漪丽说的“伯乐集团”。由李汉金提供的钢琴和场所建成了两间专业录音棚,棚内均配置了世界顶级9尺钢琴。从2011年直到2017年7年,巫漪丽多次来往于广西和新加坡之间,分批分次系统录制,其间收录了大量试奏和创作素材,其中就有巫漪丽最为满意、尚来不及出版发行的《梁祝》。

  巫漪丽与广西制作团队在艺术理念上高度同频。她把广西当成了她的第二故乡。她在广西录制完成,2013年出版的《一代大师2》获得“中国10大发烧唱片奖”,巫漪丽也因此荣获了“个人艺术成就奖”。此外,巫漪丽对广西本土音乐也情有独钟,亲自改编并演奏了钢琴版刘三姐主题曲,取得巨大成功。

  3

  感谢南宁音乐人,“这双手是你发现的”

  当天的追忆音乐会上,来自全国各地的音乐人回忆了巫漪丽的往事。杨四平告诉大家:“港珠澳大桥的那次演出,她以大桥为背景拍了一张手的照片发给我,并留言:‘这双手是你发现的,生命不息,音乐不止。’”杨四平告诉记者,这是巫老师给他的第57封信,至今他还感叹那双手很苍老,但一到琴键上却变得有力无比。

  在杨四平看来,巫漪丽最感动人的是人格魅力。“她出名前的收入只有教学生获得,一堂课50块钱。她也不讲究吃穿,一顿饭只吃五六个馄饨。她一个人帮助新加坡的同济医院募捐到折合人民币4300多万元的善款,超过很多一线明星,可是她自己却连个专门的保姆、保健医生都没有,真的是一生只守一架琴。”但他也回忆,巫漪丽特别时尚,她会和工作人员要求买哈根达斯,但只买一根,只为尝尝鲜;她还曾和工作人员一起坐跑车,主动要求把敞篷打开……

  谈到巫漪丽的去世,杨四平颇感惋惜,“巫老师在2018年岁末的来信中,不到100字的一段文字里竟两次写道‘我吃不消了’‘我真的吃不消了’。老师渴望艺术舞台,希望传播她指尖的神韵,但绝不适合在娱乐的舞台上,供收视率为上的娱乐行业工作者任意摆布。毕竟她快90岁了,她太老了,她这一生太难了”。

  另外一位巫漪丽生前好友邓文英特意从深圳赶来参加追忆会。在她的记忆里老人非常随和,“我陪巫老师来南宁,到房间看她,发现她脚肿得很厉害,只能穿男士的大号鞋子。我就想帮她穿,没想到她婉拒了。她说,如果这点事情还劳烦别人,她就是一个废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