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7日,京剧《春秋二胥》在南宁参加第29届中国戏剧梅花奖竞演。记者 周 军 摄4月17日,京剧《春秋二胥》在南宁参加第29届中国戏剧梅花奖竞演。记者 周 军 摄

  广西日报南宁讯 (记者/赵娟 袁莺)梅花奖竞演渐入佳境,4月17日,上海京剧院的新编历史京剧《春秋二胥》、浙江小百花越剧团的《飞·越》折子戏专场分别在南宁人民会堂和自治区政协同心会堂上演。戏剧家们倾情演出,令观众尽情领略戏剧艺术之美。

  《春秋二胥》是以春秋时代一对相敬相惜的好朋友伍子胥与申包胥因为家仇国恨而相互纠葛的故事为题材,以史实为骨架、以人性为血肉创作而成的一部厚重的历史悲剧:太傅伍奢触怒楚平王,满门三百人被无辜斩杀。在申包胥帮助下,伍奢次子伍子胥作为伍门唯一幸存者逃出楚国,申包胥因此下狱。19年后,伍子胥从吴国借兵杀到楚都郢城脚下。楚国新君楚昭王从死牢中赦出申包胥,希望其劝退伍子胥的虎狼之师。“二胥”重逢,却因人生遭遇及人格理念不同,最终决裂。

  该剧是一出老生、花脸的唱工戏,唱腔悦耳动听,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不失创新。申包胥由优秀青年演员傅希如饰演,伍子胥由花脸演员董洪松饰演。两位演员技艺高超,唱功卓著,将人物内心情感及人性的碰撞与纠葛展现得淋漓尽致。第二场和第四场中两段重头戏,两人将“二胥”重逢时的相敬相惜和决裂时的离心离德娓娓道来,让观众听得过瘾、看得投入,不时响起掌声与喝彩声。

  该剧音乐古朴苍凉,配器大量采用民族乐器,其中,排箫的运用把历史感和人物的悲凉渲染到极致。

  “申包胥是古代文人士大夫的一个缩影。他手无缚鸡之力,心怀天下苍生,满腹经纶报效国家。我给他总结了三个特质,忠而不愚,厚而不憨,义而不苟。抓住了人物基调,然后从身段、眼神、表演、演唱等方面去刻画人物的层次和情绪。”傅希如在媒体见面会上如是说。 

 4月17日晚,《飞·越》折子戏专场在南宁参加第29届中国戏剧梅花奖竞演。图为《陆游与唐琬·题诗壁》剧照。 记者 周 军 摄 4月17日晚,《飞·越》折子戏专场在南宁参加第29届中国戏剧梅花奖竞演。图为《陆游与唐琬·题诗壁》剧照。 记者 周 军 摄

  《飞·越》折子戏专场以“镜、静、敬、境”串联《周仁哭坟》《春琴传·刺目》《牡丹亭·拾画叫画》《陆游与唐琬·题诗壁》经典四折,以多元的舞台样式全面展示越剧坤生蔡浙飞的文武功底和舞台意念,阐示了戏曲传承发展的当下之要、未来之功。

  越剧的武戏不多,演好越剧武戏的小生演员更是凤毛麟角,《周仁哭坟》360°甩发一连10多次,水袖、抢背、朝天蹬绕翎子,蔡浙飞的“童子功”悉数用上。《春琴传·刺目》改编自日本著名作家谷崎润一的小说,是异域文化冲击和礼教观念差异的舞台创作,是一个程式外的原创角色;《牡丹亭·拾画叫画》是对百戏之师昆曲的致敬,身段唱腔有昆曲的美;《陆游与唐琬·题诗壁》是小百花越剧团诗化越剧的代表作,是蔡浙飞在传承中寻找表演艺术的极致体验。四折不同风格的戏,以蔡浙飞自我诉说的音画连接为一个整体。“只要符合人物,什么元素都能借鉴。但前提是继承好了才能去创新。”蔡浙飞说。

  “浙江小百花越剧团是最早引进各种演出样式的团,在戏曲大一统的舞台样式下,进行了写意、写实、象征等多元尝试。这个折子戏包含5种演出样式,蔡浙飞以不同的演剧方式、风格走进不同舞台样式。这不仅展现了戏曲的四功五法,更有现代声音。”该剧总导演杨小青在媒体见面会上说。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党总支书记刘建宽表示,各种形态、不同样式戏剧结合所呈现的现代审美,培养了大量的年轻戏迷,蔡浙飞也是一位拥有市场号召力的青年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