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伤工”正在对火车轮进行监测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如果说轮毂是火车的腿,那么“探伤工”就是给轮毂诊断的医生,要让这些脾性不同、形态各异的火车头安全出行,离不开火眼金睛的“探伤工”。春运序幕已拉开,旅客坐着舒适、平稳的火车安全返乡,却少有人知道,有一群人正在默默守护着旅客的平安。

  昨日上午,记者来到中国铁路南宁局集团有限公司南宁机务段,探访特殊的工种——火车头“探伤工”。

  “探伤工”给火车头车轮做“B超”

  当日上午,在南宁机务段中修车库,一列火车头在等待检修,一旁放置着多对火车头车轮。“火车车轮对就好比机车的两条腿,一点细微的疲劳裂纹都会造成行车事故,因此,轮对探伤不能有半点的马虎和闪失。”“探伤工”刘美连一边给记者作介绍,一边给车轮做“B超”。她先在车轮上涂抹耦合剂,后拿出不同大小的探头,在火车轮表面一点一点地挪动,双眼始终紧盯着仪器上显示的每一条波纹。

  “哪怕是车轮有一毫米的裂纹,对铁路来说,都有可能是致命性的伤害,尤其是春运期间,增开很多列车,更需要我们及时监测火车轮,容不得一丝马虎”。刘美连介绍,火车头行驶到一定里程后,需要回到机务段车间监测,首先进行在线监测,接着进行人工监测。

  而“探伤工”的主要职责是负责对车轮对及滚子进行探伤检查,排查车轮里高速旋转部件的裂纹等缺陷,由于一些裂纹肉眼无法发现,只能通过探头来监测,探伤监测类似于医院的医生做B超检查,根据车轮的不同情况用不同的要求监测,便可在超声波探伤仪上看得非常清晰。

  监测一列火车头需一天半至两天

  据悉,南宁机务段主要负责中国铁路南宁局集团公司和谐型电力机车C4修、韶山型电力机车中修任务,而两种机车的探伤方式不一样。探伤组组长唐志美说道:“由于火车轮探伤工需要非常耐心和细心,所以较适宜女性担任,探伤工作中既要用手腕控制好探头的灵活度,还要看清楚机车设备是否有裂纹,考验手感,更考眼力。”

  一列火车头有6对轮12个车轮,因此探伤监测一条轮对(两个轮子),需要花费近2个小时,一列火车头6对车轮对就要花费一天半到两天时间。和谐型电力机车车轮探伤花费时间较短,但必须人工钻入地沟进行探测,一列火车头也要花费4个小时的时间。每次探测结束,刘美连都觉得腰部、颈部异常酸痛。

  全年担负2000个车轮无损检测

  据了解,火车轮监测的这些数据都必须精确到毫米,确保数据分毫不差,如果监测到不合格的车轮,就需要送往机床处理,由机床工对车轮进行削平。如果车轮有一点凹陷,则需要削平一圈,一旦凹陷超出一定范围,不能用削平处理,该对车轮将被淘汰,一般一对车轮能正常行驶约100万公里。车轮经机床工削平后,送回经“探伤工”监测合格后方能装上火车头使用。

  今年春运期间,南宁机务段投入313辆机车参与春运的客货列车牵引任务,每辆火车头上线前,除了通过综合检测系统在线检测机车轮对、轴承等部件外,还要通过人工对关键部件进行探伤。刘美连所在的探伤组担负着全年150多辆机车将近2000个轮子的无损监测工作。

  来源:南宁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