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60周年大庆放假期间,抽空与保利合唱团的李老师去广西美术出版社,看画家邱信源的个人画展,画展分为两大主题,南宁中山路老街建筑和南国风景写生画。

  这位青年画家用他独到的艺术视角,用手中的画笔以油画的方式写实地记录了南宁市中山路和临胜街即将逝去的建筑原貌,引起了我的极大共鸣。

  把中山路作为创作的主题,多见于摄影作品,用油画的表现形式确实少见。选择南宁中山路即将逝去的老街建筑是个不错的主题,因为许多像我这样的人,对中山路是有着深厚感情的。中山路见证了我的青春年代,也伴随着岁月的流逝,作为美食一街夜市的中山路,成为了南宁市一张靓丽的名片。

  中山路老街,不仅展示着当代新老南宁人的生活与日常,也记载着百年来南宁的社会与民生变迁。在这“不破则不立”的城市发展变化里,让中山路以这种形式在这一刻定格在记忆里,对于生于斯、长于斯的南宁人来说意义非凡。

  他的油画勾起我恋旧的情怀,作品中表现出原有的南宁味道,让我在欣赏油画时,心里总有一种抛不去的追古抚今的邕州情怀。

  南宁中山路曾是一条充满地方文化的老街,老式的建筑体现着当年的繁华。据说很久以前的中山路叫马草街,临靠邕江,附近有着南宁最大的港口——洋关码头。很多通过水运的货物大多是靠周边的马帮进行货运,马草街上卖有很多马的粮草而因此得名。

  在老南宁人眼中,中山路是南宁的第一老街,原来并不是美食街,五六十年代,中山路周边是南宁的富人区,居住着众多经商、文人、军阀人士,如邓颖超纪念馆,黄旭初旧居等,到了八九十年代,中山路周边才慢慢开始发展起来成为小吃街。

  作为保存较多传统风貌的街区,中山路见证了南宁千百年的发展历程,是南宁城市变迁背后的明镜。纵观南宁市中山路历史进程,这条百年老街有着深厚的人文底蕴,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这些城市记忆让这条百年老街充满了历史沧桑感。此外,基督教堂还有骑楼等古建筑,老友粉、卷筒粉等美食也彰显着老街深厚的文化积淀。

  画家邱信源许多作品都是以南宁中山路临胜街为写生的,一座城市的缩影,见证了时光流逝岁月更迭。在他的画中,你可以看到中山路老街的建筑物,看见临胜街那一条条小巷和两边的老屋。老街小巷中的冬日阳光给居民带来了一片温暖,那五颜六色的墙,加上各式房顶上的瓦,以及晾晒着衣物的阳台,犹如万国旗一样,迎风飘扬。

  如今有着南宁最早市井气息的中山路和临胜街已拆迁殆尽,人去楼空。画家用写实的手法在作品中把这些老街小巷艺术化,让人们在画面上看到自己熟悉的家园;而画笔和刀法的运用,使画面上具有厚重感和沧桑感。他用画笔将那个即将消逝的中山路及临胜街老街建筑,用另一种方式永远的为我们保留了下来。 

  如今,南宁城市建设日新月异,一栋栋高楼大厦拔地而起,一片片新区迅速扩张,一座座大桥飞越邕江。在城市化飞速发展的进程中,我们逐渐会遗忘那些充满市井人情和古老骑楼建筑的老街老巷,中山路老街就是渐渐在岁月中凋零衰败,又在衰败中重新焕发她的青春。

  中山路的记忆就是的邕州的记忆,承载了我们满满的情怀与乡愁。不管如何改变,留在记忆里的老街烙印,是我们挥之不去的念想,让我们一起记住即将消失的中山路,记住这条百年老街!

  图中彩色部分为拆迁建筑,就是中山路及临胜街,现已成为华润集团的一个商业项目

  看完画展,我的思绪也回到了现实,不管怎样,人们过去对中山路的记忆再也找不回来了。临走时,邱信源老师将他的《个人油画作品集》画册赠送给我,还能经常通过翻阅画册从中找回那逝去的中山路,找回临胜街的老街记忆!

  来源:智军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