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文艳玉 实习生 李雪娟

  “叶某某,失信被执行人,欠款650.67万元及利息,身份证号45223……”从8月7日起,南宁市不少公交车和地铁上的移动电视上开始滚动播放“老赖”失信被执行人的信息,引起市民的关注,青秀区法院掀起执行宣传“风暴”,打造“老赖失信流动曝光平台”,在公交车和地铁上的移动电视上播放“老赖”失信信息,敦促被执行人履行法定义务,让“老赖”们无处藏身。

  公交地铁晒“老赖” 让“老赖”无处躲藏

  8月7日上午,乘坐6路公交车的市民发现,公交车上的移动电视画面正在滚动播放139名失信被执行人的信息,这些“老赖”的证件照、姓名、身份证号、欠款金额、履行情况全部被曝光。车厢内的乘客被电视上的信息所吸引,认真地观看起失信被执行人信息。

  位于金湖广场的1号线地铁站里,地铁自动售票处上方的移动电视也在依次滚动播放失信被执行人的信息。“这样曝光对执行有帮助,让大家认识他,不好意思赖着不还钱,有一定的督促作用。”市民何先生很赞同让A“老赖”曝曝光。“现在对‘老赖’的限制越来越多,公交车上也贴有‘老赖’的各种信息,‘老赖’的衣、食、住、行会受到限制。”市民周先生表示,电视曝光是一种很好的方式。

  据了解,从8月7日至16日,青秀区法院将打造“老赖失信流动曝光平台”,挤压“老赖”生存空间,在微博、微信等新媒体平台推送“老赖”失信信息。此次发布的失信被执行人主要是民事案件中居住地址在南宁,无法传唤的失信“老赖”被执行人。范围涵盖市白马公交公司全线98条公交车内移动电视(电视滚动播放长达72秒)以及地铁1号线、2号线等人群密集车厢内的移动电视,共公布139人失信被执行人信息,敦促被执行人履行法定义务。

  身份一被曝光 “老赖”赶紧还欠款

  今年以来,青秀区法院构建全方位“老赖”曝光平台,挤压“老赖”生存空间,在微博、微信等新媒体平台推送“老赖”失信信息。

  南宁某公司负责人黄某,3年前因公司资金周转问题,通过借贷关系分3次向某公司的张某借款240万元。3年过去了,黄某仍拒不履行偿还义务,张某只好诉至法院,法院依法判决黄某偿还张某本金加利息共计250万元。

  判决书生效后,黄某名下只有一套房子和一个停车位的财产,不足以偿还和可供执行。法院依法对黄某进行拘留,但发现黄某患有高血压等疾病,案件只能进入停滞阶段。但张某私下调查发现,黄某还多次出入四星级酒店居住,乘坐高铁、飞机等。张某搜集证据向法院起诉,法院经过调查,发现黄某确实存在高消费行为。

  后来,法院通过网络曝光方式公布黄某的失信信息,黄某的父亲遂到法院与张某协商沟通。多次协商后,黄某父亲最终同意偿还张某本金加利息250万元。

  ■相关新闻

  女儿病重老爸不理 法院发放司法救助

  当天,青秀区法院还为2件涉民生案件的15名司法救助申请人发放司法救助金4.95万元。

  上午,司法救助申请人关某一手擦拭着泪水,另一只手紧紧握着刚刚领到的1万元司法救助金。“我心里面很激动,因为这些钱可以帮我女儿暂时度过困难期。”关某说,女儿摔伤两年多了,还没有清醒过来,她现在没有工作,因为女儿离不开人照顾,一个小时就要喂一次水。而女儿的爸爸廖某却对此不闻不问。

  2015年11月9日,关某的女儿小廖不慎从高楼摔伤,经医生诊断为特急性特重开放性颅脑损伤,后来小廖多次在南宁各大医院住院治疗,在医院共住院两年多,花费了不下100万元,因为没有再多的经济支付高昂的医药费,目前已经回家修养一个多月。

  小廖的父亲廖某与关某两人因为感情不和,1999年经法院判决离婚。关某为小廖的监护人。廖某虽然不是小廖的监护人,但对孩子有赡养、照顾的义务,可廖某没有对女儿进行赡养,故关某将其诉至法庭。

  2018年3月,法院判决廖某向女儿支付医疗费4550.21元、住院期间护理费6000元、生活费1600元、鉴定费1125元,并判决廖某自2018年1月起,每月10日前向女儿支付生活费400元、护理费1500元,护理用品费以及医疗费凭有效票据由女儿指定代理人关某和廖某各负担一半,至女儿恢复劳动能力时止。

  可时间过去一年多了,廖某还是没有履行义务,一个多月才来看望女儿一次,经济上没有给予任何帮助。目前,小廖母女俩靠继父在吴圩机场做保安的2700元工资收入来维持生活,无法支付高昂的治疗费用,家庭经济困难,青秀区法院给予司法救助申请人小廖司法救助金1万元。

  2018年以来,法院共对符合救助条件的20件案件中23名申请执行人予以救助,发放救助金共6.85万元,同时成立了专项执行救助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