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记者 陆增安 通讯员 张海志)家住江南区的孙某、方某,3年前因犯强制猥亵妇女罪被判有期徒刑1年1个月,并附带民事赔偿共计8万元。然而,两人出狱后为逃避赔偿责任玩起“躲猫猫”的游戏。近日,在江南区法院执行法官的努力下,被害人唐女士终于拿到第一笔赔偿款并与两人达成了执行和解。

  2015年4月14日晚,孙某、方某和被害人唐女士等人在苏圩镇一共同朋友家聚会吃饭,次日零时许,聚会结束后,孙某、方某驾驶面包车送孙某到车站搭车。途中,孙某驾驶汽车行至半路时,鼓动方某对唐女士实施猥亵,方某摸了唐女士的胸部,唐女士因不甘受辱跳下车,造成头部碰地受伤。

  案发后孙某、方某家属代二人共同赔偿唐女士医疗费共计3.9万元。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唐女士与孙某、方某就赔偿问题自愿达成调解协议:由孙某、方某再各自赔偿唐女士4万元。当天,孙某与方某的家属代二人赔偿了2万元,约定剩余6万元赔偿款分期付清。孙某、方某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1年1个月。

  刑满释放后,孙某和方某没有履行赔偿义务。无奈之下,唐女士向江南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我们接手案件后,多次到被执行人家中调查情况,但每次都扑空。”执行法官刘绍锋说,7月10日上午,他们得到消息,孙某已从外地打工回来,他们立刻带队赶往孙某家中,将其带回了法院。最终,孙某与唐女士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孙某每月向唐女士支付3000元,直至赔偿款付清为止。孙某当场向唐女士履行了第一期3000元赔偿款。

  另一被执行人方某长期在外地打工,法官通过通信公司得到了方某手机号码,并联系上了方某。方某出狱后,因为家庭困难无力支付3万元赔偿款,只好躲在外地打工,以为能逃避赔偿。经法官劝说,方某赶回了南宁,并与唐女士达成了和解协议,方某将于每月向唐女士支付赔偿款2000元,直至赔偿款付清为止,并当场向唐女士履行了第一期赔偿款。

  来源:南宁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