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锣鼓巷、武汉的汉正街、南宁的中山路,说到这些,大家都会想起烟火气,想起关于这座城市的历史和回忆。但生活在老城区的人们来说,却没办法这么诗情画意了。老城区铭刻着城市发展、生活变迁的印记,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它们也像人体机能一样,部分功能正在逐渐退化。比如说,老城区中的一些老旧小区房屋质量老化、卫生设施落后、配套设施不健全等等问题,都越来越严重地影响着居民生活。今天,关注老城区改造问题,我们先从南宁一户居民家的厕改说起。

  2017年7月,12349公共服务平台联合南宁市装饰业协会率先在南宁推行“适老化改造项目”,免费为两户居民的厕所进行全面升级改造。家住北宁路南宁饭店宿舍的张大爷是其中一位受益者。经改装后,原本昏暗狭小的空间敞亮多了,铺上了瓷砖,安装了吊顶,原有的蹲厕也换成了带扶手的坐厕。

  南宁市民   张之健

  本来我就有腰间盘脱落,上完厕所站起来的时候,膝盖特别酸,有时候有点想晕的样子,但是装了马桶之后,我觉得确实很方便。

  厕改项目在各大社区宣传后,一度引来100多名老人报名,但最终选择改造执行的却几乎为零。居民黄大爷说听说要收费才萌生了退意,一户需要交四、五千元的费用,这对退休金一个月才两、三千元的老人来说有些困难。

  广西一通居家养老服务中心主任  谢惠波

  有些老同志提出来,希望给予免费改造,但是这种可能做不到,因为我们作为公益平台,是一个非盈利机构,但是最近,我们积极争取在南宁市民政局老龄办给予一些资金的支持,我们也希望更多相关部门可以给些政策支持。

  小区日渐“老龄化”    居民盼拆旧建新

  类似张大爷所居住的小区一样,在南宁,老旧小区虽然地段优越,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也算城市里的“高档住宅”,但不可否认,那个时代的设计,如今看来有许多不可弥补的缺陷,已不能适应现代家庭的居住要求。

  在我们的采访中,遇到一位住在5楼的居民祁大爷,他说自己上下楼一趟就需要十多二十分钟的时间;还有一些老人家上下楼腿脚酸痛,也极大不便。

  没有电梯,高龄老人出趟门都成了考验。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剧,在老旧小区综合整治过程中,北京、广州、武汉等城市,在老旧小区中安装电梯已经非常常见。在南宁,加装电梯的事也引起许多居民的关注和讨论,但最终这钱要出多少,怎么出,却始终难以达成共识。

  南宁市民 韦大姐

  费用自己出,如果这样子应该很难 ,1、2楼人家应该不同意装电梯的。两步路都上去了,他何必出那个钱呢?

  南宁市民 朱大姐

  如果高层要他出钱出多一点呢?也不行,他都要平均的这种。

  从2014年到2017年,南宁市也投入了5000万元,对374个老旧居住小区的外墙、道路、监控设置、路灯等进行环境综合整治。外部环境虽然有很大改善,但一些根本问题却难以解决。南宁北湖小区,一些大板楼已超过30年历史,炊烟依旧,却不负盛年,楼梯斑驳中随处可见外墙破损,钢筋裸露。花圃里杂草丛生。由于缺乏管理,小区治安也成问题。

  南宁市北湖小区的居民杨大哥的家里就被撬了两次;更头疼的,还有房屋的结构、质量。他的房子只有52平米,却挤着一家5口。而且还是顶楼,冬冷夏热,下雨天天花板永远是湿漉漉一大片。

  北湖小区居民 杨福田

  上面的楼板,一块上面它就有洞,水进墙里面墙里又有洞,你就看见你房子湿了,但是你爬上去了,也不知道从哪里补起,肯定期待新的回迁房。

  去年11月,北湖小区片区棚户区改造项目已全面进入征收阶段,这意味着小区将迎来华丽转身,杨大哥他们也将实现旧房换新居的心愿。像北湖小区一样,南宁市有着为数众多的建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危旧老楼,历经风雨已残破不堪,再加上多次装修,承重墙已千疮百孔,存有不少安全隐患。大多数旧房中的住户,都迫切希望拆旧建新,从根本上改善居住环境。

  位于星湖路的大板二区宿舍,建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是南宁市最早一批大板房,共51栋楼1756户住户,虽然当时小区落成为解决机关企事业单位职工住房作出重大贡献,但这样的房子结构和质量也存在先天缺陷,再加上几十年风雨侵蚀残破不堪,2016年1月,小区启动了危旧房改住房改造项目。当年10月,签约工作开始,89岁的贾峰最先签订了协议。老人家现在一有空,都会来到小区项目部了解最新的征拆情况。

  南宁市民 贾峰

  我们住户的房子(之前)是大板危旧房啊,天板漏水,墙壁脱落,阳台变形,我们不能住这个危旧房,没有安全感不行的。

  记者了解到,截至2018年1月8日,小区已有1697户签约,未签约住户共有59户。不愿签订的原因,是因为这部分住户提出了各种各样的诉求,而这些诉求都超出了政策给予的补偿标准。

  南宁市大板二区危旧房改住房项目部部长 杨伟

  有些住户,我不管你任何政策,我就要两套房,超出政策的东西是不允许的, 像他这种就是漫天要价,那我们没办法。

  正是这些住户的不同意,导致项目推进速度缓慢,征拆工作人员只能继续耐心地和他们沟通,这样的境况也让贾大爷他们很是着急。

  在南宁,进行旧房改造的远不止大板二区一处, 西乡塘区水街片区旧房改造项目2012年开始推进,这里的大多数危旧楼房都被征收并拆除,但少部分对补偿方案不满意的业主依然坚守在这里,老陈就是其中一位。

  南宁市西乡塘区大同街 陈大哥的爱人 黄女士

  要求就是给我一套房子住,就包括了装修费、家具费就OK了,现在没办法,就给我25万,你说我怎么搬?

  根据南宁市政府2016年7月出台的《关于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奖励补助与补偿有关问题的通知》,被征收人可以选择货币补偿和房屋产权调换两种补偿方式。

  选择房屋产权调换的,可按照套内面积1:1或者建筑面积1:1.3调换,或者货币补偿和房屋产权调换相结合的方式进行补偿。

  另外,对于配合房屋征收工作的居民,南宁市还制定了多层次全方位的奖励,及时配合搬迁的,单是搬迁奖励金最高可达6.5万元。这还不包括其它搬迁补助和临时安置补助费用。

  按照上述房屋征收补偿方案,老陈家拿到的25万补偿款,可以在鲁班路金水湾花园购到一套100平米的拆迁安置房。

  可由于现在金水湾只剩下160多平米一套的房源,如果购买,得补缴40多万的房款,对于不富裕的老陈来说很难拿出这么一笔钱。更重要的是,几个兄弟虽然早不住在老宅了,但拆迁了不能不分一份,陈大哥又拿不出钱分给兄弟们,僵持之下,所以迟迟没能搬迁。

  大同街居民 陈大哥

  我在这里长期住的几十年也是一份,不在这里住的兄弟说,我也要一份,哎,也是一份啊,兄弟们说你要新房子可以啊,你拿钱出来给我们,房子值多少你就拿多少。

  钉子户:城市里的“牛皮藓”   阻碍发展终被拆

  旧城改造时,正是由于家庭成员利益分配不均、以拖取利等种种原因,导致一些项目难以推进。

  在北湖北路,这栋坚挺在十字路口将近4年的破败建筑,就是一道抢眼的城市伤疤。记者了解到,由于其中一户漫天要价,以拖取利,迟迟不肯搬离,再加上拆迁重建涉及众多利益时间紧迫,施工单位不得不先将楼体一部分先行拆除,剩余建筑隐患重重。

  目前,南宁市政府已经依法向西乡塘区人民法院申请,对该户实施司法强制搬迁。从2012年到现在,南宁市建委作为房屋征收部门,通过协助市政府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搬迁37户。

  南宁市城乡建设委员会房屋征收与补偿管理科  科长  麦燕来

  南宁市对于打击极少数试图以拖取利的被征收人是毫不姑息的,是果断的。如果您没在签约规定时间达成补偿协议,试图以拖取利的话,对大多数已签约的被征收人的造成更大损失,然后您的损失就是,您不会享有政府各项奖励措施。

  南宁市城乡建设委员会旧区改建办公室副主任 苏常红

  棚户区改造的意义非常重大而且它是一个多方双赢的局面,它可以改善一些居民的居住条件,从我们城市这方面来讲,整个城市的规划都得到完善了,城市功能提升了,城市形象也得到了提升。

  在旧城改造中,征拆难,一直是困扰各级政府和部门最头痛的事情。在以往的拆迁中,更有被征拆户与征拆工作人员发生冲突,有的甚至还演变成了恶性事件。然而在2017年6月,却有两位旧城改造的征拆户将一面锦旗送给了征拆工作组,这面锦旗的分量显而易见。 

  这张照片摄于2017年6月16日,站在第一排中间的两位大姐是送旗人,锦旗是送给“三街两巷” 金狮巷项目部征拆组工作人员的。前段时间,记者在项目部征拆组办公室也见到了这两位大姐。她们住在金狮巷将近30年,去年3月,当听说金狮巷银狮巷要被征收重建时,一开始她们也是不愿搬。

  南宁市民 杨丽云

  哎哟,你自己家的老房在这里,你怎么同意?像你老爸的房子挨人家去拆,你同不同意?我问你。

  除了对老房子不舍,最让杨大姐担心的,还是补偿问题。与其它旧改项目不同,“三街两巷”是历史文化街区改造项目,没有原址回迁,只有货币补偿,要是补偿款不能及时到账,房价涨势又跟不上,那事情就难办了。

  南宁市兴宁区房屋征收补偿和征地拆迁办公室组长 谢永明

  刚开始基本上不愿配合,像我们本组的也遇到被扫把赶出来的,还有各种辱骂啊,语言攻击啊。

  作为南宁市迎接自治区成立60周年重点项目,时间紧、任务重,如何说服居民搬迁,在“三街两巷”项目里,兴宁区有关部门不仅主动帮助被征收户寻找安置房源,还特事特办,开辟绿色通道,组织各部门现场联合办公。谢永明说协议报审的流程,平时要用到十个工作日以上,现在当天都可以把所有的流程都做完。

  缩短和简化协议审批流程后,有的居民签完协议书后,三个工作日就拿到了全额补偿款。杨大姐说,按政策,她们在购置新房时享有“减免契税”的优惠,到房产局办理业务时,拆迁组的工作人员可没少陪着她来回跑。

  南宁市民 杨丽云

  龙哥跟我们跑,太阳很大的那个时候,我们晒得黑麻麻的,矿泉水都没有喝,还是很乐意去帮你。

  为解决家庭成员间利益分配不均,产权人不明确等问题,拆迁组还联合兴宁区法院在征收现场设立了“老南宁 三街两巷历史文化保护巡回法庭”, 及时化解征收工作中的各种矛盾纠纷。心系群众为群众解忧,换来了群众的理解支持。

  截至去年12月底,“三街两巷”项目金狮巷银狮巷保护整治改造(一期)工程里涉及665户,拆迁组已完成662户征收工作,发放房屋征收补偿款约8.766亿元,所涉及的居民也得到妥善安置。

  南宁市兴宁区房屋征收补偿和征地拆迁办公室工作人员 郑凯龙

  我们换位思考,我们都知道他们辛苦,因为讲实话,哪一个人的房屋挨征收时,他肯定想我什么时候拿到,我拿到这些钱的时候我要尽快拿这些钱去买房子,那我们工作人员能做的就是尽快帮他们手续给办了。

  小区配套设施完善 回迁户幸福满满 

  老百姓支持,项目推进快,而旧房改造作为惠民工程,老百姓又是最大的受益人。 位于北湖北路的大唐天成小区,也是南宁市旧城改造重点项目,从2013年征收工作开始到现在,小区已基本完工,多数回迁户已经入住。 

  北湖北路大唐天成小区居民 刘阿姨

  变化大了,第一有电梯,以前没有,小区环境又脏又乱,还有没有地方玩,现在这里有个空中花园,早上可以出来晒太阳。

  小区有严格的门禁系统,还有保安值守,居民心里踏实了。以前出门买个东西得走很远,现在下楼就是商场、还有地铁口,非常便利。

  北湖北路大唐天成小区居民   杨老伯

  你看多方便啊,这个算是我们南宁日新月异的表现,城建改造相当好。

  新闻妹有话说

  旧城改造惠民生,作为居民,应该从大局出发,而不是为一己之欲,漫天要价,成为城市发展的拦路虎、绊脚石,损害他人利益的同时,自己也得不偿失。而在征拆过程中,征拆部门应该站在被拆迁群众的立场,将心比己换位思考,认真落实补偿安置政策,让他们享有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依法行政,做到执行标准不走样。城市的规划建设发展,要以保障民生为本,切实解决好群众的安置和发展问题,让老百姓在征迁安置中真正改善条件、得到实惠,这样才能彻底消除他们的后顾之忧,城市的建设发展才能真正步入良性轨道。

  记者 | 郭锦钦 凌林 吴德彬 实习 吕岩

  编辑 | 蒙宛若

  校对 | 王诗筠

  责编 | 李羽

  广西电视台新闻频道新媒体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