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有一些可以提供“租人”服务的手机软件在“升温”,而且颇受单身青年欢迎。在这些软件上,不仅可以“租女友”,还可以租人一起散步、看电影、陪聊、做饭等等,看起来是挺美好的,但是,一些“不稳定”因素也随之出现。

  记者在手机软件商城中,输入“租人” 两字,很快便出现了相关软件。记者随机下载了一款名为“租我么”的软件,在推荐页面中记者看到,出租人大部分都是年轻女性,从照片来看,大多数女孩长相甜美,衣着暴露,体态也有些不雅。

  在职业一栏里,大多数人写着学生或者模特等。每个人提供的“技能”包括电子竞技、城市向导、拍摄、烹饪、情感咨询等等。根据人气的高低,对应的价格也有所不同,人气高的出租人每小时租金在200元到300元不等,人气低的每小时只要几十元。

  填手机号就能注册账号 不需要实名登记

  在了解了软件的基本情况后,记者决定亲身体验一番。记者发现,要想通过软件“租人”,首先需要用手机号码进行注册,在人脸登记后,就可以登录使用了。记者注意到,在注册时有上传身份证一项内容,但并不是必选。仅仅两分钟,记者就注册完成登录。

  聊天需发红包  约会得先交定金  
       记者随即在软件平台上挑选了一名所在城市为南宁的女生,在向对方问好后,对方并未搭理,但在聊天界面,出现了一个提示,如果想得到回复可以尝试发红包。随后,记者试着给几人发送了小额红包,没想到,立马就有了回音。

  在软件页面上,记者看到了一名女生上传了穿着暴露的视频。在聊天中,这名女孩透露出自己还是一名在校大学生,只要记者通过软件向对方发起约会申请,并交一笔220元的定金,其中200元一个小时为租人所得,20元钱是软件服务费,之后她就可以出来跟记者见面了。

  记者:我是刚刚在那个(软件)上约你的。

  出租女生:明白。

  记者:你现在在学校吗?

  出租女生:没有。

  记者:照片是你本人吗?

  出租女生:是我啊。就看电影、聊聊天、陪你逛逛街,都可以。

  记者:那做饭、唱K呢?

  出租女生:唱K可以,做饭我不会。

  紧接着,记者下了一笔200元的订单,“租用”这名女生约会。看到记者下单,女生立即约定好了时间。

  出租女生

  见面的时间你不是设定好了吗?到时候我接单了,然后(系统)它应该会有那个我所在的位置出来,然后到时候见面了再付款吧。

  记者在软件上和这名女孩约好后,在南宁市兴宁区悦荟广场见了面。见面后,记者发现,这名女生真人和上传到软件上的照片差别很大。这名女生告诉记者她姓李,是一名大三在读生,今年21岁,她使用这款软件,目的就是为了挣点钱。

  存在“隐性”服务  安全无法保证

  小李言语中毫不掩饰着对“网红女主播”高收入的向往。当记者问起小李,如果晚上有人要“租用”她时,会不会拒绝对方,小李说她并不反对这种情况的出现。

  小李:看情况,看什么地点,一般人家也是晚上比较有时间吧。

  记者:那你碰到变态怎么办?

  小李:我准备去买一个电棍。

  而在江苏南京,一名网名叫Candy的女生被记者约到了屋里,当记者试探性地询问她是否提供非法服务时,Candy的回答含糊不清。

  记者:我们不能有进一步地交流吗?

  出租女生:什么意思?

  记者:那个的意思。

  出租女生:哪个意思? 

  记者:我帮你系起来吧。你衣服上的带子开了。

  出租女生:你会系吗?

  记者:会啊。

  来源:法治最前线

  责编:师婧

  审阅:黄欣

  广西电视台综艺频道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