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三角梅价翻两番花农一天赚5000

  记者在南宁采访时,得知当地流传着这样一个段子:“婆婆对儿子的女友说,‘我给你10万元,你离开我儿子’;女子说,‘不行’;婆婆说,‘那我给你50万元’;女子说,‘还是不行’;婆婆问,‘那为啥你不离开我儿子呢?’,女子说,‘因为我家是卖三角梅的,家产万贯,我不缺钱!’”。这个流传于南宁坊间和网络的段子,反映出的正是南宁花农靠三角梅发财的例子。

  花农朱女士就告诉记者,“花样南宁”如火如荼地持续三个多月时间,她平均每天的三角梅销售额在5000元左右。花农唐女士则称,伴随着“花样南宁”项目,三角梅价格水涨船高,比去年同期翻两番。

  “比如,像这株粉红色的三角梅,去年价格是40多元,今年就得130多元。这个还算是便宜的,那种很高的,养了好几年,根茎很粗壮的,价格高达七八百元甚至上千元。”唐女士透露道。

  仨月投入近7亿未完成的自我批评

  经过三个月的努力后,5月20日,余远辉等市领导分组对“花样南宁”的建设开展“拉练式”现场检查。据统计,南宁全市17个县区、开发区共投入财政资金6.94亿元、自筹资金1.54亿元,各县区均已超额完成市级下达任务,累计新增开花乔灌木662.05万株;全市84个责任单位在各自责任区共投入1154.06万元,种植各类植物35.08万株。

  余远辉说,总体上看打造“花样南宁”的雏形已经显现,基本达到了“让没来过南宁的人大吃一惊,让来过的人耳目一新”的效果。

  在当天的“花样南宁”建设推进会上,一些推进缓慢、工作滞后的单位负责人还作了自我批评的表态发言。当时距今年第一阶段上半年主要种植任务还剩40天时间,会上余远辉还强调,全市各级各部门要切实做好查漏补种、拾遗补缺工作。认真查找出还没有绿化和绿化工作不到位的问题,集中力量做好弥补工作,该补种的补种、该提升的提升,切实做到路路见景、路路过关。

  落马余远辉画像被撤认捐树木题名搬走

  计划不如变化。余远辉在上述会议上还强调补种工作的时候,没想到两天后他会被中纪委查处。接着,南宁市城管执法人员上街拆除了余远辉的画像及“花样南宁”宣传展板。

  记者在南宁市近一个星期的街头采访中发现余远辉的画像均不见踪影,但仍有部分“花样南宁”字样出现在灯箱广告上。记者在与部分城管执法人员的接触中,他们也有意回避“花样南宁”,而用“美丽南宁”来表述。

  在位于南宁市五象新区的五象湖公园,有一块写有“花样南宁——市领导栽树林”的大石头。

  这里有南宁市30多名市领导提名认捐的树木。而在紧挨大石头的第一排,一棵新栽种的苗木前,有石块被挪走的痕迹;而其左右两边的两棵树前,分别写有“谢寿堂”、“周红波”的名字,记者通过网络搜寻发现,他们分别是南宁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南宁市政府市长。

  但这里唯独没有余远辉的名字在石头上出现。对此,该公园环卫工确认被挪走的那块石头上题写着余远辉的名字。“就在他出事五六天后,我们园领导命人给搬走的。”

  后果三角梅销量暴跌愁煞花商

  同样,被南宁媒体称为第二市花的三角梅也因余远辉的落马画上了抢购种植的句号,一些花农开始为三角梅的销量发愁。花农小蔡称,他认识的一位农场主因自家种的数千株三角梅被抢购一空,遂紧急从福建、广东等地补货,却未料到补了三千株三角梅后,余远辉落马,各单位纷纷退订单,一时间他家苗圃囤满了三角梅,无法出仓,这使得他伤透脑筋。

  此前每天销售三角梅达到5000元的花农朱女士告诉记者,余远辉落马后,三角梅销量暴跌,现在每天只能卖出一二百元。“落差太大了,我都懒得去市场看生意了。好在三角梅这种花好养活,花期也长,倒是能慢慢卖。”

   反思

  少搞一些盆景

  多搞一些实事

  耐人寻味的是,余远辉落马前也曾高调反腐,他在多个公开场合发表反腐言论,称人不以规矩则废,党不以规矩则乱。

  而就余远辉被中纪委调查一事,其恭城老家77岁的父亲余永康显得有些落寞。

  在接受法晚记者采访时,他坐在躺椅上,喝了一口苦涩的油茶,沉默了半晌,喃喃低语道,“我只有小学三年级文化知识,根本教育不了他,不懂得他官场上的那些事情;我只叮嘱他做人要正直守本分,当干部勿忘群众,要多为民做实事,手脚要干净;不要去干贪污受贿,违法乱纪的事情。现在他这样,我也很震惊,想不通那么一个勤奋又很有悟性的孩子怎么会这样……”

  截至目前,尚未有官方发布余远辉被调查的具体情况。

  “繁华落尽,落日余晖”,余远辉与“花样南宁”以及三角梅那些事儿却已成为南宁坊间的笑谈,市民并封他为“花瓶书记”。

  南宁市民套用《广西日报》报道习近平总书记在今年3月8日的全国两会上,参加广西代表团审议时强调的话“少搞一些盆景,多搞一些惠及广大贫困人口的实事。”来评价余远辉与他所主导的“花样南宁”形象工程。

  文/深度记者张恩杰统筹执行/朱顺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