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生活网讯(桂林晚报记者 龚亮勇 见习记者 吴思思)很多操持着一家子衣食住行的家庭主妇,在去年是稍微松了口气——— 物价涨幅终于放缓了些。

  与家庭主妇们的感觉相对应的,是市物价局近日发布的《2014年桂林市价格形势评估分析》,报告显示,去年,桂林市CPI同比上涨幅度2%,为5年来最低。

  这2%到底涨在哪?没有记账习惯的人可能理不出个头绪。没关系,记者给您算笔大账。

  当然,前瞻一下老百姓最关心的今年的物价走势,也是要有的。

  去年,收入跑赢了物价

  据国家统计局桂林调查队统计,去年桂林市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的简称)累计比上年涨了2%,与全国持平,低于全区0.1个百分点。如果算排名的话,从高到底排在全区14个地级市中的第十名。

  2%,也是5年来桂林市CPI的最低涨幅。

  构成CPI的8大类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去年是“六升二降”。其中,食品、衣着、家庭设备用品及维修服务、医疗保健和个人用品、娱乐教育文化用品及服务、居住类价格都涨了。涨得最凶的是食品,涨了4.5%。烟酒、交通和通信类价格都跌了,幅度差不多,分别是0.3%和0.4%。

  总的来说,桂林市去年CPI合理区间运行走势平稳,放在老百姓身上,就表现为钱袋子没那么紧了。

  如果把收入的涨幅拿来一比较,事实上去年大多数桂林人的钱袋子还稍微鼓了些。

  2015年《桂林市政府工作报告》显示,去年,桂林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6811元,增长9.2%;农民人均纯收入为9431元,增长12.8%。

  去年CPI那2%的涨幅里,有哪些值得关注?

  猪肉价格触底反弹

  作为家庭餐桌上的“常客”,猪肉的价格低迷已久。2014年春节一过,主妇们发现,猪肉每斤又降了一两元钱。据官方统计,桂林市猪肉价格在2014年3月跌破每斤13元,降至12.78元,此后几个月也一直在12元基础上浮动。

  猪肉零售价降低的背后,是生猪养殖规模过大导致出栏价继续“跳水”。2014年3月,桂林生猪和粮食的比价降至4.23比1,是近年来的最低点,也为全区少见。为此,生猪养殖户们举步维艰。灵川县灵田镇的朱女士经营的养猪场有1400多头猪,但每卖一头大猪,“要倒贴300元左右”。

  进入9月,生猪养殖户们稍稍松了口气。市面上猪肉价格回升至每斤13.6元,并在12月涨至2014年的最高点——— 每斤14元。这一价格变化的主要原因是供大于求的矛盾逐步趋缓。此外,桂林人过冬前腌制腊肠腊肉的传统饮食习惯推升猪肉需求量,也帮了生猪养殖户们不少忙。

  从整体来看,肉禽及其制品价格在2014年上半年一路低迷,下半年触底回升,全年累计比上年涨了2.6%。

  蔬菜涨价缘起“姜你军”

  2014年,桂林市蔬菜价格涨的多,跌的少,累计上涨幅度达6.1%。很多老百姓感叹,这蔬菜价格涨上去就下不来,1元以下的蔬菜在市场上基本见不着踪影。

  比如大白菜,1月每斤的价格还只是0.86元,然后就一路飚升至6月的1.77元。虽然已经翻了一倍,但涨价还没有结束,一直攀到9月的1.98元才算到了顶。12月,大白菜价格才跌至1.22元,但最终也没有回到一元菜的行列。

  高开低走的蔬菜也不是没有。像西红柿,1月每斤的价格是3.22元,到6月足足降了1元,跌至2.22元。此后,西红柿价格就没有太大的波动,最终以2.28元收官。

  常去菜市场的人都知道,在去年蔬菜价格上涨的大潮中,跳得最凶的是调味品——— 生姜。

  去年春节一过,“姜军”就汹汹来袭,在原来每斤5元左右的基础上涨到了6至8元,直逼猪肉价。涨价的主要原因是供不应求——— 前两年,生姜价格低迷导致种植面积大幅缩减,而出口量却在持续增加。

  去年10月,“姜军”再度发威,价格飚升至每斤16元左右,个别摊点甚至卖到了20元的高价。把猪肉远远甩在身后的“姜军”,也刷新了自己10多年来最高身价。直到11月,“姜军”才歇了口气,每斤价格回降了三四元。

  在市商务局市场运行调节处的周科长看来,除了大环境的影响,生姜价格飚升与最近两年开遍桂林大街小巷的油茶店也不无关系。油茶制作的主要原料之一就是生姜。

  打折叫得响,服装价格其实也在涨

  相比去菜市场,女人更钟情的是逛商场买衣服。不买每周也要去商场逛上几圈的市民王女士去年有个直观的感受:很多品牌女装折扣力度比往年都大,是不是服装总体价格降了?

  女人在折扣促销面前总是缺乏抵抗力。实际上,桂林市衣着类消费品价格指数在2014年上涨了1.2%。

  记者从市物价局了解到,衣着类涨价的原因主要是成本高了。虽然从2010年开始,全球棉花库存量持续攀升导致价格下跌,但人工成本、款式面料升级和设计理念的提升还是拉高了企业的生产成本。此外,营销渠道开拓成本也在增加,其中包括商场租赁费和终端服装店代理费的提高。

  至于打折力度加大,也是商家在成本高企的大环境下做出的营销策略。近些年,服装品牌打折促销已经成为市场常态。而不论价格高低,消费者总是更倾向购买有折扣的产品。

  所以,统计数据显示,市场上明着是打折声音叫得热闹,暗地里确实价格悄涨。

  烟酒、交通和通信价格都在降,因为时代在进步

  说了那么多涨的,再来说说这降的。

  2014年,烟酒、交通和通信类价格分别下降0.3%、0.4%。降幅不多,但原因值得高兴,因为降价背后折射的是时代的进步。

  烟酒价格下降,首先与中央重拳反腐有关。去年是中央“八项规定”出台的第二年,各地公款吃喝之风大为收敛。而反腐的强有力推进,让过去请托办事必须的“烟酒”现象也在减少。原来靠公款和请客“撑腰”的高价烟酒,在去年持续低迷。此外,随着越来越多人崇尚健康的生活方式,对烟酒需求量也有所减少。

  交通价格下降的首功,则应归功于湘桂和贵广高铁的相继开通。高铁改变了桂林的交通格局,引发运输业的竞争,但实惠最终落在老百姓头上。其中最明显的是很多短程机票出现的白菜价——— 在网上订机票,桂林到南宁最低4元、到海口87元、到深圳171元……

  去年,桂林人的手机话费和上网资费也降了。据市物价局分析,去年,4G网络投入商用,但由于资费高、流量耗费快等原因,用户增长不温不火。为了推广4G网络,三大运营商不得不寻找更好的发展策略。比如,通过开通流量共享、定向流量、流量红包等特色业务以求客户买账,市民获得的实惠就是资费下降。

  价格调节基金,为低收入人群生活减压

  2%的涨幅,让2014年CPI总体表现为温和。但不能忽视的是,在8大类居民消费品中,食品类价格以4.5%的涨幅遥遥领先。对于食品支出占收入支出比较大的低收入人群来说,生活压力还是不小。

  在保障低收入人群生活质量方面,桂林的价格调节基金在去年继续发挥着作用。

  记者从市物价局价格综合科了解到,去年,桂林使用价格调节基金640多万元。其中平价商店建设价格补贴80多万元;居民管道天然气价格补贴426万元;居民生活必需品商业储备费用补贴115万元;生猪养殖企业设置猪肉直销店费用补贴26万元。

  目前,桂林市区共有5家平价商店,分布在六合路花园村、铁西小区、锦绣乐园小区等下岗工人和外来务工人员居住较为集中的区域。其销售的猪肉和食用油,分别低于市场平均价格1元/斤和10元/桶(5L装)。

  去年,这5家平价商店总共向低收入人群供应了642449斤猪肉和6606桶食用油。平均每天1500斤的平价猪肉供应,对于日销售猪肉近30万斤的桂林来说,数量很小,不足以撬动CPI。但对于低收入人群来说,却意味着能省下不少钱。

  租住在花园村的莫文光一家,餐桌上的猪肉和食油都出自家门口的平价商店。“平均每天半斤猪肉能省5毛钱,2个月一桶油能省10块钱。这样算下来,一年能省242元。”莫文光的账记得很细。

  市物价局副局长罗克勤告诉记者,今年计划增加市区平价商店的数量,扩大受惠人群覆盖面。此外,县一级平价商店的建设也在推进中,灌阳县的平价商店在去年5月就率先营业了。

  今年的物价怎么走?

  物价是经济活动的晴雨表。一般来说,经济发展越快,物价上涨压力越大。在市场全球化背景下,桂林一地的CPI走势,必然会与国内乃至国际经济大环境的变化紧密相连。

  据市物价局价格监测分局分析,2015年,在国际金融危机后续影响下,世界经济增长乏力,大宗原材料供过于求,价格持续下降仍是大势所趋。年初的原油和矿产品等价格持续下降,为今年经济发展定下了温和的主基调。

  从国内看,经济从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为应对经济下行压力,中央出台了一系列定向调控政策措施。这些政策多需跨年度操作,效应完全释放仍需一定时间。与此同时,国内货币政策稳健,缺乏物价上涨的货币条件。此外,从2014年国家统计局发布的粮食生产数据分析,我国粮食生产获得了“十一”连增的好收成,粮食价格的稳定,有助于食品价格稳定。

  不过,也不乏推动物价上涨的因素。

  资源性产品的价格改革,国际大宗商品价格触底反弹,将带来物价上涨的压力。劳动力、房租、水电等中间环节成本的上涨,也可能推动物价一定幅度上涨。

  食品方面,肉禽价格也存在上涨压力。受疫情、消费减少等因素的影响,2014年上半年生猪养殖亏损严重,养殖户生产积极性受到一定影响,部分养殖户大量淘汰能繁育的母猪。在生猪存栏量下降的背景下,2015年的猪肉价格预计将会有所上涨。

  但据市物价局分析报告显示,总体观察,今年的物价应该呈稳定走势。

  今年1月和2月的CPI同比上涨1.1%和1.5%;而去年的这个数字分别是3%和3.1%。也就是说,今年第一季度前两个月的物价走势,开了一个“温和上涨”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