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生活报讯(记者 蒙进煌 卢盈 实习生 莫云)10月9日是世界邮政日。过去,我们与亲朋好友联系,很大程度上是通过邮政局发电报、寄信或物品来完成的;现今已进入互联网时代,电话、网络、视频通话,与亲朋好友的联系不再是等几天,而是想什么时候联系就什么时候联系了。邮政在大多数人,尤其是年轻人的生活中越来越远,关系最密切的似乎就是集邮和邮购物品了。

  这些年,广西邮政业经历了怎样的变迁?10月9日,记者走近不同的人群,听听他们讲述与邮政书信有关的时代记忆。看了这篇报道,也许会勾起你关于邮政的美好回忆。

  老邮政人 上世纪九十年代后书信渐少

  生于上个世纪60年代的曾钢粮是一名老邮政人,如今的他是南宁市邮政分公司市场与网运部视察员。1981年投身邮政工作的他告诉记者,上世纪80年代,人际交往主要靠书信,当时个人信件比较多。在曾钢粮的记忆中,个人信件邮寄高峰一直持续到了90年代,此后人们的邮寄习惯又有了新的变化。

  “到了90年代,有奖明信片邮寄的比较多,还出现一个集邮高潮,邮品火了,带动了实物寄递。”当年,邮寄不再单纯是一种沟通,还带动了邮品的收藏。

  2000年后,互联网与通讯业逐渐发达起来,私人交往的书信数量锐减,只有商业类书信成为主流。“比如银行对账单等给人真实感强,并具有信用目的的邮件多了。”曾钢粮说,到了2010年,随着网购风起,快递包裹类的邮件开始增多。

  母女两代 对信的感觉截然不同

  生于1955年的黎女士,对书信的记忆和感情,与女儿小邱有天壤之别。

  黎女士小时候住在平南,父亲在南宁教书,因为假日少不能经常回家,就以书信向母女亲人问好。黎女士因此得以帮妈妈收信、读信。1年下来,七八封信还是有的。

  18岁时,黎女士得以来南宁与父亲团聚,自然也就不再写信。而她也到了收发书信年纪,二十几岁谈恋爱的时候,她和爱人互寄书信,8分钱的邮资,寄去的是思念与关怀,那时候,等待书信成为她生活中最甜蜜的事。

  小邱今年读大四,她最近一次写信竟然是6年前的事了。那时她刚考上南宁二中,学习压力比较大,因此写信给老同学互诉衷肠,舒缓心理压力。如今则再不动手写信,而是以寄明信片的方式,与老师、同学联系。她觉得寄明信片比写长信方便得多。

  8090后 书信交友越来越少

  书信是老辈人心中难以割舍的情怀,对不少80后来说,也有美好的回忆。

  陈娟1983年出生在南宁,1997年,陈娟还在读高中,那时特别流行交笔友,陈娟与自己的小伙伴也加入其中。

  “笔友类似于后来的网友,互相可能没有见过面,通过广播、杂志了解到对方的通信地址,然后互相通信。”陈娟记得,那时最快乐的事情之一就是收到来自笔友的信。

  “一封区内的信可能需要3天-5天才能寄到,心里的期盼和紧张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有时候一天要跑三四趟学校的传达室,就为了看看有没有自己的信来。用文艺点的话来说,当时也算是鸿雁传情。”

  “那种写信和等信的感觉,是美好的。”在中山大学上学的90后女生黄婕,如今还时常通过书信与朋友联络。有时候,一些朋友收到她的信件,看到“盼回”的字眼时,还问她“不可以在Q上聊吗”。她知道,在通讯工具发达的今天,一些朋友嫌书信太麻烦,这是可以理解的。然而,她还是很享受写信、寄信、等待回信、收到回信的那种美好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