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广西|新闻|美食|时尚|旅游|汽车|高清|专题|微导航|惠购|教育|招聘

|邮箱|注册

新浪广西> 资讯 >热点>正文

检察官何文凯:求求你“人肉”我

A-A+2014年9月10日22:22中国新闻周刊评论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陈涛(发自广西防城港)

  (本文刊登在第673期《中国新闻周刊》)

  马路贯穿成片的工地,刺眼的阳光下,钻桩机发出烦躁的轰隆声,在这个海滨小城的上空回响。检察院就在这片大工地前方。检察官何文凯在这里上班,正处级。

8月11日,何文凯在自己的办公室。摄影本刊记者陈涛8月11日,何文凯在自己的办公室。摄影本刊记者陈涛

  曾经,逢年过节,这个公务员都会收到一个信封,有点厚,有点沉。里面是一沓钱,冥币。信封上还写有一行字,“何文凯千古”。

  显然,他得罪过人。但说起这件事时,他异常平静。当然,他也收到过真钱,同样是一沓,还得想办法退回去。“这些都司空见惯。”何文凯对《中国新闻周刊》说。诱惑与威胁同在,他说自己很清醒并且不傻。

  何文凯算是防城港的名人,在这个广西的地级市,南海边的小城。他掰倒过当地的几个官员。当然,“我也是个官员”,他说,“清官”。上个月,他在微博上公布个人财产,接招了“梁文道20万悬赏清官”,并欢迎人肉。当然,那个帖子不是梁文道发的,但何文凯还是借此接了招。“检察官何文凯”的微博成就了他的名气。

  他在网络上“蹿来蹿去”,卖萌或怒斥,也一本正经跟你普法。叫好声有,骂他的也有。领导打来电话,问他“怎么回事”。他的“不低调”在官场有点显眼,就像他现实里的棱角一样。

  他也思考过,棱角在地方官场与社交网络的边界上,还能走多远。

  “抹黑自己很容易,抹红自己很难”

  “介意我看一下你的证件吗?”微胖,头发有些稀疏的何凯文,坐在办公桌后面说。检察院位于防城区,但和港口区交界,其他政府机关和部门也将搬至这片“工地”。

  何文凯说,“原来我的办公室很大。”和所有领导干部办公室一样,位于走廊尽头。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一套三间的办公室百来平米,整改成一间十多平米的办公室,“现在这个是符合标准的。”他笑道。

  一张办公桌,一张待客沙发,几盆植物,墙上挂一副同事给他做的无署名的书法,“道宗民本,法治天下”,另一面墙是些照片。对着访客的办公桌前,摆放着他拿过的四个奖杯,其中有全国政法系统的十佳微博奖。

  在这间办公室,何文凯接待过不少媒体,最近的话题就是因为他接招“梁文道20万悬赏清官”。

  他说,自己也是“不经意”转发了那条微博,没想到火了。肯定不是梁文道的“悬赏”,他想调侃下,扫除谣言,“我缺钱,我对20万感兴趣,请楼主组织人扒我,欢迎人肉。”而他也符合悬赏条件的“处级以上干部”。

  还是办公室做网络舆情监测的同事提醒他,“何检,你那条微博转得很厉害。”

  “我回头一看,怎么这样子。后来我在微博上进行了必要解释。”何文凯回忆说,然后又有“节外生枝”的喧嚣。直至他公布个人财产或者说家庭财产:他月工资6400,妻子工资近9000,两套房,其中一套贷款购买,两辆车总价38万,家庭存款15万。

  事实上,从2010年6月开微博,他已几次公布过个人财产。关于应战“悬赏清官”,之前也想过。

  “此前,人大教授张鸣说,把全国官员抓起来没几个冤枉的。”何文凯说,“我想了一下,觉得没必要(应战)。”他觉得那个算是“情绪帖”。

  总结该事件,“我觉得没有给检察机关和检查形象带来负面影响,相反,我们还树立了正面形象。”他提起,“说到人肉帖的问题,搞得我们市长都知道,打电话给我们检察长,还问了一下这个事情。”一个媒体的副主编也打来电话,是何文凯的老同学,“还欢迎人肉,你是典型的找抽。”

  “我是完全支持并呼吁官员个人财产公开,它有利于官员队伍走向清廉。”何文凯说。但他承认财产转移在中国官员中的现实状况,“很容易做到一贫如洗,但身后家财万贯”。所以作为“搞专业工作来讲”,他认为个人财产公开,可以作为一种手段,“但不是我们反腐倡廉的最后希望和唯一手段”。

  而何文凯自己也承认,证明自己是“清官”的确很难,不单是网上,网下也很难证明。“我知道什么意思,小陈。”他喜欢称呼着对方说话,“换句话说,抹黑自己很容易,抹红自己很难。我从来也不想在网上证明或标榜自己是一个清官。”

  但网友们不答应,一上来就问,“你干嘛不公布财产?”

  何文凯觉得有点冤,因为他公布过了。“我们这种实名认证的微博,老是面对质问,你说烦不烦,不胜其烦。”何文凯最近拉黑了几十个人,之前他没这么干过。

  也有人建议他将财产微博置顶,但他想得到,又会有人跳出来说他在标榜自己。

  “客观来讲,凡是谩骂的,都没有具体指向,比如具体针对我何检的什么事。”何文凯说,“你也知道,很多网民有一种心态,逢官必骂,逢富必仇。他就是针对你的身份,质疑你的立场,因为你的身份,你持的立场肯定就有问题?”

  有时,他会反击,“我不会让你那么轻易离开,要让你掉一身毛。”他有回复私信和评论的习惯,他说这是“营销风格”,能保持微博生命力和关注度。这占据了他大量的时间。

  何文凯也知道,不光是网友,防城港本地的很多人也知道他的微博,“你说‘我是清官’,就凭这个陈述句本身,都会有很多人侧目,不认同。”

  覃保险是防城港市政法委综治办副主任,也是何文凯的老同学和多年朋友。“事情有正反两面,看从哪个角度去看问题。”覃保险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他的微博能够紧扣工作,弘扬的是正能量,弘扬主旋律。我觉得这个应该是非常值得肯定的。但从另外一个方面来看,对他本人,露头和出名,外界对他各种各样的看法也会出来。”

  覃也是“检察官何文凯”的粉丝。他甚至曾跟政法委书记提议,“树立一个防城港的典型。”

  也就是何文凯了,防城港最会玩微博的官员。

  “骨灰级”网友

  “防城港也有其他官员开微博,但不是很多,而且都没他出名。”覃保险说,“他有理论功底、专业水准,也有写作的爱好,我不得不承认高出我们这帮同学一筹。”覃是何文凯在广西民族学院(现广西民大)中文系的同学。

  何文凯最初并非学法律,2000年他才在职考了南开大学的法律专业硕士。1985年,广西凭祥人何文凯考取了广西民院中文系。半年后学校让“品学兼优”的几个学生定向派读到华中师大读思想教育专业,毕业后要回来当教师。

  覃保险说,在此前的中文系时,何文凯和大部分同学一样,算是文艺青年,平时都爱写点东西,“练练笔,也不是说要出名那种。”

  1989年,何文凯从华中师大回到南宁的广西民院做中文系教师。何文凯先是教了7年书,如今还有一些学生与他有联系,其中有些也是他微博的粉丝。1996年,他直接调到防城港市检察院,他是全国第一批参加出任检察官资格考试的人之一。

  世纪之交,互联网的兴起,也让何文凯成为中国较早的网民。“你看我的QQ就知道,我是骨灰级的。”他说。在世纪之初,他混过社区论坛,在博客大兴时,开过法律博客,而他的网名,也一直延续着曾经大学时代的笔名“朽木刺狼”。但到微博时代,作为检察官,他总被人提醒应该换个合适的网名。

  何文凯今年46岁,是个微博控,在网上常自称“叔”。从2010年6月发第一条微博至今,他已经写了两万余条微博,累计超过百万字。

  当初因为可以直接用QQ注册,方便,就开了腾讯微博。后来腾讯的人找到他,“你能不能认证一下?”那就认证吧。大致在2011年4月。而在前一个月,他第一次因为微博上过新闻——帮网友辜成宏追回两百万元的款项。

  “他是到防城港投资做生意的,交友不慎,被人家坑了。”何文凯回忆,“我们这边的公安机关,在处理这个事情时不够积极主动。然后他在网上发了求助帖,就辗转到我这里来了。”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广西|广西城事|身边事|美食|时尚|旅游|读图|专题|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广西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