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广西籍著名作家东西携新书《篡改的命》做客新浪广西,就新书以及当下文学现状与读者们进行了分享。《篡改的命》是作家东西在1996年的《耳光响亮》和2005年的《后悔录》之后,出版的第三部长篇小说。书中讲述的是一个“改命”的故事。

广西籍作家东西推新作《篡改的命》 广西籍作家东西推新作《篡改的命》
作家东西接受新浪广西专访 作家东西接受新浪广西专访

  新浪广西:今天您为新书《篡改的命》而来,我们也知道这是您自05年的《后悔录》后出版的第三本长篇小说,两本书之间间隔十年,期间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东西老师:其实也不是说花费了十年来写这本书,期间也有做了很多其他的事,也有写中短篇小说、剧本等。但为什么十年才出一本,因为我想得多、写得慢,一直在思考、沉淀,也想留一点时间给前面的小说让其能够生长。

  新浪广西:书名叫《篡改的命》,您是如何解读这个名字的呢?

  东西老师:篡改就是说它比改变要强烈,甚至还有一点那么不光彩的意思在里面。所以篡改就是更强烈更不光彩一点。改命,这个是很少用文学作品去涉 及的题材。写命运的改变,这样的作品很多,比如说写一个草根或者屌丝,从底层怎么慢慢地改变自己,最后变成一个CEO、富人,或者是成功人士,这样写法的 作品很多,这个是一个常规的线索。在这本书里,主人公汪长尺这个人,他碰到很多困难,甚至尊严受到了伤害,各方面都受到了打击,最后走向了绝望。绝望之 后,汪长尺就选择了改命。所以不是命运的改变,而是改命。一反过来这个效果就不一样了。

  新浪广西:书中主人公为什么会叫“汪长尺”这个名字?

  东西老师:其实作家对一个人物的起名就像是对孩子起名一样,叫什么名字就是独特一点,容易记一点,就是一个符号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只有你写下来,赋予这个人物性格,给他故事,给他细节,给他思想,给他行为,那么这个名字才慢慢变成一个实在的人。

  新浪广西:汪长尺这个形象鲜明的人物,是否是有生活原型呢?

  东西老师:鲁迅先生说过,写作就是把这个人拼凑起来,就是一个拼凑的角色,比如嘴在浙江,脸在北京,衣服在山西。一个写作者想要在生活中找到那 么有典型意义的,那么有代表性的一个原型,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他反而是我们看了这个阶层的许多人之后,把他们的一些特质加到某个人物身上,他就成了一个拼 凑起来的角色。那么这个角色,他代表了一群人的处境,或者代表了这群人的命运。

  新浪广西:故事人物“汪长尺”的命运坎坷,在希望和挫折之间不断徘徊。您在塑造这个人物时是怎么考虑的呢?

  东西老师:任何一个写作者在塑造人物时一定要给他设置障碍,这叫困境设置。他一定要碰到好事、坏事,然后碰到忧虑的事情,他要去解答他、去选择他,然后才能把这个人物塑造出来。

  新浪广西:现在有很多新生代作家、网络作家有很多的粉丝,有不少的作品转化成为商业性的产品,获得了较大成功。有人赞扬是一种文化迎合的变现,也有人觉得很多的作品是快餐消费,您怎么看待这一点呢?

  东西老师:其实我们推崇的鲁迅、沈从文这样的写作,他们在今天的这个时代,也没有现在网络作家的粉丝多。但是在中国的文化学脉里面,有价值的不 一定是流行的,所以要区分开来。我认为,写作一定要有价值,比如对文字的优化,对现实的观察和记录,对人的思想和心理产生一种感应,或者在文学画廊里留下 几个典型人物形象,这是我理解的创作。

  新浪广西:从新书发布至今这段时间,您自己的心境有什么样的变化吗?

  东西老师:作品已经成型了,就肯定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作品是有生命的,它需要自己去生长的,我们把它放到读者中去,它的命运就交给读者去决 定。目前听到的读者的反响来说,还是比较好的。有不少读者反映封面的问题,下一版的话我们会在封面这一块进行调整,有收集到不少有意思的创新,还需要再等 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