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南宁市公安局青秀分局新城派出所联合市场监督、社区、消防和卫生监督等部门,对辖区5家托管机构进行检查,发现只有1家托管机构有营业证件,大多数托管机构工作人员就连健康证都没有。

  执法检查

   托管机构证件不齐安全隐患多

  据新城派出所民警李朝源介绍,他们总共检查5家托管机构。这些托管机构租用的是民房,面积小,活动空间非常狭窄。其中,只有1家办理营业证件,大多数托管机构在职人员没有办理健康证,煮饭时也不戴口罩。托管机构负责托管小孩的餐饮、食品的采购制作流程等,但既没有凭据也不记录,一旦出现状况,很难追查到食品源头。

  除此之外,3家托管机构没有灭火器,2家托管机构的灭火器快过期了,多数托管机构没有在房间里设置安全出口指引牌,一旦发生紧急情况,小孩有可能得不到有序疏散。

  最终,执法人员责令这些托管机构尽快整改。接下来,他们也将联合对辖区托管机构进行逐一检查。

  邕武路附近一小区,午托班扎堆办

  记者调查

   托管生意火爆 设施却良莠不齐

  据了解,正规的托管机构,应该办理有营业执照和食品经营许可证等证件,托管机构工作人员必须持有健康证。连日来,记者就此在明秀东路等路段进行调查,发现一些托管机构在屋里摆上几张桌子、几张床铺就开设托管服务,生意非常火爆。不过,相关证件、食品卫生和消防安全设施等却是良莠不齐。

  问题1 

  营业证件不齐全

  11月22日,记者在友谊路西二里一家“××高端托管”机构了解情况,负责人梁先生指着墙上的营业执照说:“有20来个小孩在这里托管,证件齐全。”对于工作人员的健康证,梁先生说刚开业不久,接下来会慢慢完善。附近另外3家托管机构同样存在类似情况。

  衡阳西路18号3栋一家家庭式托管机构,就连营业执照和健康证都没有。这个家庭式托管机构的阿姨表示,她的姑爷负责足球培训,家人个个身体健康。

  在南铁北二区小区门口悬挂着一个“×××托管机构”招牌。记者根据招牌上的地址,找到小区22栋发现,这里悬挂的招牌却是另一个托管机构的名称。这家托管机构负责人陈先生表示,营业执照和健康证放在附近另一个连锁托管点了。

  问题2 

  消防设施不完善

  明秀东路明秀小区一栋居民楼的“××午托”托管机构,在同一单元楼租下3间民房,有100多名小孩在这里进行托管。据两名女工作人员介绍,这是小区里最好的托管机构。

  记者观察发现,小孩睡的床铺分有上下层,20多平方米的房间里,床铺摆放得比较拥挤。屋里没有看到消防灭火器,墙上也没有安全出口指引指示灯或指引牌。

  类似情况在衡阳路和南铁北二区小区等处托管机构同样存在。这些受访机构负责人认为,平时都有老师看管,一有异常他们就会疏散小孩安全离开。

  “××高端托管”机构负责人梁先生表示,他们今年9月才开始经营,目前已经租下该楼的二楼至五楼,等六楼的住户租期到期搬走,他就全部租下来。到时,他会在楼梯和房间里完善消防设施。

  问题3 

  一次性收取托管费

  “如果你一次性支付2500元/学期的托管费,我们免费赠送15次(每次90分钟)的课程。”梁先生表示,他们根据小孩的学习情况进行免费辅导。

  类似提前收取一个学期托管费的情况,在其他托管机构同样存在。这些受访的机构负责人表示,他们都办理有营业证件,不可能卷款潜逃。

  “虽然数额不大,但我们提前交出这笔钱心理不踏实,如果改为月底收取下个月的托管费,这种做法才是最保险。”市民黎先生说,学校周边所有的托管机构都是这么做,如果家长不按要求支付托管费,可能就无法给小孩找到托管机构。

  问题4

  食品采购制流程不详

  那么,这些托管机构的食品卫生做得怎么样呢?

  据梁先生介绍,他们购买肉类或者熟菜时,用手机拍下对方的营业证件。目前,他们还没有对肉类等食品来源进行登记。采购回来的肉菜都统一加工,他们和托管的孩子一起吃饭,绝对安全。

  “我们平时跟固定摊点进购蔬菜和肉类。”友谊路西二里“××托管培训中心”负责人何女士表示,她家的孩子跟托管的小孩年龄相仿,大家平时都在一起吃住,不会有什么问题。

  采访中,大多数托管机构对“食品采购要进行登记、留样”等情况语焉不详。家长苏女士表示,孩子以前向她反映,托管机构里人员炒菜和分饭时不戴口罩。有空时,家长就轮流去查看。去的次数多了,托管机构就做得规范一些。

  邕武路附近一小区一午托班

  专家看法

  加强监管的同时行业也要自律

  “许多家长因为工作的原因,没有时间接孩子回家照顾,因此,托管行业的出现满足了这部分家长的需求。”社会学专家谢金甫教授认为,由于“校外托管机构管理规定”的地方法规还没有出台,没有统一标准,这导致托管机构质量参差不齐。

  一些托管机构在托管过程中如果不够自律不够规范,一旦有管理更加规范的托管机构进来,他们有可能因为口碑等原因被淘汰出局。谢金甫认为,有小区物业、社区居委会等基层机构,每天还有许多职能部门的工作人员沉到基层深入社区,发现托管机构的问题后应该相互通报信息,只有多部门齐抓共管,才能管出成效。

  “托管行业要健康发展,光靠执法查处是远远不够的。”谢金甫认为,关键是应该尽快出台相关的法律法规。到时,那些条件不符合要求的托管机构,只能自动被淘汰。

 

  来源丨南宁晚报记者 潘国武 宋延康

  三审丨春雨  

  二审丨小欢

  编辑丨赵赵

  校对丨桑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