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前语:近日,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热播,盛唐古城令人神往,长安美食深入人心,唐诗大放异彩。南宁,也是一座充满诗情画意、包容开放的城市,也有着自己的“十二时辰”。

  一首诗,涵养城市底蕴;一江水,滋润两岸百姓;一个人,解读生活百转千回。一诗一江一人,这里是南宁。

  今日起,本报推出“南宁十二时辰”专题报道,为你讲述这座城市的精彩故事。

  中国古时把一天划分为十二时辰,每个时辰相当于现今的两个小时。相传古人根据十二生肖中动物的活跃时间来命名各个时辰。

  23—1时[子时]

  夜半,又名子夜、中夜。子时是十二时辰中的第一个时辰,即23时至次日凌晨1时正。鼠在这个时间最活跃。

  子时:愈夜愈精彩 跳跃在舌尖的美食

  ■本报记者 廖欣/文 宋延康/图

  子时,居民楼里的灯光相继熄灭,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大都已进入梦乡。还有一些人,属于他们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这时候的中山路,已过了人流最密集的黄金时间,却依旧霓虹闪烁。食客熙熙攘攘,小摊老板热情吆喝。明晃晃的灯牌下,烤生蚝在烧烤架上滋滋作响,码放整齐的小龙虾红艳诱人,口舌生津的各色酸嘢……这样的美食大餐,是夜猫子的专属。

  作为南宁的美食地标,入夜的中山路汇集了来自天南地北的美食。无论多挑剔的食客,总有美食能够击中你的味蕾。

  你看,从本地小吃卷筒粉、老友粉、芝麻糊,再到烧烤、小炒、海鲜,从街头到巷尾,空气中弥漫着食物的香气,让人垂涎欲滴。每个摊位摊主细致地烹调美食,认真做出可口的小吃,似乎都在使出浑身解数让你停下脚步。嗦粉、撸串、撩螺、叹凉茶,积攒了整天的烦闷,在美食接触到舌尖的瞬间化作“灵丹妙药”,打通食客的“任督二脉”。

  中山路一家专营豆浆油条超过10年的老字号店面,整晚食客源源不断。这边,揉面师傅拿起面团,熟练地一提一拉,将两份面片相叠,筷子一压,下锅油炸不断翻滚至金黄,捞出放入篮框沥干油。那边,大姐动作麻利地为食客舀上一碗豆浆,清甜的豆浆配上酥脆的油条,令人回味无穷。

  正如这座包容、文化多元的城市一般,中山路的美食也兼容并蓄,有接地气、大众化的南宁特色佳肴,有天南地北的全国各地小吃,还有独具风味的东南亚美食,滋养着食客们的味蕾。举杯推盏之间,上演着不夜城的活力。

  1—3时

  [丑时]

  鸡鸣,又名荒鸡,是十二时辰中的第二个时辰,即凌晨1时至3时正。牛在这时候吃完草,准备干活。

  丑时:都市夜归人 奔波在霓虹灯下

  ■本报记者 周志英/文 宋延康/图

  凌晨1时,中山路的夜宵摊热热闹闹,而十几公里外的大沙田,的哥尹炳伟开着车从巷子里兜出来。这已经是他来南宁的第八年了,习惯在黑夜里穿行,见多了形形色色的客人,也懂得揣摩每一个赶路人的心思。

  “‘扫黑除恶’行动开展后,现在耍酒疯的少了,没见哪个敢坐车不给钱了。”尹炳伟略显疲惫的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神情。性格开朗的他,遇到健谈的客人总会多聊几句,“有些客人不爱说话,那我就不多说”。

  车子开过民族大道,笔直的城市主干道,是夜里最亲切的伙伴,尹炳伟从不觉孤单。46岁的他,生活充满了奔头。他和妻子同开一辆出租车,妻子白天开,他则承包了夜里的活。夫妻同心,扛着生活的担子;儿子也争气,考上了心仪的大学。尹炳伟还曾因见义勇为获得表彰。在政府的帮助下,他以优惠的价格购买了房子,在这座城市里安了家。

  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尹炳伟已经送完了几拨客人,夜渐渐静了下来,已经接近3时。他将车停在商业中心等候区。再深的夜,也总有人要回家。他心里想着,再等等,也许下一分钟就有客人上车了。

  远处,霓虹灯流光溢彩,夜色迷人。“师傅,去麻村。”“好咧,您坐好。”生意来了,尹炳伟的车再次跑了起来。

  许许多多和尹炳伟一样的出租车司机,在经历白天的喧嚣后,同样见证着夜的迷人与包容。这城市里每一个夜晚,都是如此与众不同,他们为梦想拼搏,也因为不经意间感受到的人情味而温暖。

  霓虹灯下,驾驶室里,或许都有着同一个梦想:这城市如此可爱,希望有一天,我能留下来。

  来源:南宁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