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邦村安置点小区。新华社记者覃广华摄龙邦村安置点小区。新华社记者覃广华摄

  新华社南宁2月6日电(记者黄凯莹、朱丽莉)脱贫摘帽,新居开伙,广西百色贫困山乡的村民谭永忠2018年可谓“双喜临门”。临近春节,他与妻子一边等待在外务工的儿子儿媳回家,一边在新家忙碌着准备新年食品。

  谭永忠的老家在百色市田东县思林镇龙邦村,一个离城镇20多公里远的瑶族山村。村里1600多人都曾像他一样居住在山窝窝,近两年通过易地扶贫搬迁到了现在位于镇上的安置点小区。

  宽敞明亮的新居里,他们即将迎来进城后第一个春节。谭永忠的新家虽布置简单,但厨房里抽油烟机、电饭锅、高压锅等一应俱全,烟火气十足。

  “今年到这里过了,搬新房过新年了,高兴啊!”谭永忠正腌着腊肉,妻子娴熟地包粽子。

  腊肉、粽子和玉米酒是当地瑶族家庭必不可少的过节佳肴。“腌腊肉啊,鸡啊,还有酒,都从老家带来这里了,肯定比以前过年方便很多。”他说,老家的山路不好走,有的路段得推着摩托车走,到外面集市买菜非常艰难。

  “在老家严重缺水,我们用水主要靠建水柜收集雨水。”谭永忠回忆着多年来的辛酸。龙邦村全村人均耕地仅0.48亩,零星分散在山中,表土浅,肥力差。村民的主要收入来自种植玉米、黄豆、养殖、劳务输出和政策性收入等,年人均纯收入不足3000元。

搬迁前的龙邦村。图片由广西田东县思林镇提供搬迁前的龙邦村。图片由广西田东县思林镇提供

  驻村第一书记黄炳帮用“山穷水尽”来描述他帮扶的这个瑶族村。他坚信,只有进行易地扶贫搬迁才能真正斩断穷根,“整村全都是建档立卡贫困户,已经脱贫了156户800人,现在贫困发生率还有51.85%。”

  然而,让全村的瑶族老乡都搬迁出来并不容易。龙邦村民委员会副主任韦世珍说,他们当中有一些人,特别是老人只会说瑶话,全村文盲半文盲约700人,小学文化程度600多人,久居山中的他们对于城里的生活难免心生忐忑。

  为了扫清村民对于走出大山的心理障碍,众多扶贫干部一次次入户动员,让犹豫不决的村民吃下“定心丸”。当地扶贫搬迁工作于2015年启动,当前基本完成了整村搬迁,1600多位瑶山老乡搬进了镇上的安置小区。

  卢兴爱是首批搬迁中的一户,“80后”的他已有4个孩子,父亲在家照顾腿脚不便的母亲,家中生计主要靠他与爱人务工。进城一年多,生活越来越红火,他计划年后与妻子一同到附近的举家富芒果产业园打工。

  回忆起去年进城后过的第一年春节,卢兴爱还是美滋滋的。客厅里摆放着的25寸网络电视是那时购买的年货。卢兴爱说,刚搬迁出来时只有五千多元置办费,后来打工逐一添置,现在家电家具总价值两万多了,“新买的三个大衣柜,就是今年的年货了!”

  龙邦村所在的田东县属于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十三五”易地扶贫搬迁建档立卡任务为1.5227万人,涉及全县137个行政村、农户3690户,现已提前完成。为解决搬迁后的就业问题,当地通过培育壮大镇内的芒果产业园等龙头企业吸纳一批劳动力,一些村民甚至在新家楼下的扶贫车间就能挣钱。

  黄炳帮介绍,扶贫车间是当地政府引进的,专门招收安置小区里的贫困户,人们在楼下工作也方便照顾小孩和老人。

  卢文部是龙邦村的“能人”,也是扶贫车间的一名“创客”。在外打工七八年的他回乡创业,承接“老东家”的耳机加工订单,交由扶贫车间进行生产。他的车间每天能加工三千到四千根耳机线,不少进城安置的龙邦村老乡慕名来打工。

  “2019年村里人全部搬出来,我就准备扩大业务量,帮助他们安居乐业。”卢文部信心满满地说。

  从“与世隔绝”的大山,来到了小学、幼儿园、卫生所、扶贫车间、爱心超市等配套完善的现代化小区,三百多个瑶族家庭正走进崭新的生活。瑶山老乡谭永忠把红红的腊肉一根根挂在阳台的杆子上,妻子包的翠绿的粽子也一条条填满箩筐,正如他们进城后的生活般色彩斑斓。